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98章 祝由医病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祝由?”

    安妮眉头一蹙,似乎对此一无所知。

    来华夏之前,她对中医都一知半解,更不用说这种古老的医术了。

    “不错,中医可能已经颠覆了你对医学的认真,祝由可能会再次颠覆你的认知。”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何医生,你是说这个神棍治病的医术是真的?”小伙子听到林羽这话面色一变,有些意外。

    “这个人的医术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是祝由确实是古代盛行的一种医术,不用借助药石、针灸便可治病救人,在唐朝时曾专门为其设立过咒禁科,后元明之际设立十三科,这第十三科,就是祝由科。”

    林羽面带微道,说起祝由,他祖上对此也颇有研究,现在倒也都继承到了他身上。

    接着林羽叹了口气,惋惜道:“只不过祝由术发展到明末便渐渐失传了,能流传下来的东西少之又少,多是些小方小咒,治个小病倒是可以,大病根本医治不了,而且很多人打着祝由的幌子装神弄鬼,招摇撞骗,致使祝由在人们的心中,已经渐渐成为了一种封建迷信。”

    林羽内心沉痛不已,阴阳五行,奇门八卦,这些耗尽老祖宗心血,窥尽天地发明出的东西,发展到现在,已经所剩无几,甚至全都变了味。

    吃过饭,林羽给小伙子和大妈看了病抓了药,随后便关了门,带着安妮和厉振生一起去了街东头的小广场。

    虽然此时正值晌午,但是小广场上却围满了人,中间的一棵大树跟前坐着一个五十左右的消瘦男子,穿着一身黑色唐装,留着两撇八字胡,面色泛黑。

    只见他面前铺了一个大包袱,放着一些黄色的符纸和笔墨,同时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此时坐在八字胡面前的是个男子,只见他右臂泛红,被热水烫去了一层皮,裸露着红色的皮肤,满头大汗,痛苦不已,哎呦哎呦的惨叫着。

    八字胡用笔写了一个符咒,随后用火点燃,塞到了酒瓶里,接着他仰头喝了一口酒,朝男子烫伤的臂膀上一喷,男子立马停止了惨叫,看了眼自己的胳膊,有些不可置信,因为这酒往这胳膊上一喷,竟然就不疼了。

    随后山羊胡又在他胳膊上连喷了几口,这才说道:“注意保护受伤的部位,不要碰水,不出一个星期,便可痊愈,而且不会留疤。”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男子急忙站起来连声道谢,起初他也不相信这个八字胡能治病,但是这几口酒下来,他原本疼痛不已的右臂,着实轻缓了许多。

    随后他急忙掏出钱,放到了八字胡脚边的小木盒子里。

    “这是个托儿吧?”

    林羽身后的厉振生不由皱了皱眉头,这白酒是能消毒,但是喷上后应该更疼的,怎么这么一喷就好了呢?

    “烫那么厉害,能是托吗?而且就算是托,这种剧痛也忍不住啊。”林羽笑着说道。

    “我知道怎么回事。”安妮自信的笑了笑,“他那根本就不是白酒,指定是什么快速见效的消炎止痛药!”

    林羽笑了笑,不置可否。

    “下一个!”

    八字胡话音一落,接着从人群中慌忙跑出一个老太太,怀中抱着一个小孩,急忙道:“大师,您给看看吧,孩子发烧都一个星期了,打了好几天针也没见好,我跟他妈说找个人看看,他妈也不信,这是我偷着抱出来的。”

    老太太说话间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好说。”

    八字胡笑了笑,随后再次拿起笔,写了一个符,一边写一边嘴里念叨了几句,还是将符咒点燃,兑进一碗清水里,吩咐孩子奶奶给孩子喝下去,孩子奶奶连忙照做。

    这一碗下水下去,原本神情呆滞的小男孩瞬间精神了几分,泛红异常的脸色也渐渐的恢复正常。

    “哎呦,出汗了。”老太太一试孩子头部激动不已,“也没那么热了。”

    “真神了啊。”

    “神医啊,就这么个符咒,竟然就能把病治好了。”

    “假的吧,我咋感觉是糊弄人的呢?”

    人群中议论纷纷,也有极个别出声质疑的。

    “真的,我在这看了三天了,这个大师一个符咒下去,什么病都能好,神着呢。”

    “对对,我也在这看好几天了,有个骨折的,弄俩夹板,抹点泥巴,都能立马走路了呢。”

    “厉害,早就听说祝由这种医术神着呢,没想到今天碰到真传了。”

    众人纷纷赞叹,毕竟眼见为实,由不得他们不信。

    “水里肯定掺了对乙酰氨基酚之类快速去热的药物。”安妮冷哼了一声,自信道,就凭这点小把戏也想瞒得过她?

    “这个我倒是信,我们老家有许多小孩发烧没精神,吃药打针都不管用,找个神婆叫一下,立马就好。”厉振生皱着眉头肯定道。

    这种情况其实在全国各地都很常见。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觉得呢?”安妮见林羽没说话,就只顾着看,拿手肘了他一下。

    “我?我觉得挺厉害的啊。”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安妮见他在这打马虎眼,气的白了他一眼。

    “前面的,赶紧的。”

    老太太一走,一旁排队看病的一些人急忙催促道。

    他们中很多人一开始也不信,都是听街坊们说才过来的,现在眼见为实,不由都兴奋不已,真是碰到神医了,比回生堂的何医生还要厉害,看来今天真来对了。

    最主要的是,不用吃药,不用打针,就能把病治好。

    这时走出来的是个小少妇,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个子不高,但是身子很丰腴,走路的时候姿势很怪异,脸上泛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你快点走啊,磨蹭什么呢?”后面的人不耐烦地催促道。

    少妇的脸更红了,走到八字胡跟前坐下,小声说道:“大夫,我身上长了个怪疮,去医院看过几次了,也没有医好,这个您能治吗。”

    “能治能治,用小刀割一下,立马便能见好,你是哪里长疮啊?”八字胡一边问,一边从地上的包袱上挑选了一把小刀。

    谁知他这一问,一旁的少妇脸更红了,跟扑了胭脂似得,低着的头都快要埋到胸口里去了。

    “嗯?”

    八字胡见她没答应,不由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在……在……”

    少妇犹豫半天,接着立马起身,在八字胡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八字胡立马笑了笑,说道:“要是长在这个地方的话,我还真不太方便给你割。”

    小少妇方才告诉他自己的疮是长在了十分私密的部位,又痛又痒,所以走起路来才有些不自然,一迈步子,就扯的生疼。

    “大夫,要是您有时间的话,可以跟我去我家。”少妇咬了咬牙,实在有些忍受不了这种痛楚,羞红着脸说道。

    “什么病啊,还非得去你家,那我们怎么办?”

    “就是,我们都在这排了半天了。”

    “爱治治,不治拉倒,赶紧走吧,别耽误我们!”

    排队的一众病人立马嚷嚷了起来,语气十分的不悦。

    少妇被众人说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捏了捏手,随后猛地站起,转身就要走。

    不走还能怎么样,总不能让她当着众人的面儿脱裤子吧。

    “哎,等等,我有个法子,不用你脱衣物,便能帮你把这疮治了。”八字胡赶紧招招手叫住了少妇。

    “怎么医治?”少妇面色一喜,急忙回过身来。

    八字胡回身从包袱里挑了一个小玻璃瓶,只见里面盛着一些淡黄色的液体,递给少妇,说道:“你找几个女同胞将你围挡起来,你用药瓶里的水清洗患处,让水顺着腿留下来即可。”

    “啊?”少妇虽然不知道山羊胡这是要干嘛,不过还是听话的冲人群喊了一声,“哪位阿姨、姐姐行行好,帮帮我。”

    她这一喊,人群中立马出来几个大妈和中年妇女,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围成一个圈儿,将少妇挡在了里面。

    “哎呦,这是哪儿不舒服啊,搞这么神秘。”

    “就是,挡着干嘛啊。”

    “让我们看看呗。”

    几个嘴贱的男子一边说,一边垫着脚伸直了脖子往里看。

    少妇脸色通红,也顾不上弄湿裤子了,慌忙拿瓶里的液体洗了洗患处,水顺着她的腿流到了脚踝上。

    洗完之后,少妇将外套脱下来,围在了腰上,避免尴尬。

    “过来,过来。”

    八字胡招呼她一声,接着拿起一把细小锋利的手术刀,对准少妇的脚踝,轻轻一割,里面立马流出来了许多黄红色的脓血。

    众人一看不由一惊,不明白好端端的脚踝处怎么可能会流出脓血。

    “现在试试,还疼吗?”八字胡用黄纸将少妇腿上的血擦干净,问道。

    “不疼了?!”

    少妇动了动双腿,神奇的发现自己原本长有患处的地方,竟然一点都不疼了。

    “神医,谢谢您,谢谢!”

    少妇一边点头致谢,一边将钱包里十几张百元大钞全部拿出来,放在了八字胡的小木盒里。

    八字胡笑呵呵的点头笑纳,眼睛都笑弯了。

    “安妮小姐,你说这是咋回事啊?”一旁的厉振生一头雾水,冲安妮询问道。

    安妮这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明明别处有疮,为何割一下脚,疮就好了。

    “有点意思。”林羽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在八字胡面前的包袱上扫了一眼。

    “先生,您看出门道来了?”厉振生急忙问道。

    “杀人了!杀人了!疯子!疯子!快跑啊!”

    厉振生话音刚落,只听旁边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接着一个满脸是血的男子飞速从人群旁边跑了过去。

    众人看清他的样子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的脸上一大块脸皮已经没有了,露着牙龈和牙齿,甚是恐怖。

    他刚跑过去,他身后立马跟着跑来一个人,手脚姿势怪异,表情扭曲,眼珠外凸,张着大嘴,满嘴的鲜血,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杀了你!杀了你!”

    众人吓得打了寒颤,这种疯狂狰狞的样子,像极了欧美影视剧里的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