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8章 你到底是谁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什么?!你不会医术?不会医术你开什么医馆!”

    小男孩父亲一听众人的话语,恼怒不已。

    “话是他们说的,我何时告诉过你我不会医术?”林羽从容道,轻轻拍了拍江颜的手,把手挣脱了出来。

    随后林羽走到诊查床边坐下,将手搭在了小男孩的手臂上。

    一帮亲戚不由暗自讥笑,别说,何家荣这一招一式,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你到底能不能治?不能治就抓紧关门滚蛋,要是拖延了我孩子的病情……”

    “闭嘴!”

    小男孩父亲还未说完,林羽便冷声打断了他。

    小男孩被林羽说话的气势吓得身子一震,喉咙里好似塞了块棉花,咕咚咽了口唾沫,再没敢出声。

    “早上孩子刚睡醒,你就抱着他出门了吧。”

    林羽一边问道一边翻了翻孩子的手和嘴,只见指纹赤红而浮,嘴唇泛红,舌苔白厚,脉来浮缓,显然是惊风之状。

    “对对,他早上睡醒我习惯带他出去走走。”小男孩父亲一听急忙点头,心里暗惊,这么神吗,这都能看出来?

    “今早上这么大的风,你还带他出来,这不是折腾他嘛。”

    林羽说着起身拿过来针袋,取了几根毫针,在小孩太冲穴和涌泉穴扎了两针,孩子立马停止了抽搐,神情也瞬间安详下来,闭着眼沉沉睡去。

    “神医啊,谢谢您,谢谢!您当真是华佗在世啊!”

    小男孩父亲一看儿子恢复正常了,立马激动不已,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一众亲戚被林羽这一手也惊到了,没想简单的几针,就把小男孩的病给治好了。

    这要是换到医院去,挂号、排队、会诊、检查、开药,一套流程下来,少说也得大半天。

    “过奖了,其实这只不过是常见的小儿惊风,也叫惊厥,不是什么大毛病,以后看孩子多上点心。”

    林羽一边说一边开了一个以仲景桂枝汤为主的方子,递给小男孩父亲,说道:“按这个药方抓药,服一剂即可痊愈,记得加点粳米一起煎,你要是愿意,可以在我这里抓药,要是不愿意,也可以去别的地方抓。”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小男孩父亲连连点头,急忙往外掏钱,说道:“大夫,您说,多少钱。”

    “这孩子是我今天第一个病人,免费。”林羽笑道。

    小男孩父亲千恩万谢,说一定帮林羽多多宣传,抓了药之后便抱着孩子走了。

    “家荣,可以啊,你这什么时候学的医啊?”

    “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敢开医馆呢。”

    “家荣哥,能不能也给我们看看啊。”

    一帮亲戚颇有些诧异,似信非信,非要让林羽给他们也看看。

    “好,今天正好有时间,我就给大家也看看。”林羽笑呵呵的说道。

    江颜轻轻拽了他一把,提醒道:“小心你原形毕露。”

    “没关系,我的原形就算露出来,你们也看不到。”林羽冲她俏皮的眨眨眼,十分有深意的说了一句,随后便去给一众亲戚看病。

    江颜皱了皱眉头,一头雾水,不明白林羽这话是什么意思。

    “二姨,您这是颈椎病,我给您开一个葛根当归汤,每日一剂,七天一疗程,五六个疗程便可治愈。”

    “大伯,您这是冠心病,胸憋气短,咳嗽有痰,我给您开一个小青龙汤,温化寒饮,再开一个麻黄桂枝汤,解表散寒,温化痰饮,您按照我写的方法坚持服用即可,直到好转。”

    “表妹,以后记得按时吃饭,你这腹痛属于肠功能紊乱,给你开个附子理中汤,调养十几天就好了。”

    ……

    林羽从容淡定,将每个人的症状都说的准确无比。

    一众亲戚惊叹不已,宛如看怪物一般看着林羽,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江颜望着林羽的眼神也颇为震惊,不过眉头始终紧锁,林羽给她的感觉太神秘了,犹如浓雾,仅眼前可视,远处却丝毫不可见。

    江敬仁和李素琴倒是没多想,开心不已,尽情享受着一众亲戚的追捧。

    中午吃过饭之后,江敬仁还要给他们发红包,结果一众亲戚急忙摆手拒绝,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江敬仁和李素琴。

    “家荣开业,我们怎么能收你们的红包呢,应该是我们给红包!”

    “对啊,以后我们没事还得多来麻烦麻烦家荣呢。”

    “我们的钱必须得收下,否则就是看不起我们,不拿我们当亲戚。”

    “就是,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跟早上简直判若两人。

    趋利避害,攀炎附势,人之本性,倒也无可厚非。

    最后江敬仁准备的红包一分没少,而且还收了几万块的红包,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相比较钱,更主要的是,在一帮亲戚面前,林羽给他赚足了脸面,以后看谁还敢欺他江家无能人!

    李素琴也是满心欢喜,拍着林羽的背嘱咐道:“家荣啊,以后记得好好干,给咱家争口气。”

    “是,妈。”林羽笑着应道。

    “何家荣,你跟我出来!”江颜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声,随后起身走出了包间。

    林羽见她脸色不悦,赶紧起身跟了出去。

    “这闺女又怎么了这是?”李素琴不由纳闷,好端端的江颜怎么又不高兴了。

    “还不是被你惯得,以后得好好管教管教她,不能再由着她的性子了,怎么能跟家荣这么说话呢。”江敬仁皱着眉埋怨道。

    江颜带着林羽走到卫生间后,突然把他拉进了女卫生间,一把把他推到了马桶间里,顺手把门反锁上。

    林羽贴在墙上,呼吸急促,看着江颜耸翘的胸前近在咫尺,不由有些紧张,忐忑道:“你……你喜欢这一口啊……”

    “我喜欢你个头!”

    江颜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双眼紧紧的盯着林羽,冷声道:“说,你到底是谁?”

    林羽心里猛地一沉,难不成被江颜发现了什么端倪?

    “我是谁?我是你老公何家荣啊,我是谁。”林羽笑呵呵的说道,极力掩饰自己语气中的慌乱。

    “不,你不是。”

    江颜两只美丽的大眼睛清冷犀利,似乎一眼将林羽的内心看穿。

    林羽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完蛋了,露馅了吗?

    以江颜的性格,知道他不是何家荣,会不会直接掐死他?毕竟自己这两个多月来也占了她不少便宜。

    “起码你不是以前的何家荣。”

    江颜神情一缓,垂首轻轻叹了口气。

    林羽也长舒一口气,这你妈的,意思不就是说他变了吗,至于搞得这么吓人吗。

    “当然,人总是会变的嘛,我庆幸那一跤,把我给摔醒了。”林羽看着她笑道,“不过我想问问你,你是更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

    话音一落,林羽的手已经攀上了江颜的腰肢。

    江颜今天穿的是一身深蓝色包臀裙,紧致魅惑,将她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段展露无遗,在这种环境下,守着这么一个大美人,林羽也微微有些把持不住了,不由心跳加快,气息微热。

    感受着后腰温热的手掌,江颜脸一下红了,看到林羽的异样,她心跳加快,紧张的连剩下的疑虑也忘了,一把把林羽推开,打开门跑了出去,还不忘暗骂一声,“变态。”

    看着她的背影,林羽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小样,就这两下子,还想探我的底。

    此时紫金阁饭庄的一个包间里,曾书杰、卫功勋和邓建斌正在接待从南方名都市军区过来的几位贵客。

    坐在首座的是一个老者,两鬓花白,年纪七十有余,但精神矍铄,老当益壮,哪怕是坐着,腰板也挺的很直,一看便是军旅出身。

    只不过说话间老者时不时会咳嗽上两声。

    老者身边右手边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星目剑眉,长相不凡,身着一身军装,英俊挺拔。

    老者左手边两个人,则是两个随从,分别是贴身医师和护理。

    “雷老,这次来清海,打算住多久?”曾书杰笑着问道。

    “看我这把老骨头能撑多久吧。”雷老笑了笑,“孩子们非说清海的疗养院条件好,硬把我撵过来了,其实按我自己的想法,我死也想死在我自己的……”

    “爷爷!您说什么呢!”一旁的年轻军装男听不下去了,“宋爷爷医术高超,肯定能把您的病治好的。”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雷老笑呵呵的说道,“来,喝酒!”

    “不能再喝了。”年轻军装男连忙把爷爷手里的杯子夺了过来。

    雷老摇头叹息,感慨道:“如果不能喝酒,我就是多活几日,又有什么意思呢。”

    “没关系,雷老,明天我们还来陪您喝。”卫功勋笑呵呵的说道。

    “雷老,您这次是来找济世堂宋老看病的?”邓建斌询问道,“可惜宋老这段时间去了京城,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没关系,不急在这一时,等等他也行。”雷老笑道,心中却不由苦涩,其实他早就跟老宋交流过了,他这个病是多年顽疾,就连老宋也回春乏术。

    之所以没有告诉自己的孩子们,是怕他们伤心。

    按照宋老说的,他最多还能再撑两年,哪怕大罗神仙在世,也无能为力,四十多年的旧疾,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我跟宋老联系过了,他说会尽快赶回来。”年轻军装男自信的笑道。

    “雷老,其实我和卫局认识一个懂中医的年轻人,医术不俗,您倒是可以让他看看。”邓建斌迟疑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虽然俗话说荐卜不荐医,但他还是忍不住推荐了下林羽。

    “是啊,雷老,这位小兄弟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医术了得,我岳父和爱人的病,都是他给看好的。”卫功勋也附和道,“今上午,我们就是去参加他医馆的开业典礼来着。”

    “年轻人?卫叔叔,您是在说笑吗?”年轻军装男不由嗤笑了一声,神情颇有些不屑,“据我所知,中医要想取得一些成就,恐怕得需要几十年的功夫吧?自古中医大家,哪个不是一把年纪!”

    从小到他,在同龄人中他都是独一无二的佼佼者,出身优渥,能力超群,履立军工,年纪轻轻便已是中校级别,始终带有强大的自我优越感,现在听到邓建斌和卫功勋如此夸赞一个年轻人,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