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73章 突然的邀请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刚把名片接过去,张志辉便迫不及待的走过来抢了过去,看了眼确实是清海艺术研究院的院长,这才点点头,说道:“老院长,您好好给看看,到底哪个才是赝品。”

    对于自己这副画,张志辉还是很有自信的,因为那个富商说曾找人鉴定过,是真迹无疑。

    “老院长,那就麻烦您了。”林羽也笑着把自己的画交给了老院长。

    老院长从口袋中掏出老花镜和放大镜,随后仔细的看起了林羽的这副墨梅图。

    这是他的职业习惯,无论做到哪里,都要带着一副放大镜,碰到好的古玩字画,方便研究。

    “嗯,这副墨梅图孤岑简逸,梅枝如剑,树身几无苔点,枝槎如刺,构图简易,机锋内藏,确实是八大山人的作品无疑。”

    老院长观看良久,这才点点头,说道:“此作品出现的时期应该是在八大山人还俗之前,此间他创作了大量古梅的作品,这副墨梅图算得上是中品。”

    江敬仁一听这话,不由挺直了胸膛,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瞥了神情严肃的老张一眼。

    “老院长,那您再看看我这幅。”张志辉一听急了。

    老院长在张志辉那幅画上也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接着说道:“此画构图元素简练,笔法娴熟,浓淡自然,石纹形态尽显,写意大气,看起来极有可能是出自八大山人之手。”

    听到这话,张伯伯和张志辉不由长出一口气,看来他们这幅画也是真品啊。

    “小友,你刚才说你们这画一真一假,是在质疑这鹰石图是假的吗?不知你怎么看出来的?”老院长没抬头,两只眼睛从眼镜框上方看向林羽,带着一丝狡黠的意味。

    “老先生您这是在考验我?”林羽笑道。

    对于老院长的用词,他可是听的真切,说到他这幅画的时候,老院长用的是“确实”,而说到张志辉的画,他用的是“极有可能”。

    可见这个老院长已经鉴定出了真假,只不过用词太隐晦,一般人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不敢不敢,我只是好奇,你凭什么说这幅画是假的?”老院长笑道。

    “就是,你凭什么说我们这幅画是假的?!”张志辉异常气愤的说道,显然他以为老教授肯定了他这幅画。

    “其实要鉴别这幅画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我相信老院长早就已经看透了。”林羽笑着走到这幅鹰石图跟前。

    “怎么讲?”老院长挑眉道。

    “刚才您老说的很清楚了,从布局、画风、笔法等方面来讲,确实与八大山人的风格极其相似,甚至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如果作者画完即止的话,那这幅画恐怕很难被人分辨出来。”

    林羽不紧不慢的说道,随后拿手指在了落款的红色钤印上,说道:“可惜,画者画完后,在此加盖了落款,反倒成了画蛇添足。”

    “笑话,你看清楚这个落款了吗?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懂装懂,这不很清晰吗,个山驴,这是八大山人自嘲用的署名好不好!”张志辉嗤笑道,觉得林羽是在故作高深。

    “个山驴确实是八大山人常用的署款,但是出现的时机不对,你前面说了,这幅画是八大山人晚期的作品,而个山驴则是在他还俗初期才常用的,康熙二十七年以后,他通用的就已经是八大山人的落款,故可以断定,这幅不是真迹。”

    林羽从容道。

    “好,好啊!小伙子,果然目光独到!”老院长听完林羽的话赞叹不已。

    张志辉面色陡然一变,询问道:“老院长,您这意思是说我这画不是真的,可是您刚才……”

    “我刚才说是极有可能,意思是也有可能是假的啊。”老院长回答道。

    “这,这……”

    张志辉面色一白,只感觉老院长这话宛如晴天霹雳,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张伯伯也是脸色铁青,只感觉胸口阵阵发闷,喘不过气来,三百万买了幅假画竟然还沾沾自喜。

    “志辉啊,年轻人看走眼很正常,没事,多吃点亏,就成长起来了。”江敬仁逮到机会不忘笑呵呵的落井下石。

    这下轮到张伯伯万箭穿心了。

    “小友,不知道您在哪高就啊?”老院长好奇的冲林羽问道。

    “奥,这是我的名片,老先生,我自己开了一家医馆。”林羽说着急忙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老院长。

    “医生?”

    老院长颇有些意外,随后笑道:“以后小友没事,欢迎去我们研究院作客。”

    “放心,老院长,一定一定。”

    没等林羽说话,江敬仁立马笑呵呵的冲老院长说道。

    等老院长回去后,张伯伯和张志辉皆都面色阴沉,没有说话。

    “哎,我这卡里怎么突然多了两千多万?”江敬仁突然感觉手机一震,摸出来一看有些惊讶。

    “奥,对了,爸,周辰说上次奇楠木的利润分成给您打过来了。”林羽急忙说道。

    “今天真是好日啊,哈哈,确实,我老头子这卡里的都是死钱,但是这七八千万的死钱,还真不知道得花到什么时候啊。”

    江敬仁有些放肆的笑了起来,气死人不偿命。

    这顿饭到这实在吃不下去了,张伯伯说家里还有事,叫着家人起身一起走了。

    “老张,以后想看这幅墨梅图,随时去我家!”江敬仁不忘朝老张的背影喊道。

    “爸,瞧您。”

    江颜有些嗔怪的说了江敬仁一声。

    “扬眉吐气,扬眉吐气啊,哈哈,这个老张,还想跟我比,他比的过吗?”江敬仁眉飞色舞道,十分开心,“来,来,他不吃咱吃,好女婿,这个螃蟹个头最大了,给你。”

    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虽然老丈人有些得理不饶人,但是张伯伯一家也算是咎由自取。谁让他们挑事在先。

    晚上吃完饭以后,江颜突然开口说道:“爸妈,你们自己开车回去吧,我和何家荣想去海边散散步。”

    这里离海边不远,而且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江颜便心生了去海边散步的主意。

    “这么晚了,去海边不冷吗?”李素琴关心的说道。

    “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这不懂事,人家小两口在一起热乎着呢,走走走,抓紧走。”江敬仁埋怨了李素琴一句,拽住她的手就往停车场走。

    江颜望着父母的背影不由的咧嘴笑了一下,说道:“这段时间,我爸比以前开心多了,身体也好多了。”

    “你笑了。”

    林羽咧嘴笑了笑,说:“你笑起来整个人也比以前漂亮多了。”

    “我不笑就不漂亮吗?”江颜一拧眉,用高跟鞋在林羽脚上狠狠踩了一下。

    海边的风有些清冷,林羽便把衣服脱下来披在了江颜身上,江颜也没有拒绝。

    “我是什么时候被妈领回家的来着?”林羽突然好奇的问道。

    自从那天雷老询问过他何家荣的身世之后,他就一直惦念在心里,是啊,自己用这具身体生活了这么久,对他的身世竟然还一无所知。

    “我也忘记了,在我三四岁?四五岁那年?”江颜努力的回忆道。

    “那我爸妈呢,他们没有出现过吗?”林羽皱眉道。

    “出没出现过,你自己不知道吗?”江颜扭头看了林羽一眼,怎么感觉他像得了老年痴呆似得,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是,我怕我不在家的时候,我爸妈找过来什么的。”林羽心里一虚,差点就露馅了。

    “没有,从来就没有人来找过你好吧。”江颜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她爸妈多稀罕他似得,要是有人找的话,估计早让人家领走了。

    “那爸妈对我的身世不清楚吗?”林羽皱眉道。

    “不清楚,别说我爸妈,孤儿院院长都不清楚,只说你是走失儿童,一直没找到父母,便被送到了孤儿院。”江颜随口说道,有些纳闷,不知道林羽什么时候突然关心起自己的身世来了。

    “奥,这样啊。”林羽语气里有些失落。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发现竟然是郑世帆打来的,不由有些意外,连忙接了起来。

    “家荣啊,中秋节快乐,没打扰你过节吧?”电话那头郑世帆笑呵呵的说道。

    “没有没有,郑总有什么事直说就行。”林羽急忙道。

    想起郑世帆送自己的那辆法拉利,林羽还觉得受之有愧,所以如果郑世帆有事情的话,他很乐意出手相助。

    “不瞒你说,我有个不情之请,明天我去谈生意,你能不能陪我一起过去?”郑世帆询问道。

    “谈生意?”林羽不由有些纳闷,苦笑道:“郑总,您这可找错人了,我看看病还行,谈生意真不在行。”

    “不是叫你去帮我谈生意,我那客户有个妹妹,天生身子弱,我就想让你装着我的助手一起过去,看看她那病能不能治。”郑世帆笑呵呵道。

    “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我直接给她看不就行了?”林羽纳闷道。

    “家荣,不瞒你说,我这大客户可是京城来的,不是一般人物,所以马虎不得,你先跟我去看看,有把握医治再说,没有把握就算了。”郑世帆谨慎道。

    “哦?可是前几天从京城来的那个大人物?”

    林羽突然想起来那天跟雷俊在一起时封路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