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04章 坑爹的儿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你鼻子趴了不要紧,何先生没事就行,何先生呢?”郭兆宗沉声道。

    “何……哎呀,何先生好像也被打了,他们在店里吵起来了!”杰米转头一看,发现厉振生和白宗伟等人起了争执,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故意把事情说的严重了一些。

    “什么?!这还得了,我这就赶过去!”

    郭兆宗立马挂了电话,急忙道:“韦书,回生堂那边出事了,何先生被人打了,您得抓紧陪我去一趟,公安局局长在哪,麻烦您先让他派人过去。”

    “在,在,郭总,我在呢。”

    卫功勋急忙跑了出来,听到林羽被打了,他自然也急了,急忙道:“我这就派特警队的人去回生堂!”

    说着他就准备开始打电话。

    “卫局,别急,先别急。”韦誉恒急忙喊住了他,慌忙道,“先问清楚情况。”

    他心里有些狐疑,担心是不是食药监督局的人跟何家荣起了冲突,但是不应该啊,他只是说过去检查啊,其目的主要是把何家荣拖住啊,这咋还鼻子被打趴了店又被砸了的,这是土匪吗?

    “还问什么情况啊,再去晚一点,何先生可能性命都不保了!”郭兆宗急切道,回声催促卫功勋道,“卫局,快快,先派人去保护好何先生的安全。”

    “好好,我这就安排人!”卫功勋赶紧跑到了一边,跟特警队那边吩咐了一声,让他们抓紧时间去回生堂。

    韦誉恒此时一把抓过白城邺的手,把他拽到了一边,冷声道:“是你让你的手下去回生堂闹事的?”

    “没有,绝对没有,天地良心,我只是让他们过去例行检查一下,把何家荣拖住就行了,我还特地嘱咐过,尽量别跟何家荣起冲突呢!”

    白城邺急切道,显然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是他那个宝贝儿子捣的鬼。

    “那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韦誉恒紧皱着眉头,十分纳闷。

    “说不定是何家荣得罪什么人,人家故意过去闹事了吧?”白城邺也有些狐疑。

    “过去看看吧,只要不是你的人就好说。”韦誉恒点点头,接着招呼着白城邺一起跟过去看看。

    随后韦誉恒吩咐了几个管事的守在工地,便和其他人都跟着韦誉恒和郭兆宗一起赶往了回生堂。

    路上的时候韦誉恒冷哼了一声,“这个何家荣好大的脸面,没想到还得我亲自去拜会他!”

    此时回生堂内正乱的不可开交,因为白宗伟等人把药房搅了个天翻地覆,厉振生勃然大怒,撕着白宗伟的领子要让他把地上的药材全部捡起来。

    而老徐等人则死死地抱着厉振生的胳膊,不让他动手,但是厉振生的身板实在太壮硕了,他们几个人身子几乎都要挂在他身上了,才勉强把他拉住。

    “你他妈敢打我?!”白宗伟见老徐他们把厉振生拽住了,这才松了口气,把领口从厉振生手中拽脱出来,指着厉振生道:“你他妈敢打我?信不信老子叫特警队来把你灭了!”

    说着他就直接拨通了110,说道:“喂,110吗,我们是食药监督局的,这里有人卖假药还打人,你们派人过来抓人。”

    说完地之后他啪的挂了电话,指着林羽和厉振生道:“你俩等着进局子吧!”

    这时回生堂外面“吱嘎”几声急促的刹车声响,接着从车上利落的跳下来数十名黑衣黑盔,端着特种步枪的武警,半弯着身子,潮水般朝着回生堂聚集了过来。

    “你们来了,快,他们打人呢!”

    杰米见到武警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急忙朝着屋子里指了指。

    一帮武警立马冲进了屋里,大喝一声,“住手!”

    屋子里的众人顿时一怔,不过白宗伟却面色一喜,惊讶道:“我靠,这么快?!还真给我派了武警……”

    他话未说完,一个武警队员飞速冲过来步枪一甩,一枪托砸到了他脸上,白宗伟一屁股摔到了地上,只感觉眼前阵阵发黑,眼冒金星,左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麻木的都感觉不到疼了。

    “放开他!”

    其他武警立马端枪对准了老徐等人,他们在来之前了解过厉振生和何家荣的外貌特征,所以知道自己要对付的人是谁。

    老徐等人看到黑洞洞的枪口顿时吓得一个趔趄,差点瘫到地上,一个个脸色煞白。

    “双手抱头!蹲下!”

    老徐等人赶紧用手抱住头,老老实实的蹲到了地上。

    “你们是不有病?!是老子报的警!你们要抓的人是他!”

    白宗伟回过神来后摸着肿痛的左脸对着一帮武警大喊大叫。

    刚才打他的武警再次冲过来,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白宗伟立马惨叫一声,捂住前胸,脸色涨得通红,感觉气都喘不上来了。

    “对,打!使劲打!给他把鼻子都打趴下!”

    门外的杰米看到这一幕立马捂着鼻子激动的喊了起来。

    “双手抱头蹲起来!”

    武警立马将枪口对准了白宗伟,白宗伟一个激灵爬了起来,立马双手抱住头蹲了起来,哪还顾得上疼啊。

    林羽看到这一幕颇有些惊讶,不知道这帮武警怎么突然间赶了过来,他和厉振生都没有报警啊。

    这时外面停下了数量黑色的轿车,接着便传来了“砰砰”的关门声,随后一帮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快速的朝回生堂里面走了过来,正是郭兆宗和韦誉恒等人。

    “何先生,何先生你没事吧!”

    郭兆宗率先冲进来屋里,见林羽好端端的做坐在那里,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如果林羽要是出个好歹,他以后可怎么过啊。

    韦誉恒等人跟进来后,看到蹲在地上的食药监督局人员和白宗伟后,面色陡然一变。

    尤其是韦誉恒,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狠狠的瞪了白城邺一眼,恨不得一个耳光扇死他。

    白城邺看到这一幕后也是满脸震惊,等他看到自己儿子的身影后,身子猛地一颤,立马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二话没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照着他白宗伟脸上就是一脚,怒声喝道:“你这个逆子,我打死你!”

    说着他一把摸起了桌上的一个水杯,按着朝白宗伟头上、身上狠狠的打了起来。

    “爸,爸,饶命啊,饶命啊!”

    白宗伟一边抱着头一边惨叫。

    “奥,感情是他的儿子啊。”郭兆宗这时才回过神来,冲韦誉恒冷冷道,“韦大领导,你就是这么纵容自己手下的人为所欲为吗?”

    韦誉恒紧紧的咬着牙,脸色阴沉,狠狠的瞪了白城邺一眼,冷声道:“行了,别打了!还不快让你儿子给何医生道歉!”

    虽然韦誉恒很不服气,但是没办法,现在为了消减郭兆宗的怒气,只能让白家父子给何家荣道歉了。

    不过这白家父子也是一对蠢货,自己把事情交代的那么明白,结果他们能作到这种田地。

    “道歉?道歉就行了吗,刚才何先生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啊!一不小心可能连性命都没了!”

    郭兆宗怒气冲冲到,刚才一听到杰米说林羽被打,给他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现在看到回生堂里面的一片狼藉,他更是怒上加怒!

    “郭总,没那么夸张,他们没打我。”林羽急忙解释道。

    “有,怎么没有!何先生!你太善良了!都这会了,还替他们隐瞒!”

    杰米赶紧冲了进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含泪冲众人控诉道:“你们看看,看看我的鼻子,这还叫鼻子吗?我这几下是替何先生挨的,这要不是我挡在前面,现在的我,就是何先生的下场!”

    说完这番话杰米忍不住痛哭了起来,他为了保养这张脸,平日里可没少花钱,这下可好,以后能不能恢复还是个问题。

    “杰米,好样的,你放心,回去我一定给你加薪!”郭兆宗听完颇为感动,看到没有,这就是他培养出的员工,关键时刻能够为了老板挺身而出。

    韦誉恒的脸则阴沉无比,沉声道:“郭总,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惩罚他们!”

    “惩罚?请问您要怎么惩罚他们?骂两句就了事吗?”郭兆宗沉着脸冷声道,“我要求你立马把白城邺撤职!以解何先生的心头之恨!”

    听到他这话,众人面色不由一变,这么大的官,哪能说撤就撤啊。

    白城邺听到这话身子也是猛然一抖,也顾不上打他儿子了,急忙起身说道:“韦书,我知错了,希望您网开一面,毕竟这件事是……是……”

    “行了!”

    韦誉恒冷冷的打断了他,他知道白城邺是在暗示这件事一开始是他吩咐的。

    “郭总,算了,让他们把药材和东西赔给我们就行了,其他的我们不追究。”这时林羽赶紧起身替白城邺说了句好话,虽然白城邺教子无方,但是远不至于被撤职。

    “不行,何先生,你要是对他们这么纵容,以后恐怕谁都敢骑在你脖子上拉屎了!”郭兆宗寸步不让,说话间冷冷的扫了周围的一众官员一眼,显然是想帮林羽立威。

    “郭总,请您手下留情吧,白局长这次虽然有错,但是主要责任也不在他,是他儿子和这帮手下拿着鸡毛当令箭。”曾书杰也赶紧出面帮忙说了一句好话,其实他知道,白城邺这人踏实本分,尽忠尽职,算是个好官。

    “曾市说的对,这是你们清海内部政务的事,我确实没有权利参与,我和何先生一样,都是小老百姓,受人欺负也只能隐忍,不过我虽然无权参与你们内部的事,但是我有权管理我自己的项目吧?万娱影视城的项目我看还是先停停吧!”郭兆宗语气不紧不慢,却有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啊?郭总,您这不会是想要撤资吧?!”

    曾书杰顿时急了,当初他和谢长风拉到郭兆宗这条大鱼,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自然舍不得项目就这么样流产,赶紧回身拽了把韦誉恒,急声道:“韦书,大局为重啊,我看还是先答应下来吧。”

    韦誉恒见事情糊弄不过去了,只好咬咬牙答应了下来,“好,郭总,我答应你!白城邺管理不严,让自己的手下做出这等祸事,暂停其一切职务!”

    说话间他同时给白城邺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暂时受点委屈。

    白城邺面色一白,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没说话。

    不过他们都没料到的时候,此时躺在地上撞死的白宗伟顿时激动了起来,猛地冲过来一把抱住了韦誉恒的腿,哭着喊道:“韦叔,您不能撤我爸的职啊,派人来查何家荣不是您的意思吗?您怎么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