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649章 这个狐狸精,也有今天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因为叶清眉已经十几年没有进入过这里了,而且叶公馆每年都有翻新修葺,园林绿化相比较从前也都有了一定的变化,所以进了小区,她感觉十分的陌生,有些想不起来叶尚忠住在哪边了,林羽便把保安喊过来,让保安给指了指路。

    叶清眉在往叶尚忠家里走的时候内心有些忐忑。害怕碰到一些其他叶家的人。

    林羽昂着头,倒是一脸的轻松,他觉得就算碰到叶家的人,尴尬的也是对方,毕竟当年叶家从家主叶树光到他三个儿子,都结结实实的给叶清眉的母亲磕过头。

    "就是这里了!"

    林羽扫了眼旁边一栋带着院子的别墅,确认门牌号无误后,冲叶清眉说了一声。

    叶清眉抬眼望了眼院子和早已经换了装修风格的别墅。终于有了一些模糊的记忆。

    因为院门开着,林羽便跟叶清眉直接往里走去,刚进院子,他们就听到从屋里传出来了一声凄厉的嘶喊声,"我为什么要走?!我为什么要躲着那个贱人生的野种?!她们娘俩算个什么东西啊!你疯了吗,要让那个贱货的女儿回来!"

    叶清眉听到这个声音面色陡然一白,紧紧的咬了咬嘴唇,她立马便辨别了出来。这个声音是来自那个逼走自己母亲的狐狸精--高子珊!

    林羽也不由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会碰到这个讨人厌的女人,他还以为叶尚忠早就跟她离婚了呢。

    "叶尚忠,我告诉你。你别想让那个贱货生的野种进这个家门,我不听,我不听!"

    屋子里的高子珊音量陡然间提高了八度,近乎有些声嘶力竭,同时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快速的冲了出来,怒声道,"我这就把狗牵出来,让狗把她咬出……"

    她话刚说到一半便陡然停住了,因为她已经看到了站在院子当中的林羽和叶清眉。

    高子珊眼睛猛地睁圆,脸上闪过一丝狠戾,把电话一挂,瞪着叶清眉怒声道:"好啊,你个小贱人,竟然真的敢来!还抱着你这个死鬼老妈的骨灰!丧门不丧门啊!赶紧给老娘滚出去!"

    看到叶清眉手里的骨灰盒之后她整个人直接气疯了,泼妇一般昂着头尖声喊了一声。

    林羽听她一口一个"贱人"的喊着,怒从心起,刚要开口骂她,没想到一旁的叶清眉先他一步开口,冲高子珊冷冷道,"贱人这个名称送给你这个狐狸精再合适不过了。滚出去的人也应该是你,这里是叶家,是我和我母亲的家!"

    林羽听到叶清眉这话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叶清眉能够说出这么硬气的话,他望了叶清眉一眼,随后脸上绽放出一个赞赏的笑容。

    "你个小贱货,竟然敢骂我!"

    高子珊气的浑身发抖,脸都憋紫了。不顾一切的朝着叶清眉就冲了上来,两只手张牙舞爪的朝着叶清眉的脸上抓来。

    上次去清海给叶清眉和叶清眉母亲磕头的奇耻大辱她一直都记在心头,每次想起来都跟要疯了一样,所以此时见到叶清眉,她恨不得生生将叶清眉给撕了。

    叶清眉看到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心中不由有些恐慌,毕竟长这么大,她也没打过架,不过她咬了咬牙,准备把母亲的骨灰放到地上,替母亲好好的跟这个女人打上一架。

    林羽此时早已从旁边的冬青丛上抓了两个树叶下来,微微一团,绕到指尖朝着高子珊双腿猛地一弹。

    "哎呦!"

    刚冲到叶清眉跟前的高子珊突然感觉膝盖上好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双腿一麻,顿时失去了知觉,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身子也不由往前抢去,她慌忙用双手一撑,这才避免摔个狗吃屎。

    不过她现在跪地垂头的样子,颇有些像给叶清眉和叶清眉母亲的骨灰磕头。

    刚要弯腰去放骨灰盒的叶清眉吓了一跳。猛地转头,目瞪口呆的望着跪在地上的高子珊,睁大了眼睛,惊诧无比。

    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林羽手上的动作。本来都做好了要跟高子珊拼一架的准备,纳闷这个狐狸精怎么突然间就跪了呢?!

    "嗯……看你这个举动,看来这是知错了啊,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林羽望着跪在地上的高子珊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高子珊也是满脸震惊,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跪在地上了,双手撑着地就想站起来,但是她的腿整个失去了知觉,任她怎么动也动不了,宛如被水泥灌在了地上一般,只能保持跪着的姿势。

    "小贱货。小兔崽子,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高子珊想起刚才膝盖上传来的异样,嘶声吼了一句,知道自己一定是被叶清眉或者林羽做了什么手脚!

    叶清眉望了眼林羽,瞬间明白了,这多半是林羽干的,心头不由一暖,接着她十分默契的走到高子珊跟前,调整了下角度,端正的捧着手里的骨灰盒,让骨灰盒正对着跪在地上的高子珊,冷声道:"我母亲受的起你这一跪!"

    "啊,把这个贱货给我拿开!"

    高子珊看到叶清眉手中的骨灰盒后,尖声嘶吼了一声,又气又怕,尤其是看到骨灰盒上黑白照片里叶清眉母亲直勾勾的眼神。她心头惊恐的狂跳不已,吓得脸都白了。

    "拿开,给我拿开!"

    高子珊声音惊慌的大喊大叫,双手在空中用力的乱挥着,不过因为林羽和叶清眉离着她比较远,所以她根本抓不到林羽和叶清眉。

    叶清眉自上而下望着跪在地上惊慌无措、几近崩溃的高子珊,心头感觉无比的畅快,因为现在的高子珊。像极了当初她茫然无助的母亲,没想到,她也有今天!

    "妈,你看到了吧。这个狐狸精,也终于有这么一天了……"

    叶清眉喃喃的念叨着,眼中却已经有两行清泪缓缓流了下来。

    "妈!"

    这时院子门口处突然出来一声疾呼,接着就见一个二十出头,身高很高,穿的花里胡哨的年轻男子快步冲了过来,一把搀住跪在地上的高子珊,急声问道,"妈,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跪在地上了呢?!"

    "宽儿,你回来的正好。给我狠狠的扇这个贱人和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扇的他们跪在地上求饶!"

    高子珊见到自己的儿子之后,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声嘶力竭的指着林羽和叶清眉冲儿子喊道。

    这个穿的花里胡哨的男子正是叶清眉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就是叶尚忠和高子珊的儿子叶瑞宽。

    其实在叶清眉的母亲被赶出叶家之前。叶尚忠和高子珊就早已经勾搭上了,所以他们的儿子比叶清眉小不了多少。

    叶瑞宽听到母亲的话一边狠狠的瞪了叶清眉和林羽一眼,一边用力的想要把母亲搀起来。

    但是高子珊现在腿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所以身子死沉死沉的,无论叶瑞宽怎么用力,也扶不起来。

    "你不用扶我了,快,给我扇这个贱人和这个小兔崽子!"

    高子珊怒气冲冲的说道,她儿子个子高,身体壮,在她认为,她儿子打身形瘦弱的林羽,简直就跟玩儿一样!

    叶瑞宽也同样这样认为,见拽不起母亲来,立马怒骂了一声,撸了下袖子,伸手往口袋里一掏,起身就朝着林羽扑了过来,同时狠狠的一拳朝着林羽的脸上砸来。

    不过跟普通的拳头不一样的是,叶瑞宽这紧握的拳头上,竟然戴着尖锐的银色金属拳刺!

    "家荣,小心!"

    叶清眉看到叶瑞宽手上的拳刺之后面色陡然一变,大脑一片空白,身子条件反射似的猛地往林羽身前一挡。

    原本镇定自若,丝毫不把叶瑞宽这一拳放在眼里的林羽显然没有料到叶清眉会突然间挡在自己面前,面色陡然一变,准备好踢出去的一脚,也陡然间收回,差点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