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7章 不速之客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呵呵,家荣真是出息了。”

    “是啊,我早就说家荣这孩子有前途。”

    “厉害啊,连市长都亲自过来给他道贺。”

    “家荣是咱家孩子的榜样啊,我们江家能有这样的好女婿,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以后有什么事,还真得多麻烦麻烦家荣啊,希望他别忘了这些穷亲戚。”

    原本对林羽讥讽不已的一众亲戚话风陡转,纷纷拍起了林羽的马屁。

    李素琴和江敬仁两人站在人群中间昂头挺胸,面带自豪,接受着他们的奉承。

    虽然他们也很懵逼,但是现在不是懵逼的时候,得先把架子装起来。

    江颜也不由呆在原地,看着林羽从容的跟市长等人交流着,能看出来他们认识很久了,而且关系还很融洽。

    这个她印象中的窝囊废在醒过来之后,实在是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与意外,现在回想起来,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应验了。

    他,真的是何家荣吗?

    “曾市长,卫局,邓局,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位是我爱人,江颜。”

    这时林羽走过来握起江颜的手,给众人介绍了介绍。

    “家荣,好福气啊,娶了这么个大美女。”曾书杰笑呵呵的说道。

    卫功勋则面色难看,宛如吞了一大口苍蝇一般,心里痛惜不已,家荣这么年轻竟然就结婚了?

    他和他爱人还打算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林羽呢。

    没想到啊,人外有人,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卫功勋很是懊恼,为什么自己没有早几年遇到何家荣。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早几年遇到何家荣,恐怕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你们干嘛呢这是,谁允许你们开业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冷喝声,接着就见七八个穿着制服的男子走了进来,蓝衣服的是掌管工商的,橙衣服的是消防系统的,白衣服的是食药监督局的,至于还有两个穿便装的,应该是小领导。

    “你们这符合规定吗就开业?谁是老板?证件齐全吗?”一个管工商的蓝衣服询问道。

    “这他妈谁啊?”

    卫功勋一看这帮人,立马知道他们是来找茬的,证件不全能开业吗,不由有些恼火。

    “先别急,看看再说,人家例行公事,咱也不能妨碍公务。”曾书杰赶紧提醒了他一句,拽着他往后站了站。

    “证件很齐全。”

    林羽对这些人的突然到访有些纳闷,不过还是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堆证件,递了过去。

    “嗯,不用看了。”蓝衣服瞥了一眼证件,接着一挥手,把林羽手里的证件打落了一地。

    江颜有些恼火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俯身把证件捡了起来。

    “你们这里的药材是从哪里进的,检验合格吗?”一个食药监督局的白衣服皱眉问道。

    他走到规带里面的药盒那,拉出来看了看,捏出药材闻了闻,随手撇了回去,也不管哪个是哪个。

    林羽看的有些恼火,知道他们多半是来闹事的,但开业的日子,不适合起冲突,所以便忍气吞声道:“药材跟济世堂是一个供货商的,质量肯定不会有问题。”

    “那可不一定,我怎么感觉你们这药不太对呢,有股霉味,一会儿我取样带回局里检验检验,等检验合格了,你们再营业吧。”白衣服淡淡道,随后抓了一把中药,塞到了透明塑料袋里。

    “你们这消防检验也不合格,木料和杂物太多,容易起火,先关门吧!”橙衣服也赶紧跟了一句。

    “可是开业前你们局里也来人检查过了,说我这里合格了啊。”林羽皱着眉头不悦道。

    “我们局?我们局我是专门负责检验的,我怎么不知道?”橙衣服冷哼了一声。

    “那我请问下,你们是哪个局的?”这时邓建斌再也看不下去了,踱步走出来,沉着脸问道。

    “我们是苑海区分局的!仙林路是苑海区的,自然归我们管。”

    橙衣服显然不认识邓建斌,扫了邓建斌一眼,高傲道。

    “那你们呢,你们也都是苑海区的?”邓建斌看了其他部门的几个人一眼。

    “不错,这里是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我们是例行公事。”

    那几个人从容道。

    “你是谁啊,问那么多干什么?”这时后面一个穿便装的胖子忍不住朝邓建斌呵斥了一声。

    “我是卫生局副局章邓建斌。”邓建斌冷冷扫了他一眼,问道:“你又是谁?”

    邓建斌这么一说,这个小领导才突然想起来,怪不得刚才看着面熟,原来是卫生局副局。

    他不由出了一阵冷汗,自己一个小科长,怎么给人家这个副处级比。

    “邓局长,不好意思,我方才没认出您来,请您多见谅。”胖子急忙恭敬道。

    “见谅?怎么见谅,我们在这里好好的开业,你们突然跑进来说我们这不合格,那不合格的,是什么意思?我们不合格能开业吗?”邓建斌冷声道,毕竟他也是当领导的,语气一旦威严起来,颇有几分震慑力。

    “是是,邓局说的是,可我们也没办法啊,我们是接到尤世鹏尤秘书的吩咐,依法过来检查的。”胖子吓得赶紧把尤世鹏搬了出来。

    尤世鹏是市长秘书,是市长身边最亲近的人,虽然级别不高,但是权利很大。

    胖子觉得听到尤世鹏的名字邓建斌会有所忌惮,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今天曾书杰也在现场。

    邓建斌回头看了眼人群里的曾书杰,曾书杰冲邓建斌使了个眼色,邓建斌立马领会了什么意思。

    “尤世鹏吩咐的?我怎么那么爱信啊,要么你把尤世鹏叫过来,要么抓紧给我滚蛋!”邓建斌沉着脸怒声道。

    胖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您稍等,我这就给尤秘书打电话。”

    随后胖子就出去给尤世鹏打了个电话,尤世鹏让胖子别慌,他一会儿就到。

    有了尤世鹏撑腰,胖子底气十足,回来后也没了那副恭敬的态度。

    “邓局长,你一个卫生局副局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怪不得你一直提不上去呢!”尤世鹏一到,人还没进屋就冷声的讥讽了起来。

    像他这种高级领导的亲信,还真不把邓建斌这种官员放在眼里,很多人的升降,其实就是他跟市长提一嘴的事。

    “尤书记,这些人说是你吩咐他们来的,可是真事?”邓建斌撇眼问道。

    “不错,我接到群众举报,说这里非法行医,便派人过来查查。”尤世鹏高抬着头,颐指气使。

    “这里好像不归你管吧?”邓建斌冷声问道,“再说,何老弟的证件都是我帮着给办的,不可能有问题。”

    “老子偏要管,怎么着?你办的怎么了,你办的老子照样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世鹏格外嚣张,他想好了,回去后就给市长提意见,建议他罢免了邓建斌这个副局。

    “尤书记,你好大的口气啊,我听得都害怕。”

    这时曾书杰背着手,不紧不慢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曾……曾市……长!”

    尤世鹏吓得打了个哆嗦,随后立马陪上笑脸道:“市长,您怎么在这?”

    “奥,我这位何老弟今天开业,我特地过来给他捧个场,顺便把书记的礼物也给带过来。”曾书杰缓缓道。

    “他,他……他跟您……”尤世鹏吓得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

    “你不要管他跟我怎么样,你继续让你的人查,该怎么查怎么查。”曾书杰摆摆手,示意他们接着查。

    胖子在内的一众人看到曾书杰后吓得脸都白了,哪还敢查。

    “误会,曾市长,都是误会啊,我不知道他跟您……”尤世鹏笑呵呵的说道,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心里暗骂卷发女贱人,这次把他害惨了,竟然得罪了市长的人。

    “什么误会,我让你继续查!”

    曾书杰脸突然一沉,冷声道:“今天你要是查不出问题来,那就抓紧辞职滚蛋,我身边不需要你这样滥用职权的败类!”

    “曾市长,我错了!”

    尤世鹏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带着哭声恳求道。

    这个位子可是他熬了十多年才熬上来的,就指着这个位子活,要是被免职了,那他这辈子也就完了。

    “你们还嫌不够丢人吗?还不把他给我拖出去!”曾书杰冲一旁的胖子等人冷喝了一声。

    胖子等人吓得打了个哆嗦,立马拖着尤世鹏拖死狗般给他拖了出去。

    现在尤世鹏屁都不是了,他们自然不再用忌惮他。

    “何老弟,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职,没管理好手下的人。”曾书杰冲林羽歉意道。

    “哪里哪里,您客气了。”林羽急忙道。

    “正好今中午有几个从江南军区过来的朋友,你一块儿过去吃个饭吧,建斌和功勋他们也都一起。”曾书杰冲林羽邀请道。

    “不必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林羽摇头笑笑。

    “不打扰,何老弟,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卫功勋极力邀请道。

    林羽摆摆手拒绝了,他这里还有一大帮亲戚要招待呢。

    曾书杰也没强求,和林羽道了个别,便跟邓建斌和卫功勋一同赴宴去了。

    “大夫,快救救我儿子!”

    林羽打发走来拜访的人,刚要带着一帮亲戚去吃饭,这时门外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怀中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

    只见小男孩面色潮红,满头大汗,眼白上翻,角弓反张,手脚不停的抽搐,看起来像癫痫,但又不是癫痫。

    “快,把他放到诊查床上!”林羽见状急忙让众人散开,吩咐男子把孩子放到诊查床上。

    林羽刚要转身,江颜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冷声道:“你做什么?他这个症状一看就很严重,你怎么可能医治的了?”

    “是啊,家荣,这孩子这么小,你万一给人治出个好歹可怎么办啊。”李素琴也急忙劝道,这孩子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嘛,只看点头疼脑热的小病,这么严重的病这么也敢看啊。

    “家荣,如果不会治千万别治啊,万一出问题,是要坐牢的。”

    “对啊,你连医学院都没上过,怎么给人家看病啊。”

    “千万别逞强,逞强害死人啊。”

    一帮亲戚的语气虽然没了讥讽之意,但心里还是暗自想,虽然你认识达官贵人,但不代表你就会医术。

    在他们看来,何家荣是得意忘形,有点逞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