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2章 郑氏家族的灭顶之灾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楚家在京城是什么身份?那是跺跺脚,半个京城都要颤三颤的存在,而楚云玺又是楚家年轻一辈中的杰出人物之一,凌济航自然怠慢,连声答应了下来。

    他是个聪明人,像这种不违背规则的小事,他向来都是能帮就帮。

    挂了电话,他便冲下面的人吩咐了一声。

    二十五分钟之后,楚云玺电脑邮箱里便多了一份情报文件。

    “行了,今天的会也开得差不多了,你们都回去吧!”

    楚云玺冲桌上的一众老总挥了挥手,接着众人便起身撤了出去。

    “你也出去吧。”楚云玺瞥了眼角落里的秘书,“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是,楚总!”

    秘书一点头,赶紧起身撤了出去,将门关好。

    楚云玺这才把邮箱里的文件打开。

    这是一份郑家的信息表,上到郑天依的爷爷奶奶,下到郑天依堂哥家的孩子,姓名、年龄、性别、职业,整个信息表上一应俱全,详尽无比。

    甚至信息精确的有些表态,连郑天依爷爷死亡的具体时间都精确到了分钟,郑天依堂哥小女儿的信息也具体到了幼儿园的班级,座位的位置以及书桌的颜色……

    “呵,就这种货色也敢这么耍无赖?”

    楚云玺冷笑了一声,接着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看到通讯录里“何家荣”的字样,楚云玺顿时来了主意,你何家荣不是不求我吗,今天我就先让你求我,然后再打电话。

    他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接着从容的拨通了林羽的电话。

    林羽此时正在医馆里忙的不可开交。

    “先生,您的电话!”厉振生赶紧把电话拿到了林羽跟前。

    “谁的?”

    “呃……楚云玺的!”厉振生看了一眼,回道。

    “不接!”

    “好嘞。”厉振生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哎呦我草。”楚云玺见林羽敢挂他的电话,心里不由恼火,立马再次打了过去。

    “先生,电话又来了,还是那个楚云玺的。”厉振生刚进屋,又跑了回来。

    “不接,凡是此人电话,一概不接!”林羽不耐烦的说了一声,赶紧替面前的病人把脉。

    “好嘞。”厉振生再挂。

    “我日你妈了呀何家荣!”

    楚云玺一下跳了起来,冲手机扬了扬巴掌,骂道:“信不信老子抽死你!”

    “砰!”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撞开,曾林带着三四个黑衣大汉冲了进来,急声问道:“楚少,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了?我自己一人能出什么事?!”楚云玺被这帮人吓了一跳。

    “我听您刚才骂骂咧咧的要打要杀的,还以为出啥事了……”曾林挠挠头,有些尴尬道。

    “滚滚滚!老子打电话呢!”

    楚云玺赶紧把他们赶了出去,锁上门,接着拿食指指着手机,放低声音,恨恨道:“行,何家荣,你给老子等着。”

    放眼整个华夏,能让他楚大少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的,恐怕也只有何家荣这独一位了吧。

    楚云玺正襟危坐,对应着信息表上的名单打起了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了郑天依父亲所在的司法局。

    “喂,司法局张局长吗?我是楚云玺!”

    因为做生意的缘故,需要时常往清海跑,所以他与清海各个行政部门的一把手以及各行各业的领头人物都十分熟络。

    “哎呦,楚少,您怎么有时间打电话,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是这样的,那什么,听说你们有个叫郑国生的处长?我听说这人好像不太廉洁啊,徇私舞弊,要不您好好查查?”楚云玺不紧不慢道。

    电话那头的张局长一怔,接着立马领会了楚云玺的意思,面色一变,坚定道:“我也听说了,查,必须查,而且得狠狠的查!一旦查实,必须严惩!”

    像这种部门里的工作人员,怎么可能不多多少少有点猫腻,所以张局长这一声狠查严惩,郑天依父亲的仕途算是彻底的毁了。

    挂了电话,楚云玺又一连拨通了好几个。

    “喂,孙董吗,你们公司的销售经理郑国伟我听说为人不太检点啊,经常勾三搭四的,这种人似乎不太适合你们公司吧?”

    “喂,国土局赵局啊,听说星城地产的老总郑国东涉嫌非法竞标啊,你得帮忙查查啊。”

    “喂,李董啊,听说你们跟郑佳燕的公司形成了合作关系?不太好吧,这个郑佳燕我听说不太靠谱啊,我劝你们慎重啊。”

    “喂,清海理工大学付校长是吧?你们学校大二土木工程一班的郑晨朋好像作风不太好啊,你要不要考虑劝退啊……”

    ……

    楚云玺就这么耐着性子,将对应的电话,从郑天依的父辈打到了郑天依的同龄人,最后楚云玺看了看郑天依刚满五岁的小侄女,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挂掉了刚刚拨通的幼儿园院长的电话。

    此时整个郑家还蒙在鼓里,高高兴兴的在新世纪酒店里筹备郑天依奶奶的生日宴,家里人基本上都到齐了,其他亲戚朋友也陆陆续续的在中午之前到来了。

    “奶奶,生日快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等到一众人坐下后,郑天依率先站起来给奶奶敬了杯酒,接着一挥手,邵建赶紧搬来了一个小臂高的弥勒佛。

    “奶奶,这是我送您的生日礼物,愿你笑口常开!”郑天依佯装孝顺的说道,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在一众亲朋好友面前表现一番。

    其实他奶奶患老年痴呆很多年了,根本认不出谁是谁,此时也是神情呆滞,没有任何反应。

    “哎呦,天依长大了,越来越懂事了。”

    “是啊,真是好小伙子啊,谁家姑娘要是跟了他,可是八辈子的福分!”

    “老郑啊,我说句不爱听的,以后郑家就看天依的喽!”

    “那必须的,这孩子打小就有出息!”

    一帮亲戚朋友赶紧跟着赞赏不已,郑天依的父亲郑国生高兴地眉开眼笑,一个劲儿的说道:“过奖了,过奖了。”

    郑天依不由挺直了身子,满面春风,很享受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

    谁知此时宴会厅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了,接着进来几个身着黑衣制服的男子,径直走到了郑天依父亲跟前,冷声道:“郑国生先生是吧,我是纪检委的,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话音一落,他便出示了下自己的证件。

    郑国生看到他手里的证件不由猛地一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父亲犯了什么事啊?”郑天依率先站了起来,有些恼怒道。

    “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正常调查而已,还希望你们配合。”几个黑衣制服男子说道。

    “不行!”郑天依很狂妄的往跟前一站,语气坚决。

    这时郑天依的二叔郑国伟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公司里来的,“郑先生您好,我是人事部孙经理,您已经被解雇了,三日内您的剩余工资将会结算给您,特此通知,谢谢。”

    “被解雇了?!凭什么?!”郑国伟面色一边,噌的站了起来,对着电话大吼大叫,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了今天这个职位,凭什么说解雇就给解雇了。

    但是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忙音。

    “请问哪位是郑国东郑先生?”这时门外再次响起一个声音,只见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带着两个警察站在外面,冲会场里面扫了一眼,询问道,“我们是国土资源局的,你涉嫌土地非法竞标,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郑佳燕女士在吗?我们公司已经与您解除了合作关系,我来给您送解约合同!”

    西服男子话音刚落,立马又来了一个身着职业装的女子。

    整个宴会厅里顿时安静无比,四周的宾客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是有人故意在整郑家呢,而且这个人能量非凡,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作为郑家顶梁柱的四个兄弟姐妹,竟然统统垮台!

    “哎呦,这显然是得罪高人了啊。”

    “是啊,真是没想到啊,郑家家大业大,一瞬间就被人整垮了。”

    “我就说嘛,郑家行事太高调了,这不,出事了吧。”

    一旁的一众宾客不由偷偷的议论了起来。

    郑天依心头一颤,细细的想了一下,自己最近好像除了林羽,并没有得罪任何人啊?

    难道是林羽?

    他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能量?

    郑天依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不停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

    “哪个是郑天依,麻烦跟我们走一趟,你公司涉嫌偷税漏税!”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了一波人。

    郑天依一下回过神来,立马窜起来,推开人群从宴会厅后门逃走了。

    逃出酒店,郑天依打了辆车便赶往了回生堂。

    虽然他不明白林羽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能确定,这件事绝对是林羽做的,因为别人跟他没有这么大的仇恨!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惹的人,到底有多恐怖!

    到了回生堂,郑天依还没进门口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边跪着往里走,一边涕泪横流道:“何先生,饶命啊!何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