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6章 叶家的目的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我怎么那么不爱信呢,你说雷家那老头跑了趟清海就治好了?”

    叶总吧嗒着嘴里的香烟,满是质疑的口气。

    “叶总,这事还真就千真万确,你知道,我跟雷家那司机关系不错,当时他说的很清楚,这个何神医每周都来给雷家老头扎次针,总共不到俩月的功夫,雷家老头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本来滴酒不能沾的,现在他娘的比谁喝的都多,什么事也没有,你说怪不怪,都快要死的人了。”

    老满急忙说道,从他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他对林羽似乎特别佩服。

    因为雷家的司机跟他是好哥们,所以他认为绝对不可能骗他。

    “老满啊,你还是太年轻,说不定雷家老爷子的病根本就没那么严重,大家族里面的弯弯道道你不懂。”

    叶总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他对这个什么所谓的何神医不是很感冒,但也不质疑,只不过认为就是个高水平的中医医生罢了,在名都这种水平的起码也能找出个三两个来。

    要不是大哥听说雷家老头的病都被这个何神医治好了,非逼着他来,他才不会这么远跑一趟呢。

    车子最后在叶清眉所住的小区前面停下。

    “叶总,到了。”老满赶紧下车给叶总开门。

    “就住这破地方啊。”叶总叼着烟瞥了眼小区,神色间满是嫌弃。

    其实叶清眉住的这处小区在清海已经属于中档小区了,但是在家大业大的叶家眼里,这种小区简直跟土屋没什么区别。

    叶总和老满找到单元从楼梯往上走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身着白裙的靓丽女子往下走。

    “清眉?!”

    叶总看到白裙女子后脸上一喜,急忙喊了一声。

    老满看到一身白色百褶裙和肉丝打底裤的叶清眉,不由咕咚咽了口唾沫,这叶家的弃女还真是漂亮啊。

    “叶尚杰?!”

    叶清眉看到眼前的男人后眉头一皱,颇有些意外。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对你三叔这么没礼貌吗?”叶尚杰轻声苛责了一句。

    “三叔?!”叶清眉冷笑一声,“我不是被你们赶出叶家了吗,你怎么还是我的三叔?”

    “哎呀,这不都是你爷爷嘛……不过谁让你妈当年红杏出墙的,偏偏又被你爷爷逮了个正着。”叶尚杰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红杏出墙?!”

    叶清眉眼神瞬间冰冷的宛如要杀人,饶是她性子再沉稳,听到有人如此羞辱她母亲,她也听不下去了,这个帽子叶家已经扣给母亲十几年了,没想到现在母亲人都不在了,叶家还这么往母亲头上扣屎盆子。

    “你们也有脸说红杏出墙,是哪个人渣先在外面找了狐狸精后又反咬一口的?!”

    因为愤怒,叶清眉白皙的面孔微微有些泛红,饱满的胸口一起一伏。

    想起那个叶家的长子、自己的父亲,她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混账!那是你父亲,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叶尚杰面色一冷,怒声道。

    “父亲?这种人也配称为父亲?!”叶清眉面若寒霜,心中愤懑,“他尽过一天养我的义务吗?我在叶家的时候他成天夜不归宿,何曾关心过我一句?我被赶出叶家后,他又何曾来看过我一眼?这种人也配叫父亲?!”

    “哎呀,清眉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记仇呢。”

    叶尚杰一听这话,自知理亏,态度立马大变,辩解道:“你父亲那不是也有他自己的苦衷嘛,等见了面,他会跟你解释的。”

    “解释?不必了,他要想解释,就尽快去死,去九泉下跟我妈解释吧。”叶清眉冷笑了一声,接着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她不知道叶尚杰来这里做什么,但是不管他要做什么,都与自己无关。

    “清眉,清眉,你别着急啊,听我说嘛,叶家确实对不起你和你妈,我们也愧疚的很啊,所以我这不来找你了嘛。”

    叶尚杰一看叶清眉走了,立马急了,赶紧追了下去。

    叶清眉一听到他来找的是自己,不由有些意外,起初她以为碰到叶尚杰纯属巧合呢。

    “你找我?”叶清眉冷冷扫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对啊,就是找你啊。”叶尚杰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不替叶家给你送补偿来了嘛,呐,这张卡里有一百万,你先拿着。”

    叶清眉看了眼叶尚杰手里的银行卡,有些讽刺的笑道:“叶家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慷慨了?一百万,可真是巨款啊,一百万就能买我和我妈这些年受的苦吗?不知道是你们叶家觉得我们娘俩贱呢,还是你们自己本来就这么贱!”

    “你,你这怎么说话呢,你这孩子……”叶尚杰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内心却无不堪言。

    其实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叶清眉肯定很难对付,但是没想到这么难对付。

    他眼珠一转,接着装作难过的叹了口气,打起了感情牌,低声道:“其实吧,你爷爷最近特别想你,也一直为当年做的事情自责,所以才派我过来请你,你妈现在没有了,他想让你重回叶家,因为太过想念你,他都得了病啊,唉,作孽啊……”

    他这番话说的自己都要感动哭了,谁知叶清眉反倒嗤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满是嘲讽的望着叶尚杰道:“你这话骗骗三岁的小孩子倒是还行,可惜,我走的那天,已经不止三岁了,我知道他是怎么对待的我母亲,也知道他是怎么对待的我,一个没有人性的人,你竟然说他会想我?!”

    叶清眉从叶家走的时候已经七八岁了,作为一个早熟的女孩子,她比同龄人都要懂事的多,自然也记事儿的多,她永远忘不了爷爷赶她们出去,指着妈妈骂“荡妇”时那张穷凶极恶的脸。

    那是她见过这天底下最恐怖、最恶心的嘴脸。

    “清眉啊,我真没骗你,不信你问老满,你爷爷真想你想的病了。”叶尚杰赶紧冲老满使了个眼色。

    老满立马点点头,说道:“是啊,大小姐,老爷子真病了,而且很严重,最近一直嘟囔你呢,说想见……”

    “行了,别编了,说吧,你们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叶清眉冷冷的打断了他,他们两个就是说破天,她也不相信叶家那个老东西会想自己。

    “没别的事,就是想把你带回叶家去,让你见你爷爷最后一面。”

    叶尚杰说话间叹了口气,眼眶一下就红了,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当然,如果你能带着你们学校那个何家荣何神医一起回去给你爷爷看看病,那就更好不过了。”

    他又补充了一句,终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叶家的生意虽然做的不小,但是仅限于名都,在清海他们的合作伙伴只有两三个,而且叶尚杰打听过,他们都不认识何家荣。

    因为叶家与雷家素来交恶,所以也没办法直接跟雷家打听消息。

    最后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何家荣在清海中医药大学任教,而叶清眉也在中医药大学任职,并且两人私交不错,所以他便把主意打到了叶清眉这里,想让她帮忙说服何家荣去名都给他父亲治病。

    以叶清眉的聪慧程度,怎么会听不懂他这话,冷笑了一声,说道:“奥,原来你们是来请何家荣的啊,看来叶家这老东西已经没有几天活头了。”

    她一向待人宽厚,也从未有过恶语伤人,但是对于叶家这帮没人性的人渣,她觉得不管用多恶毒的字眼,都不过分。

    “你……你怎么说话呢!你大逆不道!是要天打五雷轰的!”叶尚杰怒声道。

    “对,我就大逆不道了!老天有眼的话,打雷轰的也是你们叶家!”

    叶清眉冷冷的丢下一句,接着再没搭理他,转身走了。

    “清眉,清眉,你听三叔说嘛,三叔自小可对你很好……还行……不坏……对,起码对你不坏吧?”叶尚杰急忙追了上来。

    “你再跟着我,我就喊人了!”叶清眉扫了他一眼,大声道,“抓流氓啊,非礼了!”

    “你……这……”

    叶尚杰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这里毕竟不是名都,他不敢太放肆,要真背着一个骚扰的罪名被抓起来,会很难办。

    目送着叶清眉远去,叶尚杰狠狠的冲地上吐了口唾沫,一脸厌恶道:“什么东西,给你脸了,跟你死鬼妈一样,烂货一个!”

    “叶总,她要是不帮忙,这事可就难办了啊,那个何家荣好像轻易不出诊。”老满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就不信了,离了她还办不了事了。”叶尚杰恨恨的说道,“不出诊?拿老子就拿钱砸到他出诊!这世上还有不爱钱的?!”

    叶清眉从小区出来后,心里仿佛堵了团棉花,闷得厉害,过去的痛苦记忆一遍遍的袭来,撕心裂肺。

    如果不是被赶出叶家,妈妈也不会死的这么快。

    妈妈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想见到她穿上婚纱的样子,现如今,永远都实现不了了。

    余生的路,注定再也没有了妈妈的陪伴。

    她与叶家的仇,不共戴天!

    “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叶清眉与林羽碰面后,林羽看出了她脸上的异常,忍不住关切的询问道。

    “没事,碰到了两个神经病。”叶清眉轻轻摇了摇头。

    “哎,巧了,我今早上也碰到了两个神经病,气死我了,给我衣服和鞋子全弄脏了。”林羽气呼呼的说道。

    想起早上的事儿他仍旧气不打一处来,那衣服和鞋子可都是他颜姐给他买的。

    “何老师,我想问一下,你治病……是只要别人给钱就给治吗?”

    叶清眉犹豫了一下,咬咬嘴唇问道。

    “怎么说呢,有些人不给钱我也治,有些人给再多的钱,我也不治。”林羽凝着眉想了下,“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