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82章 盛怒下的暴走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整个会议室里顿时哗然一片,众人纷纷用震惊的眼神望向藏狄安,对于藏狄安和小罗的这些勾当,他们并不清楚。

    身为清海市人民医院的院长,他竟然指使下面的人卖假药,这分明是草菅人命嘛。

    “你放屁!姓罗的,我什么时候指使过你,明明是你自己把药换成了假的……”

    藏狄安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说错了,这不就相当于承认郑云霞吃的是假药了吗。

    “老子杀了你!”

    卫功勋一听他这话瞬间勃然大怒,一个箭步窜到他跟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卫功勋学过专业的擒拿格斗术,长期的训练使得他的手厚重坚硬,宛如磐石,这一巴掌下去,藏狄安身子原地打了个圈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左半边脸瞬间鼓胀了起来,刺痛无比,宛如被火烧了一般,耳朵也嗡嗡作响。

    谁知这还没完,卫功勋一巴掌打完,利落的跟了一个蹬踹,厚底皮鞋正中藏狄安的面门,藏狄安惨哼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眼冒金星。

    “姐夫,可以了,可以了!”

    郑世帆见卫功勋没有停手的打算,赶紧冲过来一把拦腰抱了他,急忙劝道:“出出气就行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老子就是要打死他!什么东西!亏我那么信任他!”

    卫功勋发指眦裂,双目赤红,满面杀意,指着藏狄安嘶吼道,“我告诉你,我爱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也一定让你陪葬!”

    卫功勋又怒又悔,就是因为自己错信了这个混蛋,才害妻子病情恶化到这种地步。

    “行了姐夫,这种人自然会有法律来审判他。”郑世帆死死地抱着卫功勋,对于自己姐夫的暴脾气,他可是一清二楚,要是他不拉着,藏狄安真有可能命毙当场。

    林羽望着盛怒下的卫功勋内心也是敬佩不已,结婚这么多年,卫功勋还能如此待郑阿姨,实在是难能可贵。

    “雪凝,雪凝,快!把这混蛋铐起来!给老姜和食药监督局老刘打电话,给我把这个医院查个底朝天!”卫功勋额头上青筋暴起,怒声吼道。

    “好!”

    卫雪凝应了一声,把小罗揪进来,一脚踹到地上,将他和藏狄安铐在了一起。

    “卫功勋,你不能抓我……你不能抓我!”

    藏狄安缓过神来后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冲卫功勋嚷嚷道,“你知道我在京城认识多少人吗?你抓了我,没你好果子吃!”

    “我去你妈的!”

    卫功勋二话没说,照他脸上又是一脚。

    “哎呦!”

    藏狄安惨叫一声,只感觉鼻腔一热,两股浓厚的黑血流了出来,鼻子瞬间软趴趴的塌了下来,鼻骨显然已经是粉碎性骨折。

    没过多久,姜队便带着一帮警察来了,“卫局。”

    “把他们俩抓回局子里去,好好审问。”卫功勋冲姜队吩咐了一句,随后跟卫雪凝道:“雪凝,一会儿你刘叔来了,你带着剩下的人配合他检查,该抓的抓,一个都不要放过。”

    “是,卫局!”卫雪凝身子一挺,急忙道,现在卫功勋不是她爸,是她领导。

    “走!”姜队没好气的把地上的藏狄安和小罗拽起来,推着他们往外走。

    “卫功勋,我告诉你,你抓不了我的,用不了几天,你就得乖乖的放了我!咱走着瞧!”

    往门外走的时候,藏狄安还不忘嚣张的叫嚣道。

    “我草你妈!”

    卫功勋抓起桌上的茶杯朝藏狄安后背扔去,可惜没砸中,玻璃杯摔在走廊上“砰”的炸裂,吓的几个经过的小护士尖声一跳。

    “姐夫,先别跟他生气了,当务之急是我姐啊。”郑世帆赶紧劝了卫功勋一句。

    卫功勋这才点点头,强忍下了怒气。

    “卫局长,藏狄安的所作所为只代表他个人,与我们无关,对此我们并不之情。”铁阎王站起来跟卫功勋解释了一句。

    “是啊,卫局,与我们无关啊。”

    “我们可不知道有这回事啊。”

    “对啊,要是我们知道的话,早就举报他了。”

    一帮主任和医师也都齐齐附和,生怕牵扯到自己身上。

    荀副院长吓得浑身发抖,也赶紧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跟着众人讨伐藏狄安。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们说了算的,到时候证据说话!”卫功勋冷冷道。

    “不过无论如何,藏狄安是我们的院长,代表的是清海市人民医院,对于您爱人的事情,我代表清海市人民医院向您道歉,您放心,该担的责任,我们绝不会推脱。”铁阎王跨步出去,给卫功勋鞠了一躬,以示歉意。

    “担?你们怎么担?”卫功勋冷声一笑,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他妻子的命,就是卖了整个清海市人民医院也赔不了!

    “卫局长,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我们需要抓紧讨论贵夫人的手术,虽然藏狄安被抓了,但是手术还得继续啊。”铁阎王急忙劝道。

    “我爱人就是吃你们医院的药,病情才越来越严重的,我还敢让你们医院治吗?!”卫功勋冷冷的扫了铁阎王一眼。

    随后他转过身,面色一缓,满脸愧色的冲林羽道:“小何,卫叔糊涂啊!”

    说完他摇摇头,眼中噙满了悔恨的泪水,正是因为他轻信了藏狄安,才坑害了自己的妻子。

    更为可笑的是,他竟然跟这个害了妻子的人渣称兄道弟,还为了这个人渣不惜跟林羽翻脸。

    现在他真的是没有脸再求林羽帮忙了,话堵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郑世帆倒是一眼洞穿了卫功勋的想法,急忙道:“姐夫,你的意思是想让小何帮我姐医治?”

    “卫局,万万使不得啊,中医在癌症治疗方面确实疗效有限啊。”

    铁阎王急忙劝解了一声,“一码归一码,您不能因为藏狄安犯的错,就牵连到这件事上啊,毕竟动手术的是布莱兹先生,他在胃切除手术方面的水平可是位居世界前列啊。”

    他说话的时候布莱兹大气都不敢出,有些畏惧的看了眼林羽,此时他哪还有心思动手术啊,要不是收了清海市人民医院的钱,他早就跑了。

    卫功勋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阎院长,你说的对,一码归一码,我选择让小何给我爱人做手术,与假药的事情无关,只是我卫功勋糊涂了这么多天,突然想清醒清醒了。”

    说完他往后一退,面向林羽,身子猛然挺直,面色庄严,郑重道:“希望何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请您救我爱人一命!”

    话音一落,他立马给林羽深深的鞠了一躬。

    “卫叔叔,您这是干嘛啊。”

    林羽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猛然一惊,赶紧伸手将他扶起来,冲他笑道:“卫叔叔,您能让我给郑阿姨治病,是我的荣幸啊。”

    卫功勋喉头一动,双眼中已经满是泪水,想说什么,却如鲠在喉,最后冲林羽摆摆手,侧过脸,两行泪水滚滚而下。

    他前两天那么对林羽,林羽没有丝毫的怨气不说,竟然还如此给他面子,他谢长风,无地自容啊!

    十分钟后,林羽和谢长风等人回到了郑云霞的病房。

    林羽再次给郑云霞把了把脉,病情稍有恶化,但是问题不大,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林羽让郑云霞平躺好,把衣服掀上去,露出腹部,随后取过医药盒里的龙凤银针,对郑云霞说道:“阿姨,可能有点疼,您稍微忍一忍。”

    “放心吧,阿姨没那么娇气。”郑云霞笑了笑,握紧了卫功勋的手,稍微有一丝紧张。

    林羽这次针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取起的全是二十公分的长针,凝神贯注的在郑云霞腹部针灸了起来。

    五根银针扎完,已经过去了足足二十分钟,每一根都直达胃部癌变病灶。

    林羽用手指轮番捻着五根银针,将体内的灵力缓缓的渡如郑云霞胃部病灶,通过灵力杀死癌细胞。

    其本质作用与西医上的化疗相似,但是相比较副作用较大的化疗,这种方法更安全、更直接,毫无副作用,而且痛感很轻,极大的减轻了病人治疗过程中的痛苦。

    半个小时过去,林羽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嘴唇泛白,显然是体力透支的表现。

    “家荣,你没事吧?”卫功勋急忙道。

    “没事。”

    林羽轻出一口气,将针拔了出来,随后开了一个药方,让卫功勋去回生堂抓几服药,早晚给郑云霞煎服,以起到固本辅疗的作用。

    “家荣,这种方法能行吗?”郑世帆见林羽就扎了几针就完事了,心里十分的不放心。

    “世帆!”

    没等林羽回答,卫功勋冷声呵斥了他一句。

    现在卫功勋可是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到了林羽身上,哪怕是林羽救不好,他也认了,总比把妻子交给藏狄安这种表里不一的人渣强。

    “郑总,您放心吧,我每天都会来给阿姨做针灸,只要坚持服药,用不了几天,阿姨的病情便会大有好转。”林羽面带微笑的说道。

    “卫局,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医院可不负责啊!”门口外围观的铁阎王及时出声嘱咐了一句。

    他可不信林羽靠着几根银针那么一扎,就能起到治疗效果,所以他得提前把话说明白,免得到时候卫功勋再次迁怒于他们医院。

    “放心吧,我用不着你们这种一无是处的医院负责。”卫功勋冷冷道,看都没抬头看他一眼。

    一连五日,林羽都来给郑云霞做了针灸,而这五天内,郑云霞原本苍白的面容也是肉眼可见的红润了起来。

    郑云霞再次做了一次细致的五项检查,结果显示癌细胞停止扩散了不说,而且病灶区的癌细胞减少了至少五分之二!

    铁阎王和一众肿瘤科医生看到检查结果后都啧啧称奇,惊叹不已。

    卫功勋更是喉头哽咽,喜极而泣,紧紧的握着郑云霞的手,话都说不出来。

    “臭流氓,你太厉害了!”

    卫雪凝兴奋的跳起来一把抱住了林羽,整个人几乎都要挂在他身上了。

    林羽只感觉卫雪凝胸前的两团耸翘弹软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胸口,弄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抱也不是,推也不是,只能张着手尴尬的干笑。

    “雪凝,快下来,成何体统!”卫功勋冲卫雪凝呵斥了一声,内心却是窃喜不已,祈盼女儿能早日跟小何摩擦出火花来,把江颜挤掉,顺利上位。

    林羽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估计得惊到吐血。

    就在这时,卫功勋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谢长风打来的。

    卫功勋赶紧转过身,走到墙角那接了起来,“喂,谢书记,有何指示?”

    “功勋,听说你抓了藏狄安?”谢长风声音低沉道。

    “不错,这个混蛋指使下属卖假药,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我这几天正让人盘问他呢,已经有些眉目了。”卫功勋冷哼道。

    “唉。”谢长风长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道:“别问了,放了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