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89章 鬼吞山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盒子打开后众人立马伸直了脖子往里看了一眼,面色不由一变。

    这次不是手骨了,竟然是足骨!

    跟手骨一样,也是一点皮肉都不带,十分完整,跗骨7块,跖骨5块,趾骨14块,总共26块,一块不少。

    而且足骨下面也压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第四个盒子打开,也是一块足骨,同样有符纸。

    林羽惊讶的发现,这手骨分左右,足骨同样也分左右,从骨头大小尺寸上来看,极有可能是出自一个人身上。

    至于第五个盒子,不用打开,他就已经猜到了里面是什么。

    打开之后,果然不出所料,盒子里装的是一个白森森的头骨,而且惊悚的是,头骨的嘴里竟然满满登登的塞着一把供香!

    这一幕看起来实在是太过瘆人,众人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惊恐不已。

    就连林羽自己也不由心头一震,这是玄术中的“白骨含香,死到临头”啊!

    这用术的人绝对是个高人,而且心狠手辣!

    估计这些白骨,也是他自己剔出来的。

    “何总,这是怎么回事啊?”孙德柱满头冷汗的问道,他和工友们也看出来了,这些白骨都是从一个人身上剔出来的。

    林羽没急着回答,抬头看了一眼刚才挖过的五个坑,问道:“这个装白骨的盒子是从哪个方向挖出来的?”

    “是从西边!”老张急忙指了指西边的坑,白骨的盒子是他带人从那边挖出来的。

    “白骨为西,右掌在南,左掌在北,双脚在东,腹中空空,鬼吞山?!”

    林羽脸色陡然一惊,额头上也不由出了一层冷汗,现在竟然还有会“鬼吞山”的人?!

    这个人的实力绝对不一般,太不一般了!

    “何总,什么意思啊?什么叫鬼吞山啊?”

    一帮工人满脸胆怯,缩着脖子问了一声,从林羽的表情上他们能看出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这鬼吞山,全名叫鬼吞山索命阵,是一种十分凶残的索命阵法,因为手段太过残忍,而且害人太广,早就在一些玄术记载中被抹去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会用。”林羽面色凝重的说道。

    其实现在因为政府掌控,很多记载玄术的书早就已经绝迹了,能流传出来的周易、八卦、五行,也都是对社会无害的一些玄学书籍而已,玄学里最有用,也最具威力的一部分资料全部都掌控在政府手里,这也是韩冰所属的军情处存在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山是下宽上窄,越往上越尖,这鬼吞山的阵法,就好比恶鬼张开血盆大口从山顶往下吞,先死一个人,然后是两个或者三个,再然后是四个、五个甚至更多,反正就是每次死的人都比上一次多,到最后,死的人堆积如山,所以便叫鬼吞山!”

    林羽详细的跟众人解释了一番,说的自己心头都怦怦直跳,这种阴邪之术,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幸亏自己发现的早,否则还不知道死多少人呢。

    众人听完后也是哗然大惊,面无血色,惊恐万分,要是真按照林羽说的,那估计没多久他们就全死光了。

    薛沁面色蜡黄,手心里全是汗,紧紧的拽住了林羽的衣角。

    “大家别怕,何总这不已经帮我们把这些东西找出来了嘛,相信何总一定有办法破解!”孙德柱赶紧安抚了大家一句。

    “不错,大家别慌,我既然识得这个阴邪之术,自然也能破解它!”

    林羽说着看向孙德柱,“孙总,能帮我去买些东西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孙德柱连连点头。

    “你去帮我买一些符纸,买一只朱砂笔,再去海安寺向里面的住持求一串佛珠,记住,一定要他平日里随身携带的那串佛珠。”林羽嘱咐道。

    “这……他能给吗?”孙德柱有些为难道。

    “你把这里的情况一说,他肯定会给你的。”林羽点点头,肯定道。

    虽然现在很多和尚都是些酒肉和尚,但是住持大多还是真心向佛的,就算不是真心向佛,起码也知道慈悲为怀。

    孙德柱走后林羽便召集着一众工人把那五盒白骨焚烧了。

    其实照理说林羽应该报警,把这些白骨交给警察的,但是这些白骨吸食煞气这么久,而且还害死了三条人命,早已经不是普通的白骨了,如果不把它们就地焚烧,还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

    众人看着眼前的盒子和白骨化为灰烬,原本恐慌的心也顿时安稳了下来,仿佛亲手拔掉了扎在皮肉里的一根毒刺。

    孙德柱按照林羽说的方法,跟海安寺的住持描述了一番最近工地的情况,住持没有丝毫推辞便把手中养的黝黑发亮的佛珠交给了孙德柱,双手合十,轻念,“阿弥陀佛,祝施主一切顺利。”

    孙德柱面色大喜,不住地跟住持道谢,随后买齐另外两件物品后便快速的返回了工地。

    林羽接过佛珠看了一眼,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这串佛珠跟着住持久了,也有了祥瑞之兆。

    随后林羽将佛珠的串线拽断,挑拣出五颗成色最好的佛珠,然后走到其中一个挖出骨灰盒的深坑跟前,用朱砂笔在符纸上一画,接着用符纸包住一颗佛珠,手掌一翻,包着佛珠的符纸便往坑里落去,不过在落到坑里之前,符纸陡然间燃起,化为乌有,而佛珠落到坑里后却光华烨烨,周深仿佛镀了一层金光。

    周围的一众工友看到这一幕不由连连惊叹。

    “呜呦,何总真是高人啊!”

    “那是!何总气度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太厉害了,那这下咱以后干活是不是就没事了?”

    “那肯定没事了,你没看到那佛珠都发光了吗,佛祖会保佑咱们的!”

    一帮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脸上的惊慌之情一扫而光,换而是满脸的兴奋。

    “大伙儿这话说的不错,这五颗佛珠一入地,我们这块工地就会变为福地,从此风调雨顺,百邪不侵!”

    林羽笑着跟大伙儿说了一句,接着一路走,一路扔,用相同的办法把佛珠投进了另外的四个坑,让大家掩土埋好。

    他之所以当着大伙儿的面儿这么做,就是为了打消大伙内心最后的一丝惊慌,让大伙安下心来踏实干活。

    他说的也没错,有了这五颗珠子的庇佑,以后工地绝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来,车上的人还未下来,林羽便猜到了,应该是韩冰他们。

    果然,车门一开,韩冰带着两个黑衣男子快速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韩大上校,好久不见啊。”林羽笑眯眯的说道,出现这种事,韩冰指定会来,只不过她来的比自己料想中的要晚一些罢了。

    韩冰面色焦急的把他拽到了一边,问道:“刚才你们这里出现了鬼吞山索命阵?”

    “你还知道鬼吞山?”林羽看着她挑了挑眉。

    “废话,你把那些白骨烧了?你为什么这么做?!”韩冰面色威严,眉宇间颇有些怒气。

    “为什么?你说呢?难道留着它们害更多的人?”林羽冷冷道。

    “你交给我们,我们可以……”

    “别吹了,就你手下那些人的道行,根本压不下那堆白骨,要不是我发现的早,恐怕连我都得被它反噬。”林羽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故意危言耸听道。

    “真有这么厉害?”韩冰不由一怔。

    “你以为呢?”林羽轻轻地叹了口气,脸上浮起一丝玩味的表情,“这鬼吞山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说的那条大鱼出现了吧?”

    “应该是。”韩冰点点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人行踪很隐秘,我们的人暂时还没确定他的位置,不过已经掌握了一些他的行踪。”

    “等你们找到他,一切都晚了,还是交给我吧。”林羽淡淡道,说完便快步往前走去。

    “何家荣,你不能乱来!”韩冰面色一变,冷声喝道。

    “乱来?我就是因为听信了你的话,一直没有乱来,结果害死了我工地上的三个工友!我问问你,你们这个所谓的不乱来,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呢,还是从老百姓的安危出发的?!”

    林羽回头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你……”韩冰被他说的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放心吧,你要活口是吧?我答应你!”林羽说完再没搭理她,转身快步往工地外走去。

    回到医馆后林羽找来纸笔,自己画了一幅八卦图,随后将骨灰盒里那五张符纸找出来,随手往八卦图上一抛,五张符纸陡然间燃起来,最后形成五个火点,落在了八卦图上。

    “上流汇?赵五爷?”

    林羽微微一怔,随后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此时上流汇养生会馆一间巨大的包间里,玄清子眼睛上正蒙着一条丝巾,伸手往前抓着,嘿嘿的笑道:“来呀,宝贝们,别跑,别跑啊,让我亲亲!”

    周围几个身着旗袍的年轻靓丽女子一边娇笑着,一边四下跑着。

    “不成器的东西!”

    隔壁茶室的玄震冷冷的骂了玄清子一声。

    他这个师弟修行这么多年,还是个草包,主要原因就是太好女色。

    “大师,别生气,男人嘛。”赵五爷笑呵呵的给玄震倒了一杯茶。

    “不好了,不好了!”

    这时赵东君从外面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你慌什么!”赵五爷呵斥了他一声。

    “玄震大师,不好了。”赵东君咽了口唾沫,喘着气道,“你埋在工地里的东西被何家荣全找出来烧掉了!”

    “什么?!”玄震面色一变,“怎么可能?”

    “真的,千真万确!他弄了几颗佛珠扔到了埋骨灰盒的坑里,将你那个什么阵法彻底给破了!”赵东君急急忙忙的说道。

    赵五爷面色一变,语气惊慌道:“大师,我早就说过,这个何家荣他……他不一般啊!”

    玄震沉着脸没说话,随后冷笑一声,“别慌,稍等我几日,我立马让他好看!”

    “别等了,现在就看吧。”

    这时雅间里突然传来一个异样的声音,众人扭头一看,发现林羽竟然不知何时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正笑眯眯的望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