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66章 班门弄斧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颜姐,颜姐,快来,进屋!”

    林羽一回家就迫不及待的叫着江颜进屋。

    “你把清眉送回家去了啊?”江颜赶紧起身跟了进去,关上了门。

    此时江敬仁老两口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李素琴见林羽两口子进了屋,抬头看了眼表,说道:“这才九点多,澡也不洗就进屋,咱这女婿也太心急了吧?”

    “哎呀,年轻人嘛,这清眉刚走,他们分居了这么多天,难免需求旺盛些。”江敬仁嘿嘿的笑了笑,一副过来人的语气。

    “可是颜儿不是说家荣身体不行吗?”李素琴皱了皱眉头,“别再伤了身体。”

    “嘘,小点声,颜儿不是说了,让咱别当着家荣的面儿说这些话。”江敬仁赶紧冲摆摆手,“要是让家荣听到了,该多伤心啊。”

    如果林羽在这肯定会当场吐血,为了不让爸妈催着自己生孩子,江颜故意编了个瞎话,说林羽那方面好像不行,还说他自己正在调制药剂慢慢调理呢。

    老两口为了不伤林羽的自尊心,所以一直没急着催他们俩要孩子。

    不过他们相信,以林羽的医术,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身体补好。

    “你急急火火的干嘛啊,我问你,把清眉送回去了吗?”江颜见林羽火烧火燎的样子,有些不解。

    “送回去了,那能不送回去嘛,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林羽坐到床上,赶紧冲江颜招招手,脸上浮现出一丝迫切的神情。

    “我不看。”

    江颜一看林羽颇具猥琐的神情,脸上顿时一红,以为林羽要给他看爱情动作小视频之类的东西,立马低声骂了声,“变态。”

    “哎呀,颜姐,你想哪去了。”

    林羽直接起身一把把她拽坐到自己身边,将楚云薇发来的照片给她看了眼。

    “这谁啊?”

    江颜看到手机上的照片,顿时有些惊讶,抬头看了林羽一眼,准确的说是看了何家荣一眼,诧异道:“这人跟你看起来怎么这么像啊,估计你老了就长这模样。”

    “那不能,我指定比他帅多了。”林羽甩了下头,自信道。

    “得了吧,你从哪弄得这张照片啊?”江颜说着看了眼发件人,楚云薇。

    她面色瞬间一沉,冷声道:“说吧,楚云薇又是哪个狐狸精?!”

    “你别瞎想,颜姐,这是我的一位病人,京城的。”林羽急忙解释了一句,“她之所以发我这张照片,估计也是觉得这人跟我长得像吧。”

    “莫非这人是你的亲生父亲?”江颜皱着眉头问道。

    “我猜她发给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估计她也不确定,否则她肯定就明说了。”

    林羽思考了一下说道。

    “不过这也说不准,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也不能单纯长得像就说他是你的父亲。”江颜提醒了他一句。

    “我知道,一张照片根本说明不了什么,等回头我问问楚云薇照片上这人的身份再说吧。”林羽点点头,“如果他也是京城人士的话,那就以后再说吧,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就专门去趟京城,短时间内应该是不可能了,我还得忙着把医馆拓建拓建呢。”

    “嗯。”

    江颜听完这话才放心的点点头,随后补充了一句,“到时候我陪着你。”

    “好。”林羽笑着点点头,接着一把揽住她的腰,将脸凑到了她跟前。

    “讨厌。”江颜面色一红,急忙一把把他推开,问道:“怎么样,给大美女当男朋友的滋味如何啊?是不是比跟我在一起要好?”

    她说话的语气中颇有些一些醋意。

    “别提了,累死了。”

    林羽说完直接躺到了床上,今晚上应付完了刘昌盛又应付常聪,确实有些给他累到了。

    “胡说,陪美女出门还累啊?”江颜翻了白眼。

    “你躺下嘛,来,我细细的讲给你听。”林羽抬起头,冲床尾的江颜眨巴眨巴眼,示意她过来躺下,同时伸直了胳膊,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

    “我不想听。”江颜摇摇头。

    “可有意思了,来嘛,颜姐。”林羽语气颇有些诱惑道。

    江颜犹豫了一下,这才一捋裙子,坐到床上,轻轻的躺在了林羽并不算粗壮的臂弯里,如瀑的黑发顺滑的铺洒在床上。

    林羽侧过头在她秀发上轻轻嗅了一口,香气沁人心脾。

    “我给你讲啊……”

    随后林羽便把晚宴期间发生的事情讲给了江颜听,听到刘昌盛一边给林羽打电话,一边让林羽挂电话那段,饶是性格冷淡的她也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低声骂了声“坏蛋”。

    这天晚上,林羽跟江颜聊到了很晚,因为这是江颜第一次枕在自己的臂弯里,所以林羽一直没舍得抽出来,以至于最后胳膊都麻了。

    提起叶清眉,江颜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同情道:“清眉也是够可怜的,家人没了,喜欢的人也没了,偌大的世界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要是她愿意的话,我倒是真希望她能跟我们一起生活。”

    林羽听到这话心头一颤,强忍着内心的兴奋道:“不太好吧,颜姐。”

    “有什么不好的。”江颜颇有些不在乎的说道,“不过可惜咱家小了点,没地方住。”

    “有地方住也不行啊,凭空多了个女人,多影响咱俩之间的感情啊。”林羽笑嘻嘻的说道。

    其实他内心也是希望能跟叶清眉生活在一起,也方便自己照顾她。

    “切,人家清眉心里只有林羽好不好,对你根本就不感兴趣,要是她真看上你了,我就把你让给她!”江颜白了林羽一眼,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那不行,你才是我原配。”林羽赶紧用麻嗖嗖的手揽住了她的肩。

    “那我做大,清眉做小,好不好?”江颜吐气如兰的望着林羽问道。

    “好,这个主意好。”林羽很是满足的点点头,想想那种两女共侍一夫的画面就兴奋无比。

    “好你个大头鬼!”

    江颜立马拿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随后便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第二天一早沈玉轩和周辰俩人就来接了林羽,说要带他去见一个人,一会儿一起吃饭。

    “见谁啊?”林羽好奇的问道。

    “我舅舅。”周辰笑了笑说道。

    “见你舅舅干嘛啊?”林羽颇有些意外。

    “到了你就知道了。”沈玉轩嘿嘿笑了笑。

    车子最后在老城区一条马路边缘停下,随后沈玉轩和周辰带着林羽去了街口一家装修一新的店铺,店里空无一物,门头也未装上,看来是刚修葺好没多久。

    门店前站着几个中年男子,其中两人穿着西服,一高一矮,看起来有些老板的派头。

    另外几人则穿着朴素,大多为劳动服,应该是装修铺面的工人。

    几个人围在一起指着店铺上方门口的空置处商量着什么,看来是在讨论修建门头的事情。

    “舅!叔!”周辰兴冲冲的跟一高一矮两个西服男子打了个招呼。

    接着他给林羽介绍了一下,高个西服男叫倪韶光,是他舅舅,矮个西服男叫邱松,是他舅舅的小舅子。

    “舅舅,叔叔。”林羽赶紧跟两人打了个招呼。

    两人应了声,说让他们稍等,接着转头跟几个工人继续说起了门头的事情。

    “周辰,这店铺是你舅舅的?”林羽看了眼新修建的三层小楼,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我舅舅是开饭店的,连锁的,这已经是他第八家分店了。”周辰笑道。

    林羽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向着两边的街道看了一眼,接着看了眼楼顶,随后快步走到倪韶光跟前,说道:“舅舅,您不能在这里开店。”

    “嗯?为什么?”

    倪韶光和众人一听顿时有些纳闷的回身看向林羽。

    “因为这个地方风水不好。”林羽认真的解释道。

    “哦?哈哈哈……”

    谁知林羽刚说完,倪韶光突然仰着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身旁的邱松也不禁摇头笑了笑。

    就连沈玉轩和周辰也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你们不信?”

    林羽看到众人的反应,不由有些意外,就算倪韶光和邱松不信,周辰和沈玉轩总不至于不信吧,上次沈玉轩家的事可是他给破解的啊。

    “不是不信,是……”

    沈玉轩刚要开口说话,倪韶光突然招招手打断了他,微笑的打量林羽一眼,说道:“我听玉轩说过,小伙子也懂风水是吧?”

    “略懂一二。”林羽急忙谦虚的点点头,心头还在纳闷,不明白他为什么笑,是在嗤笑自己吗?

    这也就是周辰的舅舅,否则换做别人,他早甩手走人了。

    “那你来说说,这个地方的风水不好在哪里?”倪韶光背着手,脸上挂着笑说道。

    林羽抬头扫了铺面一眼,说道:“其实要从风水方面说起来,这个铺面的位置不只不差,甚至可以说是极好,大门朝南,前厅宽敞明亮,为旺财之相,而且地处水龙交汇处,为三角窗,人车行经,容易发财,同时水龙因地势原因略有弯曲,九曲之地,呈环抱妆,为双合水,聚财敛财,实为吉地。”

    “玉轩,什么是水龙啊?”周辰有些迷惑的问了沈玉轩一句。

    林羽这番话说的比较专业,沈玉轩倒是能听懂,但是周辰却是一头雾水。

    “就是马路。”沈玉轩跟他解释了一句。

    “奥,马路就马路呗,还水龙。”周辰不由嘟囔了一句。

    “小伙子,你在风水方面倒确实有些研究。”

    倪韶光背着手,脸上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如果林羽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那他就不配说自己懂风水,这些东西,但凡对风水有研究的人都能说出来。

    “既然你说这是块吉地,那为什么不让我在这里开饭馆啊?”倪韶光眯起眼笑着问道。

    “这涉及到了一些玄学方面的知识,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总之,这块地虽然看起来是吉地,但是暗藏凶兆,就算我具体说出来,您也不懂,反正您听我的,不要在这里开店。”

    林羽解释道,他这话倒没有自夸的成分,只是觉得自己说了也没用,他们压根听不懂,就好比刚才自己说个水龙周辰都不懂。

    “我不懂?小伙子,你这可真是鲁班门前卖大斧了啊。”倪韶光笑呵呵的说道,不觉挺了挺胸膛,颇有些倨傲。

    林羽听到他这话不由一怔,不明白他何出此言。

    “家荣,丢人了,都怪我刚才路上故意卖关子,没告诉你。”沈玉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林羽皱了皱眉头,不由一头雾水。

    “家荣,实话告诉你吧,我舅舅除了是饭店老板,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清海市周易协会的会长,号称清海玄学第一人,你觉得他选的地方,能有错吗?”周辰赶紧给林羽解释了一下。

    倪韶光笑眯眯道:“小伙子,现在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