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75章 辨体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郑老板,你就是这么管教你的人的吗?”楚云玺冲郑世帆冷声道。

    郑世帆一看气氛不对,急忙实话实说道:“楚少,刚才没来的及介绍,这位何先生不是我的手下,是一位医生,今天我特地请他过来,也是想帮楚小姐看病的。”

    “医生?”

    楚云玺稍微打量了一下林羽,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相信,毕竟林羽年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

    林羽冲楚云玺和楚云薇微微欠身,礼貌示意。

    他抬头的时候,发现楚云薇的眼神还一直在他脸上游走,不由有些好奇,从进门她就这么看自己,莫非这个楚云薇以前跟家荣兄见过吗?

    “何先生是吧?请问您学医几年了。”楚云玺面无表情的问道。

    得知林羽不是郑世帆的跟班后,楚云玺说话稍微客气了一些,不过神情还是无比的倨傲,因为他根本就信不过林羽。

    “这个……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刚刚研究不久……”

    林羽没想到楚云玺会这么问,一下便被问住了,如果按照生前的身份来说,那他是学了五年的西医,但是如果按照何家荣的身份来说,也不过就是三个月。

    “呵,研究没多久,就来给我妹妹看病?你当我妹妹是什么!”

    楚云玺重重的拍了下椅子扶手,颇有些恼怒,他这话不只是跟林羽说的,还是说给郑世帆听的。

    要不是这么多年的商海沉浮造就了他沉稳克制的性格,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他妹妹身份尊贵,自然不是什么医生都能给他妹妹看病的,至于这个瞎子,还是他跟石耀阳确认了多遍后才同意的。

    现在郑世帆随便拉了个没学过几天医的年轻人就过来给他妹妹治病,是对他妹妹的极不负责,也是对他的极不尊重。

    他对郑世帆的印象不由也跌落了几分。

    “郑总,你这是什么意思?随便从大街上拉来个人糊弄楚公子和楚小姐吗?”石耀阳不忘逮住机会补了一刀。

    郑世帆一听急了,满头冷汗,急忙站起来说道:“楚少,你别误会,虽然我这位小兄弟年岁不大,但是医术不凡,我父亲和姐姐的病都是他给治好的,所以我今天才斗胆请他过来帮小姐看一看,能治最好,不能治,看看也无妨。”

    “楚少,刚才听这位小兄弟的话,好像对五毒雷火灸并不陌生,倒是可以让他把剩下的话说完,让我听听小兄弟有什么高见。”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瞎子突然发话了,听林羽刚才那话,好像是在质疑他这五毒雷火灸,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

    “是啊,楚少,不妨听听我这位小兄弟的见解,聊作参考嘛。”郑世帆也赶紧笑呵呵的说道。

    他内心迫切的希望林羽能说出一些独到的见解,帮自己把面子挽回来,否则一旦被石耀阳把合同拿下,那对他们郑氏企业而言,可是巨大的双层打击。

    “行,那你说吧。”楚云玺点点头,勉强答应了。

    得到应允,林羽这才往前走了一步,说道:“倪先生,根据楚小姐的症状,您提出五毒雷火灸的治疗方案,确实能有效根治她肌肤下的湿寒之毒,不过您有没有考虑过,楚小姐万一是特禀体质的话,恐怕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虽然远不至致命,但是……”

    “呵呵,小兄弟,我看你是多虑了,特禀体质几万个人里都出不了一个,而且我刚才替楚小姐把过脉了,确定她是气郁体质。”

    未等林羽说完,瞎子便打断了他,自信从容道。

    关于体质这方面的问题,他早就想到了,不过林羽也能考虑到这方面,倒让他颇有几分佩服,看来这个年轻人也有两下子。

    “什么特禀?什么意思?”楚云玺被说的云里雾里,压根听不懂,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

    对于他这个妹妹,他可是十分疼爱,哪怕有一丝一毫的风险,他也不能让她冒这个险。

    “奥,楚少,中医将人体的体质分为九大类,特禀和气郁,都是其中的一种,我所说的气郁体质,是指身子较弱,容易敏感抑郁,易患脏躁、梅咳气等病,我方才听小姐说话间微微咳嗽,应该患的就是梅咳气。”瞎子面带微笑的说道。

    “嗯,先生说的极是,我妹妹确实性格上比较敏感内向一些,这个咳嗽也是有些时日了,叫梅什么?”楚云玺面上一喜,越发的觉得这个瞎子医术高超。

    “梅咳气,您可以理解为慢性咽炎,但是跟慢性咽炎有一定出入。”瞎子笑道,“这是小毛病,只要我配个方子,稍加调理,很快便能治愈。”

    “那太好了。”

    楚云玺兴奋道,没想到这次来清海还真来对了,他妹妹这个毛病不严重,时好时坏,全家一直都没当回事,也没找京城的那些大医国手给她瞧过,没想到来到清海症状加剧,反倒因祸得福,有机会把病根去掉。

    “那这位何先生说的特禀体质又是什么意思?”想起林羽的话,楚云玺又有些担忧,听林羽的意思,如果他妹妹是特禀体质的话,用这个五毒雷火灸,是会有副作用的。

    “特禀体质说的简单点,就是过敏体质,同时可能伴随一些先天的疾病。”瞎子说完偏了偏头,询问道:“楚小姐,不知道您以前有没有过过敏的症状。”

    “没有。”楚云薇回忆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看来瞎老头子的诊断没有错啊。”瞎子笑呵呵的说道,语气中颇有些自得。

    “哈哈,先生高人啊,我妹妹确实从没有过过敏症状。”楚云玺也哈哈大笑,弄明白后,心头的担忧也一扫而空。

    “可是体质也是会变得,而且,有些人也存在两三种体质并存的情况。”林羽皱着眉头,有些着急道,在他看来,楚云薇存在隐性特禀体质的特征。

    “行了,何先生,麻烦你今天跑一趟,既然有倪先生在,就不劳你费心了。”

    楚云玺淡淡道,在他看来,林羽现在不过是被揭穿了,在这里强词夺理而已,他从小与妹妹长大,妹妹的体质他自然了解,哪有过什么过敏症状,倒是瞎子说的气郁体质特征,分毫不差。

    郑世帆此时也满脸尴尬,不知该如何是好,楚云玺这话很明显是下了逐客令,可是林羽是他请来的,来帮他忙的,结果落到了这番待遇。

    “郑总,没关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林羽看出了郑世帆的为难,冲他笑了笑,示意他没事,接着转身走了出去。

    楚云玺皱了皱眉头,望着林羽的眼神颇有些不满,这是他的地盘,林羽走竟然连声招呼都不打。

    这要是在京城,他早吩咐人把林羽双腿打断,扔出去了。

    林羽是故意没有跟他打招呼的,因为楚云玺的态度让他很反感,尤其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当人看。

    他刚走到门口,手机就响了,是雷俊打来的,一接起来,雷俊就纳闷道:“家荣,你医馆今天怎么关着门啊,出什么事了吗?”

    “你去医馆了?”林羽问道,“我出来了一趟,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林羽便在一个黑西装的引领下去电梯间等起了电梯。

    林羽走后楚云玺兴冲冲的向瞎子问道:“倪先生,你看什么时候可以替我妹妹医治,需要我怎么配合?”

    “确实需要您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瞎子说完便摸索着掏出纸笔,写了几味药材和所需材料,递给了楚云玺。

    “快,抓紧去把东西买齐。”

    楚云玺看了一眼,便把纸条交给一个西装男手下,吩咐他去购买。

    西装男不敢怠慢,接过纸条快速跑了出去。

    “楚少,这位倪先生医术着实不凡,但是我觉得,刚才何先生的担忧也不无道理,毕竟不怕一万怕万一嘛,我觉得可以让他也留下,当做个保证嘛。”

    郑世帆有些不甘心就这么被石耀阳抢去风头,犹豫片刻冲楚云玺建议道。

    “多此一举!”

    石耀阳冷哼一声,瞥了郑世帆一眼。

    楚云玺拧着眉头想了片刻,接着点点头,说道:“倒是也行,虽然我觉得他在这作用也不大,但是以防万一吧。”

    对于自己疼爱的妹妹,他从来没有马虎过,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林羽留下来。

    随后他冲旁边的另一个西装男吩咐一声,“告诉下面的人,见到何先生后,把他请回来。”

    “是!”

    西装男答应后立马用对讲机跟下面的人吩咐了一声。

    郑世帆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不少,只要林羽能留下,就还有希望。

    “叮!”

    电梯一响,林羽已经到了一楼,刚要往外走,突然见大厅里一个管事的黑西服快速冲自己跑了过来,说道:“何先生,我们老板说了,请你回去。”

    林羽微微有些意外,不知道楚云玺叫自己回去做什么,不过他已经没有兴趣回去了,而且雷俊还在医馆等着他呢。

    林羽微微笑道:“我想你们老板误会了,我不是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跟班,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林羽就迈步朝酒店外面走去。

    “何先生,我看您还是识趣一些的好,没有我们老板发话,你今天根本就走不出酒店大厅!”

    后面的管事黑西装冷声道。

    他话音一落,其他的黑西装也立马围了上来,面色严峻的看着林羽,冷声道:“何先生,请您回去,我们不想伤害您。”

    “请你们让开,我也不想伤害你们。”林羽客客气气的把话抛了回去。

    闻言后面的管事黑西服突然嗤笑了一声,这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他们全都是从国安局退役下来的一线特工,虽然已经过了巅峰期,但个人能力仍旧超群绝伦。

    别说一个林羽,就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摆在这里,他一对一也绝对不超过五分钟就能把对方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