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70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看着薛沁极为真切的眼神,林羽心里猛地一颤,说不出的动容。

    自己说愿意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那是在开玩笑,是因为自己留有后手。

    可薛沁说这话的时候,可是没有任何后手和退路的。

    她一旦跟自恋男走了,那搭上的,将是她的清白!

    林羽知道她的身子从未被男人染指,也知道她有多厌恶除自己之外的男人。

    现在她竟然为了自己,愿意去牺牲自己的身子,陪另一个男人睡觉?这是怎样的一番情意啊?

    饶是林羽再铁石心肠,也难免有些心动了。

    “你要这么说,我更不能让你跟他走了。”

    林羽冲薛沁温柔一笑,随后拉着手将她拽到自己身后,同时在她耳边轻声道,“相信我。”

    “来吧,帅哥,咱俩干了!”

    林羽冲自恋男一伸手,立马端起了面前的不锈钢盆。

    “来!”

    自恋男强装作镇定端了起来,见林羽仰头喝了起来,也只好跟着喝了起来。

    不过他喝的很慢,一边喝一边那眼睛瞄着林羽,准备等林羽不行了之后立马停下。

    但是林羽咕咚咕咚大口喝的正欢,宛如在喝饮料一般甘甜。

    “加油!加油!……”

    旁边的人看林羽喝的这么起劲,立马来了兴致,兴奋不已,大声的鼓着掌替林羽加油。

    “我说你小子倒他妈喝啊,人家那边都喝一半了,你咋才喝了这么点呢!”

    几个混混模样的人见自恋男在那耍滑,立马过去往他头上扇了一巴掌。

    自恋男这才赶紧加快了速度,浓烈的酒精气味瞬间溢满了整个口腔和鼻腔,眼泪都呛出来了,满脸苦色。

    “何总加油,何总加油!”

    丁叮等一众同事看到林羽喝酒竟然这么猛,顿时崇拜的不行,一个劲儿的给他加油打气。

    薛沁却仅仅的攥住了手掌,满脸紧张的望着林羽,生怕他出事。

    林羽屏住呼吸,大口大口啊的喝着,一口气把盆里的酒喝了个精光,接着将手里的盆往下一翻,一滴不剩。

    “好!”

    围观的众人群情激昂的大声叫好,用力的拍着手。

    丁叮等几个公司的小姑娘一边拍手,一边尖叫,兴奋的跳起来了,看向林羽的眼神满是崇拜,何总太帅了!太爷们了!

    虽然她们平日里喜欢的多是柔魅的日韩小生,但是此时看到林羽这种纯爷们的举动,同样也是心动不已,如果不是何总已经结婚了,她们绝对要以身相许!

    “啊——!太厉害了!”薛沁也兴奋的尖叫一声,跳起来一把抱住了林羽,欣喜若狂,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林羽被她抱得一愣,赶紧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快下来。

    倒不是嫌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自己,而是自己的肚皮本来就快要撑破了,她再这么一压,实在太难受了。

    “你他妈倒是喝啊,人家都喝完了!”

    众人一看自恋男那边连四分之一都没到,立马催促起了他,尤其是旁边的几个小混混,一直歪头看着他,大有他不喝下去就要强行灌他的意思。

    自恋男在看到林羽喝完后眼泪立马就下来了,心里悔恨交加,痛恨自己竟然轻信了薛沁的话,被林羽忽悠着稀里糊涂的走上了这么一条绝路。

    “快点的!真墨迹,是不是爷们!”几个小混混中有人气的拿烟把扔了自恋男一下。

    自恋男吓得身子一哆嗦,赶紧忍着刺鼻的酒精味,加快了速度。

    但是这股浓郁的酒精味实在是太呛人了,而且还辣嗓子,自恋男一大口灌进去,一下呛到了嗓子眼儿,“哇”的一身吐了一桌子,盆里的酒也撒了一地。

    “哎呦卧槽,恶不恶心!”

    人群惊呼一声,立马四散着往后退,但有几个人还是被溅到了身上、鞋上,给他们恶心的不轻。

    几个小混混也受到了波及,冲过来狠狠往自恋男头上扇了两巴掌,怒声道:“操你妈的耍诈是不是?吐出来了你也得给我舔回去,抓紧的,舔干净喽!”

    “对,舔干净!”

    “舔!舔!舔!……”

    人群中顿时也嚷嚷了起来,强烈要求自恋男把地上的酒和污秽物舔干净。

    自恋男忍不住哭了起来,冲林羽和薛沁恳求道:“姑爷爷,姑奶奶,我错了,你们原谅我吧,我认输了!”

    本来薛沁只让他叫姑奶奶的,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的把姑爷爷也叫上了,听的林羽和薛沁都不由有些难为情。

    “行了,大伙儿就别难为他了,这酒喝下去还真有点难受……嗝!”

    林羽说着打了个饱嗝,众人顿时哄声一笑。

    自恋男赶紧把包还给薛沁,趁大家不注意灰溜溜的跑了。

    “走,我们去跳舞,帮助你消化消化肚里的酒!”

    薛沁兴奋不已,见林羽喝完酒没什么事,不由分说的拉着他的手跑上了舞台。

    震耳的DJ声响彻全场,舞台上的人立马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林羽哪见过这种架势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劲爆的嗨吧呢,只能尴尬的跟着别人瞎扭。

    薛沁见林羽这舞跳得跟抽了筋儿似得,不由扑哧一声笑了,抓住他的双手,转过身背对着他,将他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示意他跟着自己的节奏扭腰就行。

    薛沁可是泡酒吧的老手,以前经常跟她那些同事或者女朋友来这种地方玩,以缓解强大的工作压力。

    她舞跳的也是非常好,身子扭动的十分协调,比很多专业的舞蹈演员也不遑多让。

    她的穿着本来就很性感,现在这一扭腰翘臀,更加的诱人了,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林羽只觉的浑身血液沸腾。

    尤其是薛沁为了跟他互动,手时不时地按在他大腿两侧往下滑一下,紧翘的臀部跟自己的私密部位难免有些亲密接触,让他心脏跳得更快了。

    其实薛沁也不是故意的,以前她跟人跳舞跳习惯了,在热烈喧嚣的氛围下难免有些激动,不过在她感受到林羽特殊部位的异样之后,脸色还是不由的一红,赶紧将身子往前挪了挪。

    不过身后的林羽突然一把把她揽了回去,她吓得“啊”的叫了一声,接着就感觉林羽温热的身子贴到了她身上,随后头也枕在了她的肩上,满嘴酒气的冲她说:“我……我不行了……得走……走了……”

    薛沁回头一看,发现林羽是酒劲上来了,便赶紧抱住他,喊公司的其他员工过来帮忙,架着林羽去了停车场,叫了个代驾帮忙开车。

    薛沁一边拿手替林羽擦着汗,一边冲代驾说道:“师傅,送我们去新区的香格里拉酒店。”

    这也是林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他整个人就昏睡了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因为他养成了早上六点起床的生物钟,所以不到六点就醒了。

    不过在酒劲的作用下,他的头还是有些昏胀,抬头扫了周围一眼,发现好像是在酒店的一家套房里,而且自己的身上竟然一丝不挂!

    林羽吓得打了个激灵,努力回忆了一下,昨晚自己好像是跟薛沁一起回来的啊,难不成薛沁趁着自己酒醉……

    林羽内心突然狂跳了起来,坏了坏了,这还了得,江颜知道了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他见床头挂着一套男士睡衣,立马赶紧抓过来穿上,快步的走出了卧室,进了套间的客厅。

    客厅上躺着一个人影,给林羽吓的一趔趄,他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宋征!

    “宋征,你怎么在这呢?!”林羽有些惊讶的把他喊醒。

    “何大哥,你醒了啊,昨晚上你可把我折腾死了。”

    宋征赶紧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你怎么在这啊?”林羽惊讶道。

    “不然呢,你还想我姐在这啊?”宋征白了他一眼,“她把你送到酒店后就把我叫了过来,让我照顾你。”

    “让你照顾我你为什么把我的衣服脱得一丝不剩!”

    林羽一听更加火大,瞪大了眼睛怒发冲冠的望着宋征,还不如让他姐在这呢!

    “你吐得身上全是,我不给你脱了还能怎么办!”

    宋征埋怨了他一句,接着拿了一套新衣服递给他,说道:“这是我的旧衣服,凑合着穿吧,你换下来的我给你洗了,在洗手间呢。”

    “谢谢你啊,兄弟。”林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原来自己错怪他了。

    从酒店出来后,林羽就跟宋征分开了,直接回了家。

    进门的时候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昨天晚上自己的手机没电了,江颜估计找他都找疯了,一会儿肯定少不了一顿盘问,甚至是“毒打”。

    不过他开开门后,发现家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不应该啊,往常这个点江颜还在家化妆呢,不可能去上班的啊!

    老丈人丈母娘不在家倒是正常,应该一个赶早市去了,一个散步去了。

    他正纳闷着呢,锁眼突然一响,接着江颜便回来了,只见她脸上写满了疲惫,见到林羽后打了个招呼就跑到屋里噗通趴到了床上,看得出来她十分劳累。

    林羽赶紧跟进去,问她怎么了,江颜闭着眼喃喃道:“前段时间祁院长退休了,新院长就是个变态,天天给我们开会,昨晚上我们科室做完手术后,给我们开了半晚上的会……”

    说着说着她就睡着了,林羽再没打扰她,替她倒了杯水放在了床头,也没去医馆,留在家里专心照顾她。

    临近中午的时候江颜才醒了过来,看了眼时间,急忙爬起来整理了下妆容,说她下午还得接着上班呢。

    “这是要把人累死吗?”林羽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十分心疼江颜。

    “没办法,新官上任三把火。”江颜涂了下口红,砸吧一下嘴,接着拿起包就往外走。

    “我送你吧,顺便带你去吃点饭。”

    林羽带着江颜去楼下吃了点东西,随后就送她去了医院,让她下班后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再过来接她。

    江颜刚进医院大门,管药物采购的荀副院长便给她打来了电话,语气很不悦,“江颜,你在医院吗,现在立马来院长办公室一趟!”

    说完不等江颜回答,电话那头便挂掉了电话。

    江颜咬了咬嘴唇,清楚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个态度,略一迟疑,接着快步进了诊楼,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

    祁明青退休后接替他的院长叫藏狄安,整个人长得十分富态,不大的眼睛中射着一股精明和贪婪。

    江颜进门的时候他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一叠资料,刚才给江颜打电话的荀副院长也在,看到江颜后眼里闪过一丝寒色。

    “江颜,你看看这个表格对吗,是你在开药方的时候擅自将脘氰胺换成了柏拉定吗?”

    藏狄安冷哼了一声,接着狠狠的把文件夹扔到了桌上。

    “不错,是我换的。”江颜神色冷峻道,也没看桌上的文件,她来前早就料到了是这件事。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知道你这么一换,害医院损失了多少钱吗?!”藏狄安沉着脸冷声道,“以前祁明青在的时候他不管你,现在我来了,你以为我还不管你吗?!”

    江颜面色坦然道:“院长,我知道我们医院要赚钱,但是我们也不能这么赚吧?脘氰胺是柏拉定价格的数十倍,但是药效却与柏拉定一样,我们为什么要让病人花这些冤枉钱……”

    “住口!你是医生,为医院工作,为医院创造效益是天经地义的!”藏狄安冷声说道。

    “就是,你这小丫头嘴还挺硬,你还真把自己当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了?你为那些病人考虑,就不为医院考虑吗?忘记是谁给你饭吃了吗?!”

    荀副院长也背着手冲她呵斥了一番。

    “行了,荀副院长,别跟她浪费口舌了,我听说咱医院最近人员有点超员?要不让江医生先回去休息一阵子吧。”藏狄安拿手敲着桌子,淡淡道。

    “不用休息了,我辞职!”江颜说完便把胸前的证件摘了下来,啪的拍到了桌子上,转身就往外走。

    “你辞职?!我告诉你,是老子裁的你!什么东西!”藏狄安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冷声道。

    “藏院长,使不得啊!”

    这时得到消息的李浩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冲藏狄安说道:“院长,您可知道她爱人是谁?”

    “谁啊?不就是那个何什么什么荣?”藏狄安神情颇有些不屑。

    “不错,何家荣,回生堂的何神医。”李浩明急忙说道。

    “奥,原来他叫何家荣啊?我听说以前不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吗?”藏狄安昂着头,十分傲慢。

    李浩明听到这话心头顿时咯噔一下,皱着眉头抬眼看了眼藏狄安,说道:“藏院长,你刚来可能不知道,何医生帮我们医院医治好了好几例疑难杂症的病例……”

    “这说明什么?!李主任,这说明我们医院医生的无能!”

    藏狄安颇有些生气的拿手敲了敲桌子,冷声道:“我问问你,华夏卫生总局为什么把我从京城调过来当这个清海市人民医院的院长?!”

    “就是为了让清海市人民医院摆脱这种无能!”

    没等李浩明答话,藏狄安便怒气冲冲的自己回答了出来,神色间颇有些自傲。

    李浩明听到这话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心里有些窝火,京城来的怎么了,京城来的就牛逼了?说不准也是个草包!

    “李主任,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不要一味的跪舔别人,努力提高自己的医术才是正道!”

    藏狄安冷冷道,“区区一个何家荣,还不知道从哪学的几手杂耍,就把你们糊弄的团团转,被人喊一声神医他就自以为要上天了,什么东西!江颜是他老婆是吧?老子开的就是他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