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00章 何家荣的身世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没有理会他,发现老张头的脉已经没有了,只好掰开他的嘴看了看,接着一只手按在他的胸口,一手在手背上敲打了一下,侧头听了听,随后回头瞪向秃头男,冷声道:“我说过服药期间禁服其他药物,为什么还要给他吃别的药物。”

    “放屁,我爹除了你的药,其他的什么都没吃!”秃头男狞声道。

    “那我们就去医院验尸吧,你父亲血液里绝对有甘草等与甘遂呈十八反的药物,到时候查出来你们谁给他吃的,谁就是害死他的凶手!”林羽冷声道。

    秃头男见林羽如此肯定,不由有些慌了,要真是自己不小心给父亲吃了什么东西,那责任还真就在他了,钱也甭想要了。

    但是他仔细想想,确实没有给父亲吃过其他的药物啊。

    “我想起来了,是他!”

    这时跪在地上哭的老张头女儿突然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指着八字胡说道:“我爹前两天在他那买了一瓶壮骨酒,我爹跟我讲过,说他买前问这个神棍了,他最近吃药,会不会有不良反应,这个神棍保证说不会,而且还说会促进药物吸收,是他,就是他的药酒害死了我爹!”

    八字胡面色一变,眼珠转了转,转身从人缝中钻出去就要跑。

    “哪里跑!”

    厉振生怒喝一声,一把撕住他的脖领子撕回来,一脚给他踹坐到地上,拽着他的包袱翻了翻,翻出十多瓶药酒,拿了一瓶递给林羽。

    林羽放在嘴上一闻,眉头一皱,冷声道:“果然有甘草,不信你们可以拿去专业机构化验。”

    林羽往秃头男跟前一递,自信说道。

    “我就说嘛,何医生怎么可能会看错病!”

    “就是,自己吃药的时候不忌口,怪得了谁!”

    “都怪这个神棍,前几天我也从他这买了两瓶药酒呢,幸亏我没喝,要不然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骗子!把他绑起来,送警察局!”

    人群一起哄,顿时一拥而上,将八字胡结结实实的摁到了地上。

    “对,把他抓起来,让他赔我爹的命!”

    秃头男见状也立马话锋一转,将矛头对准了八字胡,他并不在乎是谁把他爹害死的,他在乎的只是赔偿。

    确定责任在八字胡后,秃头男立马抬着老张头走了,叫着众人将八字胡扭送到警察局,众人很快也都跟着散去。

    厉振生气呼呼的修着防盗门,嘴里不停的念叨,“这帮混蛋,就应该让他们赔门。”

    林羽没吭声,望着老张头被抬走的方向愣愣的出神。

    “何,你怎么了?”安妮见他这样不由好奇的问道。

    “没怎么,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医术再精进一些,会不会就能把他医好。”林羽摇摇头苦笑了一下。

    刚才他给老张头把脉的时候,老张头已经死了,但是他却看到了老张头的魂魄萦绕在尸体四周,不由便想起了当初自己死时的情景,难免触景伤怀。

    “天呐,何,你在说笑吧?他已经死了啊。”安妮大为震惊。

    林羽笑了笑,没有跟她多解释什么,反正她也听不懂。

    “何,我明天就要离开清海回去了,很感谢你让我见识到了中医的精彩,让我对中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安妮语气突然温柔了不少,面带微笑的冲林羽伸出了手,接着又补充道:“不过我还是认为,西医更胜一筹。”

    林羽无奈的笑了笑,接着伸手握了握她柔弱无骨的玉手,也毫不退让的说道:“来日方长,我们以后见分晓。”

    “你放心,我还会再回来的。”安妮戴上墨镜,“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会再见面。”

    因为工作的原因,安妮经常往华夏跑,不过不知为什么,马上要与林羽分别了,她心里竟然生出一丝不舍。

    这种感情对她而言很奇怪,在此之前,自立自强的她从未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情感,哪怕是对自己的父母。

    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种想多留下来待几天的冲动,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在太过神奇,跟她的触动也实在太大。

    不过医疗协会那边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她回去处理,她无法再多做逗留。

    安妮上车之后突然探出头来,饶有兴致的望着林羽说道:“何先生,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担任任何工作,在你医馆旁边开一个西医诊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完安妮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声音,发动起车子,绝尘而去。

    林羽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一丝温暖的笑容。

    傍晚的时候,宋老突然给林羽打来了电话,叫他晚上一起吃饭,因为雷老的身体已经康复,隔日就要返回名都,要举行一个送别宴。

    林羽也没有拒绝,等到医馆关门之后,便直接赶去了宋老所说的饭庄。

    此时偌大的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除了宋老、雷老、雷俊和卫雪凝外,曾书杰、卫功勋、邓建斌以及疗养院的院长等人也在。

    “小何来了,快,来我这边坐!”宋老急忙招呼林羽来自己身边做。

    林羽赶紧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入席坐好。

    “小何啊,这次我这把老骨头可真是多亏了你啊,来,我老头子敬你一杯。”雷老笑呵呵的倒满酒,端着杯子站起来。

    “雷老客气了,应当我敬您。”林羽急忙端着酒起身,陪雷老一饮而尽。

    “小何啊,你这份恩情我们雷家记下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用到我雷家的,记得随时开口。”雷老笑呵呵的说道,“我们雷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门大户,但在军政两界倒也多多少少有些能量,帮忙疏通什么的,不在话下。”

    雷老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别说在名都,就是在京城,不少达官贵人,也得卖他一个面子。

    他跟楚家老爷子南征北战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任那些皇亲国戚也得对他礼让三分。

    “家荣啊,我记得以前提到过你身世的事,你还记得吗?”宋老仔细的盯着林羽看了一番,突然开口问道。

    “记得。”林羽赶紧点点头,笑道:“回去我还问过我岳父岳母呢,他们只说我是从孤儿院领出来的,对于我的具体身世,他们也不太了解,而且这么多年,也没有人上门找过。”

    宋老神情一动,急忙道:“既然没人上门找过,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父母根本就不是清海本地的人?”

    “这个我倒还真没有想过。”

    林羽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他想个毛啊,他总共才当了不到半年的何家荣,何家荣过去的事他压根一无所知。

    不过宋老这个提醒倒是也对,这么多年没人来找何家荣,他亲生父母极有可能不是本地的。

    “我觉得,身世对一个人而言还是很重要的,你总得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吧?然后才能更好地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宋老笑呵呵的说道,“回头你可以自己调查调查,如果没有线索,去京城或者其他地方看看也未尝不可。”

    “等以后有机会的吧。”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表面不动神色,但是内心却不由暗惊,京城看似是宋老无意间说出来的,但在林羽看来,宋老这是有所特指。

    想起上次雷老问他的话以及楚家大小姐的反应,林羽不由暗想,这个何家荣的生身父母,不会是京城的吧?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见是老丈人打来的,急忙接了起来。

    原来老丈人和丈母娘都没带钥匙,被锁在门外了,打电话给江颜,人家还没下班,所以就打给了林羽。

    林羽只好歉意的敬了大家一杯,起身先行离开了。

    林羽走后,雷老突然压低声音冲宋老道:“老宋头,你刚才跟家荣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觉得他跟京城某位人物有些相像啊?”

    “你也看出来了?”

    宋老神情一动,赶紧扫了周围的众人一眼,随后低声说道:“可不是嘛,我这次进京,参加一个晚宴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何家的那位风云人物,这是我第一次见他,一见面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很眼熟,当时还没反映过来,后来仔细一想,他的眉眼,跟家荣长得着实有些相像啊,该不会是我看走眼了吧?”

    “你年纪是大了,但是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不知你,我也觉得他俩长得像,一听家荣没有父母,何家当年又走失了一个孩子,我也往这上头联想过,但是啊,咱俩都想多了。”

    雷老笑着摇了摇头。

    “哦?此话怎讲?”宋老急切道。

    “何家那孩子,人家早就找到了,掉海里淹死了。”雷老拍了拍宋老的肩膀,“不过都无所谓,不管是不是何家的人,家荣这孩子以后都会有大出息!”

    “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喜欢胡思乱想,天下长得像的人多着呢。”宋老一拍额头,端起酒,“来,喝酒!”

    林羽回去后洗了个澡,便跑到了江颜的床上。

    江颜不在家的时候,他就喜欢躺在她的床上,香香的软软的,很舒服,而且他喜欢以一个大字躺在床上,地铺虽然也不错,但是稍微窄了一些,只有大字的躺法,才让他能够彻底的放空自己。

    此时他正盯着天花板回想着刚才宋老的话,不由间对这个何家荣的身世十分好奇。

    要是何家荣是京城某个大人物的孩子,那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能飞黄腾达了,想想还真有点小兴奋。

    这时客厅外面江敬仁收藏的那个老钟“当,当,当……”的敲了十二下,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林羽猛地坐起来,翻了下手机,发现没有江颜的信息和来电,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往常江颜也有连夜做手术的时候,但是都会提前给自己打一个电话的,今天都十二点了,怎么什么消息都没有。

    林羽急忙拨通了江颜的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却传来无法接通的忙音。

    他顾不上多想,猛地起身,套上衣服就往楼下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