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93章 第一堂课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Nonsense!你在吹牛!”

    拜纳姆脸色一变,骂林羽是在胡扯,这种程度的脱臼根本无法通过手法复位。

    但是骑电动车男子听到林羽的话后立马跳了下来,说道:“何先生,您没说话,我还以为您也认同这个老外呢,原来他在胡说八道糊弄我们呢。”

    “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是实话!”拜纳姆一听急了,摊着双手神情激动地跟骑电动车男子解释道,“你知道他这种情况有多严重吗?”

    “确实很严重,但是我能把他医好,他是被人用特殊手法拽脱臼的,去医院,也不一定能复位,而且他受的痛苦可能要多的多。”林羽淡淡道。

    “是吗,何家荣先生,您的意思是说,您只靠一双手,便能战胜我们西医精密的医疗器械?”安妮挑了挑眉头,有些玩味的瞥了林羽一眼。

    她对拜纳姆的专业水平很了解,如果拜纳姆说只能通过激光手术复位,那绝对错不了,既然这个何家荣敢说这种大话,那自己就捧捧他,捧得越高,他摔得也就越惨。

    “如果你特指这个病人的病情的话,倒是也可以这么理解。”林羽面带微笑道,神情自若,在他认为,在洋人面前,有时候确实需要自傲些。

    “好,那我便看看你是怎么徒手帮他把胳膊复位的!”安妮冷声道,心里气愤不已,林羽竟敢口出狂言,说他一双手能胜的过科学仪器,简直是大言不惭!

    “吹牛皮!”

    “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讲,你这叫信口开河!”

    “我要亲眼看看他一会儿是怎么羞愧到无地自容的!”

    几个洋老外纷纷出声鄙夷道,因为长期跟华夏人打交道的原因,他们的中文都说的有模有样。

    林羽笑了笑,没有起身,走到了平头男子的身边,刚要动手,谁知安妮突然拦住了他。

    “何先生,先别着急,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哦?怎么赌?”林羽也没有拒绝。

    “这样吧,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在华夏待的这几天,你要随叫随到,而且不管我问你什么,你都要知无不言,言无……言无……”安妮皱了皱眉头,有些想不起接下来的话了。

    “言无不尽。”林羽替她补充道,“不过那你要是输了呢?”

    “我输了,我就给你转一百万,当给你这小医馆装修了,怎么样?其实这个赌对你而言更有利。”安妮极力劝说道,生怕林羽不答应。

    在她看来她肯定会赢,林羽连检查都没检查,就一口咬定病人是被特殊手法拽脱臼的,根本是无稽之谈,除非他是神仙。

    “好,成交。”林羽一口答应了下来。

    “何先生加油,让大洋马看看我们华夏医术的厉害!”

    “就是,何医生,洋人了不起啊,我们华夏人不比他们差!”

    “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中医!”

    围观的一帮病人看到洋人嚣张的态度,也有些看不过去了,极大的激发了他们的民族自尊心,迫切的想让林羽在这帮洋人面前露一手,把他们嚣张的气焰打压下去。

    “什么感觉?”林羽一手摸住平头男的肩头,另一只手扶着他的小臂,轻轻地活动了一下。

    “啊啊,疼!疼!”

    平头男脸色猛地一变,额头上顿时汗如雨下。

    “这样呢?”林羽再次轻轻一转。

    “疼死了!啊啊啊!疼!”平头男张着嘴,紧闭着眼,神情狰狞。

    “住手,你这样会让他的伤情变得更加严重!”

    拜纳姆看不过去了,伸手想过来阻止林羽,谁知还没到跟前,便被厉振生撕着脖领子拎小鸡般拎了回去。

    “这样呢?”林羽接着问道,同时手上暗暗加了劲,猛地往上一推,平头男肩头立马发出咔吧一声脆响。

    “啊啊啊……不疼了?!”

    平头男刚叫唤两声,突然猛地一怔,感觉肩头的剧痛猛地消失,换上了一种很轻微的酸痛感。

    “稍微活动下,试试。”林羽笑道。

    平头男赶紧活动了一下手臂,发现手臂已经活动自如,满脸惊喜道:“好……好了,好了!”

    “哈哈,何先生果然是神医啊!”

    “怎么样,厉害吧!看你们这些洋人还敢不敢质疑我们中医!”

    “西医就是狗屁啊,又让人上医院又让人检查的,得花多少钱啊,人家何医生一下就给推好了!”

    “怎么样,现在蔫儿了吧,愿赌服输,拿钱吧!”

    一帮病人顿时欢欣不已,这一刻,他们全都为华夏中医感到骄傲,也为自己身为一个华夏人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Impossible!Impossible!”

    几个洋人纷纷色变,惊呼连连,不停的说不可能,满脸的不可置信。

    安妮的脸色一瞬间也变得十分难看,没想到林羽只是轻轻一推,竟然就把这么严重的脱臼治好了。

    要不是今天亲眼所见,她绝对不会相信。

    “安妮小姐,你现在相信了吧?你要是后悔的话,那一百万我可以不要。”林羽面带微笑道。

    “放心,我愿赌服输,你把账号给我,我这就让人把钱转给你。”安妮趁着脸说道,看向林羽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蔑,换而是满满的好奇与疑惑。

    “厉大哥,你银行卡呢,拿过来。”林羽也没跟她客气,像她这种身份的人,一百万对她而言就是毛毛雨。

    “啊?干什么啊?”厉振生愣了下。

    “我用一下,给我。”

    厉振生有些不解的把银行卡递给林羽,林羽转手交给安妮,说道:“打吧。”

    安妮拿着卡走到一边打起了电话。

    “先生,你这是做什么啊,你不是自己有卡吗?”厉振生心头一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道。

    “厉大哥,佳佳现在还小,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就当我这个做叔叔的为她尽的一点心意吧。”林羽笑着说道。

    “先生,这怎么可以!”厉振生心头颤动不已,睁大了眼望着林羽,只感觉眼球发涩。

    “这有什么不可以,当我是兄弟就收下,否则你就退给我,我绝不回绝。”林羽淡淡一笑,说道。

    “多谢先生。”厉振生猛地一低头,不由红了眼眶,一百万对他而言已然是巨款,以前只顾着死当兵,何时在乎过钱,退役这两年,他才知道钱的重要性。

    他最近确实十分拮据,林羽预支的工资,他全都还债了,现在身上连给佳佳买一件衣服的钱都没有。

    毫无疑问,林羽已经知道了他的难处,所以才把这笔钱以送给佳佳的名义转给了他。

    “好了,一会儿就到账了。”安妮走过来把卡还给林羽,“不知道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

    “没有。”

    未等安妮说完,林羽便一口打断了她。

    “你……”

    安妮气的胸口一起一伏,使得本就傲然的胸膛显得格外的壮观,“何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单身吧。”

    “不是,我有老婆,而且非常漂亮。”林羽很自信的回答道。

    安妮咬了咬牙,气的都要吐血了,这种人怎么可能找得到老婆!

    她不能再跟林羽聊下去了,否则真的会气的吐血,索性直接问道:“何先生,你什么时候去中医药学院教课,记得通知我一声,我想听听你的高见!”

    “可以呀。”林羽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中医在很多方面,于你们西医而言,确实是高见。”

    安妮气的身子都有些发抖了,见自己在语言上赚不到便宜,索性便不说话了,塞给林羽一张名片便转身走了。

    “快走吧,大洋马,以后有病欢迎随时来看!”

    “就是,你身体发育那么好,可能不正常,有什么异常记得回来让何医生帮你检查检查啊!”

    “以后别吹嘘西医了,不还是输给了我们中医!”

    围观的众人不忘对着安妮等人的背影一阵奚落。

    两天后,林羽吃完早饭特地换了一身西装,因为今天他将以老师的身份去中医药大学给学生们上课。

    “看你扣子扣得,这么大人了,连扣子都扣不好。”

    江颜刚要出门,看到林羽皱巴巴的衣服后,赶紧过来替他把扣子扣好,帮他把衣领顺好。

    “谢谢。”

    林羽看着眼前的江颜,突然感觉内心温柔无比,一股久违的温馨感涌上心头。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倒也挺好。

    “好好教,别误人子弟。”临走时江颜嘱咐了一句。

    明媚的阳光洒在树头上,洒在宽阔的水泥路上,洒在色彩斑斓的教学楼上,洒在笑意盈盈的学生脸上,使整个学校显得生机盎然、活力无比。

    林羽一边走一边看着来往的同学,感觉心头畅快无比,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他教的是一门公开课,在《中药基本理论知识》和《中医诊断学》之间,他最终选择了《中医诊断学》,相比较前者,后者更好入门,更具实践性,也更容易激发同学们学习的兴趣。

    “哎,听说这次公开课来的可是个名医啊。”

    “我也听说了,还是我们学校校长亲自过去请的他呢。”

    “真的假的,能有那么厉害吗?我医科大同学前几天还嘲笑过我呢,说我学中医没前途。”

    “真的,我听说他看过不少病人,还帮洋人看过病呢。”

    “那指定得是个老教授吧,可能得比咱董校长年纪都大。”

    “你这不废话嘛,当然是个老教授,据可靠消息,比董校长年纪还大呢,董校长去请他的时候,都得恭恭敬敬的。”

    “那太好了,咱们说不定能跟着这个老教授学出点名堂。”

    此时大阶梯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足足有一百多人,都是选了这门公开课的学生,互相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兴奋不已。

    这时安妮带着另外几个医疗协会的成员也进来了,不动声色的坐到了教室后面的角落里。

    “看,有洋人来了。”

    “嘘,小点声,这可不是一般的洋人,是米国医疗协会的。”

    “真的假的,医疗协会的都来听他讲课?”

    “可见这个教授得多厉害啊。”

    后面一帮同学低声议论道。

    “同学们好。”

    这时林羽对了下门牌号,接着迈步走了进来,看到有这么多人,颇有些意外。

    “同学你哪个班的?走错了吧?”

    一个学生会纪检部的负责人打量林羽一眼,站起来冲他喊道。

    刚才他已经点过名了,人员已经到齐了,怎么又过来了一个。

    “是啊,我们这是公开课,走错屋了吧?”

    “你哪个班的啊,哎,你干嘛上讲台!”

    “一会儿我们老师可来了啊。”

    一帮学生纷纷说道,因为林羽长得太年轻了,面容又清秀,所以他们自然而然的便把林羽当成了本校的学生。

    毕竟刚才他们中有得到“可靠消息”的人说过了,今天来的会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教授,所以谁都没有往林羽就是老师那方面想。

    安妮和其他几个成员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

    安妮心里头幸灾乐祸,迫不及待的想看林羽出丑,连年龄都不能服众,看你一会儿怎么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