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9章 大孝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叶尚杰咕咚咽了口唾沫,后背瞬间冷汗涔涔,完了,自己这是闯了大祸啊,要是因为自己害死了老爷子,那自己就成了叶家的罪人了。

    虽然老爷子已经年纪古稀,但仍然是整个叶家的顶梁柱,叶家依旧是他当家,很多事情他们三兄弟办不了,老爷子一句话就能解决。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三个儿子如此“孝顺”的原因,所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要想办法把老头子留住。

    “听到没?跟你说话呢。”叶尚忠见叶尚杰没回答,赶紧问了一句。

    “那什么,大哥,就没有别的医生会这套针法了吗?”叶尚杰也没心思抽烟了,直接扔出窗外,连忙拿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

    “没有,宋老是江南中医界首屈一指的名医,连他都不会,你觉得还有谁能会?”叶尚忠皱了皱眉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一沉,“尚杰,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得罪何先生了?”

    叶尚杰头上的汗水跟流水似得淌个不停,有些胆怯道,“大哥,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是他们太欺负人了,而且他们提的要求,你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混账!让你去请人家,你怎么把人家得罪了!”叶尚忠一听顿时勃然大怒,要是老头子有个三长两短,叶氏家族的企业市值起码得缩水一半。

    “大哥,你听我说嘛,要是换做你,你估计反应更大。”

    叶尚杰赶紧把上午的事儿跟叶尚忠讲了一番。

    得知叶清眉的要求竟然是让他和现在的妻子给叶清眉母亲磕头认罪,叶尚忠顿时也火冒三丈,但是细细一想,他突然咧嘴一笑,急忙道:“你回去,告诉叶清眉,这个头,我磕。”

    “你磕?大哥,你疯了?你给一个被叶家赶出去的烂货磕头?!”

    叶尚杰不由一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哥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下来。

    “只要能救老爷子,我什么委屈都能受。”

    叶尚忠说的大义凌然,感人肺腑,其实他自己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叭响,他用自己的尊严换了自己父亲一条命,让外人一听,绝对夸赞他是个大孝子。

    至于父母那边更不用说了,自己救了父亲一条命,那绝对能赚足脸面,以后父亲母亲绝对会更加偏袒他,而且老二和老三也说不出什么来。

    所以这么细细一算,他实在是赚大发了,甚至他都要好好的谢谢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了。

    如果叶清眉知道了他心里的如意算盘,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大哥,不行啊,你给那个女人磕头,不就相当于告诉别人,我们当年是诬蔑她的了吗?”

    叶尚杰有些焦急的劝道。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为了救父亲,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快去吧,告诉叶清眉,只要何家荣能来,只要能救爸,我就给那个女人磕头!”叶尚忠打断了他,语气铿锵的说道。

    “那好吧。”

    叶尚杰叹了口气,心中烦闷不已,自己刚才还当着林羽和叶清眉的面儿装了个逼,并且痛骂了他们,结果还没出半个小时呢,就要他重新回去求人家,让他怎么开口啊,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来的痛快!

    “老大,你爸叫你。”

    电话那头,叶尚杰刚挂了电话,他母亲就冲门外喊了一声他一声。

    叶尚忠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刚才电话打到后半段的时候,他特地跑到了病房门口,提高了音量,就是为了能让父亲母亲听到。

    “爸,您叫我。”叶尚忠赶紧走了进来,面色凝重道。

    “老大啊……你跟尚杰,说什么呢……给谁磕头啊……”

    病床上的叶树光面色苍白,呼吸有些吃力,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但是倒也能听的清。

    叶尚忠赶紧走到病床前坐下,握住父亲的手,把事情跟父亲讲了讲。

    “不行!”叶树光脸色一沉,恨声道:“不能……给那个贱女人……磕头……”

    “爸,这是救您的唯一办法啊,只要您能康复,别说磕三个,就是磕一百个,磕一千个,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叶尚忠紧紧握着父亲的手,语气动容,眼眶含泪。

    “不行!”叶树光沉着脸,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狠狠的捶了下病床,让儿子给那个贱女人磕头,他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毕竟叶尚忠这一磕,磕掉的,可是他叶家的脸面。

    “老头子,你不要命了?!”叶尚忠母亲抹着眼泪说道,“磕个头又死不了人。”

    “我……我就是死……也不可能让他给那个贱女人磕头!”

    话虽这么说,但是叶树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明显小了很多,显得底气不足。

    “爸,没事,丢也是丢我自己的脸,与叶家无关,回头您病治好了,我再找叶清眉那个小丫头片子算账!”叶尚忠赶紧劝了父亲一声。

    “老大啊,真是委屈你了。”叶尚忠母亲有些心疼的望着儿子,“你放心,这次要是能治好你爸,爸妈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妈,您瞧您说到哪里去了,这个家业,您就是一分不给我,我也要尽全力救好我爸!”叶尚忠信誓旦旦的说道,神情庄严,孝感动天。

    其实他心里头早就乐开了花,本来他还愁着怎么在父母面前表现,这下可好,机会自动送上来了。

    另一边,医馆里,叶尚杰骂完林羽和叶清眉之后,厉振生立马跑了出去,捡了块石头用力的朝他们车尾砸了过去,可惜他们跑的太快,眨眼就没影了。

    厉振生虽然身手不凡,但是还没变态到林羽那般,所以自然追不上他们,只能恨恨的回了医馆。

    “先生,要不要我让秦朗找人收拾他一顿?”厉振生拍拍手,有些恼火的问道。

    现在秦朗和大军手底下已经有了十几个退伍的特种兵,都是他们精挑细选甄选出来的,每一个人都能独当一面,简直就是一支特种小队。

    “算了,跟这种疯狗计较什么。”林羽摇了摇头笑道。

    此时他目光突然落到了厉振生包着厚厚纱布的手上,不由诧异道:“厉大哥,你这手咋了?”

    “奥,昨天切药材的时候,不小心被割了下,不碍事。”厉振生赶紧笑笑。

    “切药材还能被割到?”林羽不由有些惊讶。

    要说别人被割刀也正常,但是厉振生是什么人,军人出身的他什么刀子没接触过啊,怎么可能会切个药材切到手呢?

    “可不是嘛,说来都丢人,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老走神,前两天换灯的时候还摔了下呢,估计是没睡好吧。”厉振生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接着打了个哈欠。

    他这话不过是随便说说,但是林羽听来却顿时警觉了起来,起身环视了整个回生堂一眼,沉声冲厉振生问道:“厉大哥,最近有什么比较奇怪的人来过吗?”

    “奇怪的人?什么奇怪的人?”厉振生不由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头。

    “比如和尚道士或者一些江湖术士打扮的人。”林羽赶紧提醒了一句。

    “没有,绝对没有!”

    厉振生细细的想了想,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这种打扮的人肯定特别扎眼,如果来过的话,他见到后自然忘不了。

    “那可疑的人呢?就是看起来跟其他人相比,不太正常的那种。”林羽又补充了一句。

    “也没有,你不在的时候,来的都是些抓药的病人,基本都是熟人,没有一个可疑的人。”厉振生语气肯定的说道。

    他是什么人?暗刺大队的队长!扫一眼就能判断出一个人是不是叛徒,如果有形迹可疑的人出现在附近,他能看不出来吗?

    听他这么说,林羽才点了点头,看来确实是自己想多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的进内间和后面的仓房看了一眼,也确实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至于大门口就更不用说了,刚才他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如果有问题,一早就发现了。

    “何老师,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叶清眉怕耽误林羽给人看病,便起身准备告辞。

    想到叶尚杰刚才的态度,她十分的不甘心,但是又无奈何,本来还想借助林羽的力量让叶家道歉,没想到叶尚杰突然间就翻脸了。

    “叶老师,今天清明又不上班,你回去也没事,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吧。”

    林羽极力挽留道,其实他也为自己没能帮上叶清眉而有些自责,没想到这个叶尚杰这么有骨气,说不治就不治了。

    他以前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随随便便的就把他老子的命不要了。

    “就是啊,叶老师,你留下吧,我请你和何老师吃饭。”孙芊芊急忙跑过来,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还得感谢您帮我做介绍人呢,要不然何老师肯定不会收留我。”

    “不了,今天清明,我想回去陪陪我妈妈。”

    叶清眉扶了扶眼镜,神色有些憔悴,看到林羽和孙芊芊脸上的疑惑,她急忙解释道:“奥,我妈死后我一直没给她下葬,我觉得她肯定不想留在名都,所以就把她的骨灰带到了清海,以后我走到哪,就把她带到哪,等定居了,再把她葬了。”

    “学姐……叶老师,你……你以后不打算留在清海啊!”

    林羽一听她这话顿时急了,说话都有些磕巴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会再回名都了。”叶清眉低下头,有些神伤,她来清海本来是奔着林羽来的,现在林羽已经不在人世了,她的人生,也再次丧失了方向。

    “何医生,何医生!”

    这时外面再次传来了叶尚杰的声音,林羽扭头一看,见叶尚杰弓着身子,满脸堆笑的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