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78章 不过凡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此时正值晌午,炽热的阳光打在他身上,将他身上起伏嶙峋的伤疤映照的格外立体,健壮的身子上仿佛镀了一层金辉,宛如铁打钢锻的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曾林和他一众手下也不由吸了一口冷气,数年的特工经历虽然也让他们身上也多多少少留下了一些伤疤,但是绝对没有厉振生身上的多,甚至连他身上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这些伤疤,跟人诉说的是,这个男人起码从死神手里逃脱了十次。

    “你当过兵?”

    曾林也不禁谨慎起来,眼神在厉振生钢铁般的身躯上扫了一眼,颇有些忌惮。

    “算是吧。”厉振生朗声道。

    “厉大哥,我刚跟您说过,您现在不适合剧烈运动。”林羽赶紧嘱咐了一句。

    “对付这么个小毛贼,也叫剧烈运动?不过是顺顺筋活活血罢了!”厉振生说话豪气十足,虽然退役有两年了,但是他自认为自己的能力还保持的不错。

    “家荣,不用担心,厉大哥脊椎没好的时候都猛地很,现在脊椎都好了,更没有问题了。”雷俊笑道,面色从容。

    开玩笑,一把钢刀屠尽缅甸神秘部队野狼窝的男人,会怕这么几个保镖?

    “那就得罪了!”

    曾林冷哼一声,话音一落,左脚狠狠的蹬地,身子宛如子弹一般噌的射向厉振生。

    “有点东西。”

    厉振生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二话没说,胳膊一个格挡,架住曾林砸过来的鞭腿,同时一拳砸向曾林的胸口。

    曾林急忙左臂一曲一挡,但巨大的力道还是冲击的他往后退了几步,左臂微微颤抖,有些不受控制。

    “招式不错,就是力量差了点。”厉振生笑呵呵的说道。

    “找死!”

    曾林怒骂一声,再没有保存实力,使出全力,飞速的朝厉振生攻击了起来。

    踢打摔拿、进退闪躲,曾林每一招每一式都攻击力十足,角度刁钻,朴实无华却实用无比,但是偏偏他就是打不到厉振生。

    厉振生此时也格外小心,他现在才发现,曾林不是一般的保镖,绝对受过专业的特训,甚至有些攻击手段,跟他们部队里特创的招式竟然有些相似。

    虽然看起来势均力敌,但其实厉振生始终稳稳占据着优势。

    林羽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两人对战,心里头诧异不已,看这厉大哥的身手,所待的部队也绝对不同凡响。

    与这种级别的高手对抗,对于体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所以几分钟过后,曾林喘息已经有些厚重,招式也稍显迟缓了一些。

    但是厉振生仍旧面不改色,闪躲进退十分灵活。

    瞅准机会,厉振生胳膊一展一夹,一把锁住曾林的侧踢,随后胯部发力,身子猛的一拧,一个扫腿砸向曾林胸口。

    曾林整个人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觉巨大的力道排山倒海般袭来,闷哼一声,身子便横着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曾林的一众手下面色陡然一变,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裤腰。

    厉振生眉头一皱,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他哪能不知道这些人是要拔枪,嘴角冷笑一声,随后身子猛地窜向最前头的一个黑西装。

    这个黑西装枪刚掏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手腕一麻,手里的枪便没了,随后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在了他的脑袋上,他身子猛地打了颤,额头上顿时冷汗连连。

    “掏枪?告诉你们,老子是玩枪的祖宗!”厉振生霸气道,“都给老子把枪放下,否则老子崩了他!”

    握着手里的枪,厉振生竟然隐隐有些兴奋,那种铁血豪迈的感觉又回来了。

    “你……你是暗刺营的人?!”

    曾林看到厉振生刚才夺枪的手法,猛地睁大了眼睛,这一手瞬手夺枪的本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出来的。

    以前带他们的教官曾经给他们演示过,不管是手枪还是步枪,只要角度和力度把握的准,便能瞬间将枪夺过去。

    而那个教官,就是暗刺营的人!

    虽然已经过了许久,但是教官当时演示的这一手绝活曾林始终记忆犹新,甚至多次偷着自练,但始终有偏差,效率不高,而现在眼前的厉振生,竟然将这手绝活用的游刃有余!

    “你知道暗刺营?”厉振生也颇有些意外。

    “我们以前的教官是潘凯潘教官。”曾林急忙说道,接着冲一众手下冷声道:“都把枪放下!”

    “老潘?”厉振生一愣,接着踹了身前的黑西装一脚,把枪扔回给了他。

    “您认识潘教官?”曾林面色一喜,竟然真的碰到了暗刺营的人,要知道,他当兵那会,一帮战友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进入暗刺营。

    只可惜暗刺营作为华夏特种兵的尖峰,选拔机制十分严苛,而且每年收取名额有限,他接连报了几次名都被刷了下来,最后只好放弃,转投了国安局。

    今天碰到了暗刺营的人,输了一点都不丢人,甚至他还感觉有些自豪,毕竟自己可是撑了七八分钟才被打倒的。

    “老潘是我刚入营时带我的队长。”厉振生说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戚。

    “那潘教官他现在退役了吗?”曾林询问道。

    “死了。”厉振生语气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吃饭喝水这种无比平凡的事情一般。

    曾林张了张嘴,随后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出去,当兵打仗,生死乃是常事,实在太正常不过。

    “我现在已经退役了,也不是暗刺营的人了,希望今天的事,你和你的人能替我保密。”厉振生神情严肃的看着曾林,既是在请求,也是在威胁。

    他实在没想到,曾林竟然能把他认出来,要是这个消息传出去,那自己恐怕将不得安宁。

    “知道,知道。”曾林连连点头。

    “现在打也打了,胜负也分了,你们可以走了吧?”林羽淡淡说道。

    曾林咬了咬牙,接着说道:“撤!”

    他有言在先,输了任由林羽发落,自然得说话算话。

    一行人立马上了车,迅速离去。

    “厉大哥,后背不碍事吧?”林羽询问道。

    “不碍事,这点小活动算啥。”厉振生毫不在乎道。

    保险起见,林羽还是叫着厉振生坐下,在他后背扎了几针。

    “家荣,这帮人是干嘛的,你怎么得罪的他们?”雷俊有些担忧的询问道,刚才他也看到了,曾林的身手着实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保镖。

    林羽便把上午的事情大致跟雷俊说了一番。

    “这个楚云玺,我第一次见他就感觉很不爽,看起来对人客气,其实架子摆的可高了。”雷俊冷哼道,随后咧嘴一笑,说道:“这种人,就得你来治啊,哈哈。”

    雷俊自己现在可是被治的心服口服。

    林羽摇摇头,说道:“他这种人优越感太强,不会轻易跟别人低头的。”

    “也是,他们家的权势可不是一般的大。”雷俊面带忧虑,有些担心道,“家荣,要不行……你就帮他妹妹看看吧,否则我怕他报复你。”

    怕?

    林羽内心嗤笑不已,他一个死过的人会怕谁?

    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现出真身,也只有怕他的份儿。

    楚云玺再厉害不也是个凡人?自己一个鬼,会怕一个凡人?笑话。

    “雷兄好意我心领了,放心,就算他真来报复,我也自有办法。”林羽没有做多解释,从容说道。

    与此同时,香格里拉总统包房内。

    砰!

    楚云玺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的摔在地上,面色通红,怒声道:“他何家荣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别说在清海,就是在华夏任何一个地方,我一句话就能让他活不下去!”

    他从小到大,发号施令惯了,从来都是别人求着替他办事,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而且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

    他心中甚至已经隐隐生出了杀心。

    “楚少,您别急,别急,我这就去找他,他肯定能卖我个面子。”

    说着郑世帆转头看向曾林,皱着眉头沉声道:“曾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去的时候肯定跟何先生起冲突了吧?”

    楚云玺闻言眉头一蹙,也转头看向曾林。

    曾林面色一紧,点点头,有些畏怯道:“嗯,确实起了点小冲突。”

    “我就说嘛。”郑世帆语气中颇有些责怪之意,“你既然去请人家,态度自然要好一些嘛,楚少,放心,我这就亲自过去请他。”

    “好,那麻烦郑老板了。”楚云玺的怒气也消减了不少,如果自己的手下冲撞了人家,那别人有点小脾气也是正常。

    不过他心里还是十分不舒服,何家荣的名字,他已经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郑世帆急忙起身,满脸得色的看了石耀阳一眼,石耀阳面色泛白,吭都没敢吭声。

    “哎呦,何老弟,吃饭呢。”

    郑世帆一到回生堂,就见回生堂当厅摆了一张小桌,摆满了酒菜,林羽正和雷俊、厉振生喝酒吃饭呢。

    “郑大哥,您来了,我有话在先,您要是来吃饭,欢迎,您要是说治病,那请回。”林羽面带微笑道。

    “这……这……”郑世帆满脸为难,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自己这还没开口呢,就被林羽把话堵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