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67章 路怒症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我儿子怎么了?”

    院长话音一落,接到消息的钱海德夫妇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看到重症监护室里的面色泛青的儿子,张兰英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帮护士赶紧上去扶她。

    “老戴,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儿子不还好好的吗?”钱海德倒还算镇定,不明白自己出去吃个饭的功夫,儿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放心钱总,一鸣在这呢,令公子肯定出不了事。”

    院长冲钱海德笑了笑,接着一把拽着方一鸣进了重症监护室,立马吩咐道:“快,一鸣,快治啊!”

    院长一边督促他一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我告诉你,你可是他的主治医生,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也脱不了责任!”

    方一鸣吓得脸都白了,院长这话并不是在吓唬他,如果今天钱子峰要是死了的话,那他昨天晚上的一切“功劳”全都白费。

    “方大夫,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我儿子啊!”戴海德见方一鸣没动,急的不行。

    “人……人根本就不是我救的……”

    方一鸣眼见人命关天,糊弄不过去了,只好带着哭音承认了。

    “你说什么?!”

    众人不由一阵大惊。

    “你怎么还不走?”

    此时回生堂内林羽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看了眼一直呆在这的卫雪凝。

    “我爸说了,让我叫你过去吃饭。”卫雪凝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我去不了了,一会儿会有人过来请我治病。”林羽说道。

    “约好了吗?”卫雪凝转头看了眼门外,根本没看到人影。

    “没有,我猜的,但是应该错不了。”林羽想了一下说道。

    “我才不信呢,我看你就是不想去我家,爱去不去,搞得好像我挺想让你去似得。”卫雪凝冷哼了声,要不是她爸吩咐她,她才懒得在这里等林羽呢。

    这时外面疾驰而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来到回生堂门口后吱嘎一声停下,随后从两辆车里下来几个人影,快速的冲进屋。

    “请问哪位是何家荣何先生。”

    钱海德一进屋便急忙的问道,看到林羽后立马冲上前,恭敬道:“先生,求您救救我儿子。”

    虽然他心急如火,但还是耐着性子,礼貌十足,他知道,这种高人很在乎礼数。

    林羽早就做好了准备,自然没有拒绝,冲卫雪凝吩咐一声,“帮我锁好门。”

    接着便起身跟戴海德去了医院。

    “哼,我又不是你的丫鬟!”

    卫雪凝看着林羽离去的方向气的跺了跺脚,不过还是听话的帮他把门锁好。

    到了仁爱医院之后,林羽便直奔重症监护室。

    “我杀了你这个混蛋!庸医!骗子!”

    只见重症监护室门口,张兰英正发疯一般撕打着方一鸣,方一鸣脸上已经布满了血条子,一边躲,一边惨叫着。

    一旁的院长和一众医生不停的劝着架,但是都没敢上前,因为谁上前张兰英就抓谁。

    林羽顾不上看方一鸣出丑,闪身进了重症监护室,见钱子峰情况危急,立马把他身上的银针取下来,随后掏出银针,在他胸口处几个大穴扎了几针,将自己体内的灵气再次渡给他。

    过了不到五分钟,钱子峰的情况立马稳定了下来,呼吸也变得顺畅了不少。

    林羽又取出几个较长的银针,在他百会、太阳灯几个头部穴位扎了一扎,助其缓解颅内淤血对脑神经的压迫。

    这几针扎完,钱子峰抖动的身子这才安静了下来,仪器上的各项数据慢慢的攀升了回去。

    钱海德在旁边一句话没敢说,只感觉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见到儿子症状缓和了下来,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林羽也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幸亏来的早,要是再晚一些的话,恐怕钱大少就性命不保了。

    “何先生,我儿子还会反复吗?”钱海德小心的问道。

    “明天早上我再来为他扎一针,他就没事了,只要进行正常的输液治疗,很快便会苏醒过来。”林羽说道,“本来我昨晚施完针后,今天也要过来的,但是看到新闻,说是方医生妙手回春,救了您的儿子,所以就没好意思过来。”

    “何先生,实在对不住,我也是被蒙在鼓里,被这个混蛋骗了。”钱海德咬牙道。

    说完他气冲冲的走了出去,指着院长戴伟怒声道:“戴伟,你他妈还不报警,是想等着跟他一起被抓吗?!”

    戴伟一听身子一颤,也顾不上什么外甥不外甥的,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方一鸣这种行为,那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啊,起码得给他判上个十年八年。

    “钱总,我知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方一鸣一听吓得脸色一白,急忙跑到钱海德跟前,噗通一声跪下,抱着他的大腿涕泪横流。

    “还不把他给我拉开,脏了我的鞋!”钱海德冷声道。

    几个医生赶紧冲过来将方一鸣拉开。

    过了不一会儿,警察就过来了,随后便将方一鸣带走了。

    “何先生,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啊。”钱海德有些动容道,想想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现在还后怕不已。

    “何先生,我儿子还要多久能醒过来?”张兰英对林羽也是十分感激,平复下心情后冲林羽问道。

    “最晚明天就能醒过来。”林羽点头笑道。

    “那他还有站起来的希望吗?”张兰英紧张的把手握在胸口,儿子还这么年轻,她不希望他坐一辈子的轮椅。

    “我给他开个方子,等他醒了之后让他坚持服用,双腿应该很快就能康复。”林羽一边说一边拿纸笔写了一个方子。

    张兰英感激不已,不停的冲林羽点头致谢。

    这才是真正的医生,问什么答什么,不像方一鸣那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渣,一问三不知,除了意志力就是意志力。

    等钱子峰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后,钱海德亲自将林羽送了回去,恭恭敬敬的写了个支票,不过被林羽拒绝了。

    钱海德也没强求,看了眼林羽店内的装饰和医疗器械,急忙说道:“何先生,您这屋子里的设置似乎都有些老旧啊。”

    “不错,这是我从别人店里淘来的二手,图个省事。”林羽笑道。

    “我就是做医疗器械的,您放心,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吩咐下面的人连夜赶工,给你打造一套全新的设施。”钱海德讨好道。

    “那就多谢钱总了。”林羽也没有拒绝,有时候接受别人的善意,也是一种善意。

    第二天林羽再去给钱子峰施了一次针之后,钱子峰的情况便彻底的稳定了下来。

    钱海德送林羽回来的时候,告诉他方一鸣那边他决不轻饶,非让他坐个十几年的牢不可。

    林羽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方一鸣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周末的时候,雷俊便过来接林羽去给爷爷治病,看到卫雪凝也在,便叫着她一起过去了。

    车子行走到市中心的时候,前面的路突然堵住了,雷俊不由降低了速度。

    卫雪凝好奇的探出身子去看了看,有些好奇道:“好端端的怎么封路了啊?”

    “奥,我想起来了,听说今天从京城来了一位大人物,好像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吧。”

    经卫雪凝这一问,雷俊才想起了这茬,自责道:“早知道就不走这条路了。”

    “没事,不急。”林羽笑道。

    “吱吱!吱吱吱吱!”

    “会不会开车呢,操你妈的,在这等死呢!”

    “信不信老子给你把车砸了!”

    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接着便是一阵叫骂声。

    雷俊皱了皱眉头,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发现是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

    “这帮人找死呢吧,我下去收拾他们去!”

    卫雪凝说着打开门就要下车,林羽一把抓住了她,说道:“别跟他们浪费时间,给雷爷爷看病要紧。”

    其实林羽是见后面的车上人多,怕卫雪凝吃亏,毕竟她那两下子,收拾一两个毛贼还可以,人多了,不一定是对手。

    林羽话音刚落,后面便下来四五个壮汉,走到车子跟前,用力的拿手砸了砸玻璃,嘴里骂骂咧咧道:“你们他妈的会不会开车?”

    林羽摇下来玻璃一看,不由有些意外,发现其中一个竟然是老熟人朱志华。

    朱志华也是一愣,没想到在这能碰到林羽,想起上次给江颜表白和古董拍卖会上受的憋屈,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见林羽车上就两男一女,立马来了底气,指着林羽骂道:“给老子滚下来,刚才你们突然急刹车,吓到老子了,知道吗?赔钱!”

    今天他车上坐的可不是一般人,是道上有名的虎哥,晚上他正邀请虎哥和他的几个手下吃饭,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林羽了,便打算出一口恶气。

    “听到没有,下来!”

    一个腰圆膀粗的纹身男拿手砸了玻璃一下,看到车里的卫雪凝后眼睛顿时一亮,语气猥琐道:“小妞,下来陪哥几个玩玩呗。”

    “雪凝,敢不敢跟我打个赌,两分钟之内我就能放倒他们。”

    雷俊笑眯眯的冲卫雪凝说道。

    “不信,我觉得最起码得三分钟。”卫雪凝想了想,摇头道。

    “打个赌?五十块钱的?”雷俊笑道。

    “打就打!我跟你赌一百!”卫雪凝说道。

    “操你妈的,我赌老子一会儿把你小子腿掰折!”

    车外的虎哥听到雷俊和卫雪凝的对话气炸了,这简直是在赤裸裸的羞辱他啊,立马把手从后窗伸进去,用力抓向雷俊。

    “虎哥,顺道把这小子也废了!”朱志华瞪了眼林羽,无比嚣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