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49章 是祸躲不过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怎么了老谢,什么事啊,生这么大气?”

    杨艳很少见谢长风发这么大的火气。

    “还能生谁的,生小何的呗!”谢长风沉着脸,“这个小何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胡说八道的,以为懂点风水就不知道姓什么了!”

    “不能吧,小何可不是那种浮夸的人啊,怎么回事啊?”杨艳一听觉得事情还挺严重的,赶紧坐到谢长风身边,让他讲讲到底是什么事。

    谢长风长叹了口气,接着把事情跟杨艳讲述了一番。

    “老谢啊,这件事我觉得可能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这观音哪有用血玉雕的啊,肯定不吉利,而且还用血养,多瘆人啊,小何的担心你还真得多考虑考虑。”

    杨艳听完背后有些发毛,用血养玉,听着就邪乎。

    “考虑什么啊考虑,人家戴了十几年都没问题,他一句话人家就有问题了?!”谢长风皱着眉头满脸恼火。

    “万事还是小心点的好,既然小何说郭总这几天不适合出门,那你们就把日期改改呗,过了这几天再去看地块,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杨艳劝说道。

    “改?你知道那么大个老板有多忙吗?这次来陵安和清海的档期还是提前三个月排出来的呢,要是再等上几日,郭兆宗就直接回上港了,清海还跟人家竞争个屁!”谢长风越说越恼怒,呼的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着。

    平常从不说脏话的他此时也忍不住爆了脏口,只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重要了,他领着整个市领导班子准备了足足半年多啊,本来顺顺当当的,就算郭兆宗偏向于陵安,但是清海还有机会啊,结果半路杀出个小何来,差点给他搅和黄了。

    “反正我劝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吧,小何那孩子一口吐沫一个钉,没谱的事他不能干。”

    杨艳叹了口气,接着起身收拾厨房去了,对于谢长风工作上的事,她很少插嘴,今天多说这么多,也是出于对林羽的信任以及对谢长风的担心。

    “行了,干你的活去吧。”谢长风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现在情况紧急,就算前面是个火坑,他也得硬着头皮往里跳,要是不去看地,那清海一点指望都没了。

    电话那头,林羽见谢长风不听劝,不由有些怅然,他已经尽了他所能尽的全部努力了。

    回到家后江颜正在洗澡,丈母娘从厨房端了一盘洗好的樱桃。

    “妈,来,我帮你拿。”

    林羽看到樱桃后两眼放光,兴冲冲的跑过去把果盘接了过来,坐到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没一会儿,一小半就没了。

    水果里他最爱吃的就是樱桃了,以前这个时候,秦秀岚每次去超市都要给他买上个四五斤。

    “你这死孩子,给颜儿留点,现在这东西可贵着呢,我就买了这些。”李素琴见林羽都快吃没了,嘟囔了一句,“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喜欢吃樱桃啊?”

    “没事,妈,我吃了就相当于颜姐吃了,而且比她自己吃了还高兴。”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放屁!你给我放那!把吃了的给我吐出来!”江颜这会儿正好洗完澡了,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气呼呼的骂了林羽一声。

    “颜姐,瞧你说的这个生分,咱俩谁跟谁啊。”林羽笑眯眯的在她雪白的双腿上扫了一眼,接着把樱桃放到了桌上。

    “妈,我爸呢?”林羽发现江敬仁不在家,急忙问道。

    他话音一落,就传来了开门声,江敬仁正好哼着小曲回来了,脸色微微泛红,眼神有些迷离,看来喝了不少酒。

    “死老头子,你怎么喝这么多酒。”李素琴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气的骂了他一声。

    “女婿啊,我告诉你,你老丈人我可是出息了,明天,我要陪郭兆宗去看地!怎么样,厉害不?”

    江敬仁挺着胸膛,颇有些自豪的说道。

    “人家去看地,你们文化局跟着瞎去凑什么热闹。”李素琴给他倒了一杯水,有些嫌弃的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他投资的是什么?是影视基地!那能跟我们没关系吗?”江敬仁自豪道:“我们局除了局长就一个名额,我们局长特地选了我。”

    “不行,爹,你不能去。”林羽听完皱了皱眉头,语气强烈道。

    “嗯?”江敬仁一怔,没想到林羽竟然会反对。

    李素琴和江颜也有些意外,看了眼林羽,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对,这说来可算是好事啊,不是谁都能陪着谢书记和郭兆宗去看地的。

    “爹,你相信我的话,就别去。”林羽沉着脸说道,其实他本来不愿意提这件事的,自己假装不知道,可能会好受一些。

    “好女婿,你这就不懂了吧,爹能跟着去是好事啊。”

    江敬仁见林羽强烈反对,酒不由醒了一半,赶紧在林羽跟前坐下,解释道:“你想啊,如果以后这个项目落成了,那爹跟人说自己跟着一起去选地来,多有面儿啊,爹一把年纪了,不图升官发财,只图个名声,你不能阻挠爹啊。”

    “是啊,家荣,你爹愿意去就让他去呗。”

    “就是,你管那么干嘛,爹,你想去就去。”

    李素琴和江颜也有些不理解林羽。

    “爹,我说句不好听的,明天去看地的车队,很有可能发生意外,去的人,能回来多少,还是个问题。”林羽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实情说了出来,毕竟事关老丈人的性命。

    郭兆宗身上的观音已经饮了十几年的人血,凶兆一旦应验,可能绝不只是死一两个人那么简单。

    闻言,江敬仁、李素琴和江颜三人脸色不由一变,互相看了一眼。

    “好女婿,你这话是从何而出啊?”江敬仁有些疑惑的问道。

    “爸,你就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反正你听我的就行。”林羽肯定道。

    江敬仁没说话,似乎还在犹豫,局里那么多人,局长可就只叫了他啊,多大的面子啊,而且最主要的是,投资一旦落成,那这件事可是够他吹一辈子的啊。

    毕竟他这人没啥爱好,就喜欢吹个小牛。

    “老头子,要我说还是别去了,以防万一,我看天气预报了,明天天气不好。”李素琴向来胆小,虽然不太相信林羽说的,但还是劝了江敬仁一声。

    江颜倒是没说话,半信半疑的。

    江敬仁沉着脸看着地面,过了半晌,叹了口气,说道:“行,听女婿的!”

    林羽这才放下心来,虽然他也不确定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情况,但是只要老丈人不去,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第二天一早,天上乌云密布,阴的仿佛墨水浸透过的宣纸。

    林羽见这天气,知道要下大雨,也没有去跑步,直接去了医馆,路上给孙芊芊打了个电话,嘱咐她今天不用来了,他亲自坐诊。

    林羽刚到医馆后不久,天上突然“咔嚓”一个响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

    “天气预报还真准啊,说今天有大暴雨,果不其然,幸亏我昨晚上把晾晒的药材都收起来了。”厉振生嘿嘿的笑了笑。

    林羽看了眼外面的大雨,心里暗暗祈祷这场大雨能把谢长风和郭兆宗他们拦住。

    因为雨下的太大,医馆里也没有什么病人,林羽和厉振生就坐在诊厅里看起了电视。

    这是年初的时候厉振生装的,特地给排队的病人解闷看的。

    此时君尊大酒店门口停着四辆漆黑的挂着政府牌照的轿车,谢长风和曾书杰等一众政府里的领导班子正站在酒店下面避雨。

    “谢书记,今天雨下的不小啊,要不改天吧。”曾书杰抬头看了眼瓢泼大雨,不由说道。

    “我问过气象局的人了,一会儿就小了。”谢长风转头看向曾书杰,低声道,“书杰,夜长梦多啊,早去看完早了事,这要是一拖,万一他改主意了怎么办?”

    “也是。”曾书杰点点头,深以为然。

    “哎呀,谢书记,曾市长,让你们久等了。”这时郭兆宗急急忙忙从酒店里面走了出来,满是歉意的说道。

    “没事,也没等多久。”谢长风笑呵呵的说道,“那咱们走吧?”

    “好。”郭兆宗赶紧应了一声,“我就不坐你们的车了,我坐我自己的车就行。”

    说完他和助理立马上了他那辆从上港连夜运过来的定制款奥迪。

    谢长风和曾书杰也赶紧带着众人上了车,吩咐车队出发。

    因为地块位于清海市外围,所以行驶时间难免要长一些。

    一路上想起林羽说的话,谢长风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但好在最后安全的到达了目的地,雨也小了很多。

    打着伞看了一圈儿后,郭兆宗对这个地块十分满意,平心而论,这个地块确实比陵安提供的地块要好一些,背山靠海,拓展价值更大,他内心不由有些动摇起来。

    而且清海市怎么说也是国际性的大直辖市,相比较省会陵安,多少占有一些优势。

    “怎么样,郭总,我没骗你吧,陵安的地块靠湖,我们这里靠海,哪个更有优势,一目了然吧?”谢长风站在高地上望着远处雾蒙蒙的海面,颇有些自豪的说道。

    “不错,这块地确实不错,以后要是经济能够跟上来,绝对大有可为啊。”郭兆宗很满意的点点头,“看来我真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哈哈,那您可得考虑仔细了啊,走,那我们先回去吧,正好能赶上午宴。”谢长风一听郭兆宗这话就知道有戏,满面春风。

    往车上走的时候,谢长风拽着曾书杰说道:“怎么样,今天来对了吧?幸亏没听小何的!”

    曾书杰点点头,也是满脸喜色。

    想起林羽,他不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个年轻人啊,变轻浮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沉稳低调的“何家荣”喽。

    上了车之后,郭兆宗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握了握胸口的玉佛,骂道:“小烂仔,差点被你给吓到了!”

    他刚才看地块的时候一直心里忐忑,害怕突然出现什么塌方啊,海啸啊之类的,结果屁事没有。

    现在既然坐上了他的座驾,更不可能有什么事情了,他这个座驾,别说是车祸,就是承受15公斤的TNT炸药也不在话下。

    往回走的时候,他躺在后座上,悠闲的倒了杯红酒,慢慢的品了起来。

    这时小下来的雨突然再次大了起来,前面一辆大货车突然一个打滑,斜插了进来。

    郭兆宗的司机面色猛然一变,一脚踩住了刹车,但是因为路面太滑,速度根本没有丝毫的减缓,车头砰的一声撞到了大货车侧面。

    大货车被这么一装,车头一偏,砰的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上,两辆车顿时都停了下来。

    这辆奥迪车果然名不虚传,追尾之后,车身几乎没有丝毫变形,车里的司机、助理和郭兆宗都只是稍微擦撞了下,并没有大碍,不过郭兆宗手里的酒倒是全撒了。

    “郭总,没事吧?”助理惊慌失措道。

    郭兆宗有些惊魂未定,摇了摇头,接着咕咚咽了口唾沫,长出了一口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道:“丢内老母啊,想要老子的命?没门……”

    他话音未落,后面一辆失控的轿车猛地的撞了上来,砰的一声,郭兆宗头狠狠撞到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上,等他在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惊恐不已,张嘴要说话,却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因为他手中破裂的玻璃杯,竟然整个的扎进了他的喉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