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714章 命不久矣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厉振生听到吩咐不敢有丝毫的耽搁,顾不上答应就转身跑进了内间,不多时便从里面跑了出来,同时手里端着一个木盒,木盒上铺着一层锦布,锦布上摆着几块白色的棉布和一把锋利的柳叶刀。

    林羽赶紧取一片棉布扑在甄国经的手掌下面,防止血流到桌子上,同时捏起柳叶刀,将刀尖对准甄国经的食指,沉声冲甄国经说道,“如果有痛感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

    说着林羽将手中的柳叶刀捏紧,作势要往甄国经的手指上割去。

    “哎,何先生,这……这不用点麻药吗?!”

    郭兆宗见状心里猛地一紧,急忙冲林羽低声询一句,作为甄国经的老友,他对甄国经太了解了,甄国经这个人非常怕疼,而且林羽要割的可是他的手指,“十指连心”啊,不是一般的疼!

    他看到林羽起刀的姿势,知道林羽这一刀指定割的创口不浅,所以忍不住出声建议了一句。

    “没事,我挺得住!”

    甄国经咬了咬牙,装出一副硬汉的样子说道。

    林羽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说道,“要是我这一刀割下去,他能感觉到疼,反而是好事!”

    话音一落,他再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将手中的柳叶刀刀尖压到了甄国经的食指指尖,锋利的刀刃陡然间将甄国经的肌肤切开,一丝泛着青黑色的血液便顺着刀刃渗了出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面色陡然一变,万万没想到甄国经看似红润的手指,流出来的血竟然是青黑色的!而且血液中的青光很盛,看起来让人心头发毛!

    甄国经见状面色一白,也是又惊又恐,没想到自己的血竟然是这种颜色,而且他本开以为这一刀下去,会感觉到一股剧痛,但是让他意外的是,他的手指只感觉到冰凉的刀刃切入的感觉,却没有丝毫的痛感!

    “怎么样,感觉到疼了吗?!”

    林羽面色凝重的沉声冲甄国经问道。

    “没……没有……”

    甄国经声音有些颤抖的摇了摇头,自己似乎也察觉到了其中的怪异,面色煞白,额头上冷汗涔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羽切入他手指中的柳叶刀,心头怦怦直跳,纳闷不已,不应该啊,以前被针尖割到的时候都疼得厉害,现在这么大的创口,竟然一点痛觉都没有?!

    林羽没有说话,闻言面色阴沉的愈发厉害,接着手上轻轻的加力,刀刃再次往甄国经的手指中切入了几分,但是让人惊讶的是,甄国经仍旧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楚,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他手上的创口虽大,流出的血液却非常少!

    就连不懂医学的郭兆宗见到这种情形也猛然一怔,知道这非常的不正常,满脸惊诧的说道,“何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出血量是不是也太少了?!”

    林羽面色凝重,没有说话,接着把沾着血迹的柳叶刀在白色棉布上擦了擦,同时冲厉振生说道,“厉大哥,去取一些止血生肌药粉,替他把伤口包好!”

    “哎!”

    厉振生答应一声,急忙转身进了药房,接着取出止血生肌药粉和纱布将甄国经的手指包好。

    “何先生,情……情况如何,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甄国经咕咚咽了口一口唾沫,诚惶诚恐的小心冲林羽问道。

    林羽没有回答他,仔细的看了眼白色棉布上的青黑色的血迹,突然拿到鼻尖仔细的闻了闻,双眼猛地一睁,惊声道,“竟……竟然下手这么歹毒!”

    甄国经和郭兆宗听到这话吓得脸色煞白,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说不出的惶恐。

    “何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郭兆宗见林羽话也不说明白,急的满头大汗。

    林羽没有搭理他,冲甄国经沉声道,“把衣服脱了!”

    “啊……啊?!”

    甄国经满脸疑惑的望着林羽,有些不明所以。

    “让你把衣服脱了!”

    郭兆宗沉声说道,“还不快点!”

    虽然林羽没有说什么,但是郭兆宗能从林羽的眼神中看出来,这件事情不简单,他赶紧催促着甄国经照做。

    “脱……脱哪件?!”

    甄国经说着已经站起身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全脱掉吗?!”

    “都脱!除了下面的内衣!”

    林羽说着转头冲厉振生说道,“厉大哥,你去把门关上,今天闭馆!”

    “好!”

    厉振生答应一声,就出去跟门外的十数个保镖吩咐了一声,让他们守好,接着把门给锁上了。

    甄国经手忙脚乱的按照林羽的吩咐去脱衣服,除了下身的一条四角裤,身上一点衣物都不剩,露出了自己“丰满”的身材。

    只见他的身材和他的脸十分匹配,都十分的富态,胸口和肚腩微凸,一看就是那种生活富足的人,而且皮肤也微微泛红,看起来十分健康甚至是有些营养过剩!

    林羽赶紧戴好手套,在甄国经的胸口和肚子上摸了摸,发现他看起来富态的身子,其实和他的手臂一样,摸起来都有些像吹了气的气球,带着一股弹力,而且如果用手轻轻的弹一下的话,甚至有“砰砰”的声音,宛如熟透了的西瓜。

    “有感觉吗这里?这里呢?”

    林羽一边用拇指在甄国经身上几个穴位按着,一边冲甄国经问道。

    甄国经皆都摇头,说只感觉到有些微微发麻,毫无痛感。

    林羽点点头,随后一个跨步跨到甄国经的背后,接着伸出手指在他后腰上的命门穴上一压,“这……”

    “啊!疼疼疼!”

    这次未等林羽发问,甄国经自己便忍不住惨声叫了起来。

    林羽面色大变,自己刚才这手指只是轻轻的触碰到了他后腰上的命门穴而已,压根还没按呢!

    “这样很疼吗?!”

    林羽再次用手指轻轻的碰了碰甄国经的命门穴。

    “疼……疼啊!”

    甄国经身子猛地打了个哆嗦,疼的脸都青了,急忙转过身,捂住自己的后腰,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气,神情这才缓和下来,冲林羽说道,“何先生,我……我正准备要跟您说呢,我这个后腰这里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晚上躺着睡觉的时候只要一压到这里就疼的厉……厉害,简直跟要了命一样,所以我这几日睡觉都是侧着身子睡!不知道我身体不舒服,是不是跟这里有关……”

    “你可以把这当做是你身体发出的警报!”

    林羽沉着脸解释道,“这个地方是你的命门穴,你的命门穴疼的这么厉害,着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再这么下去,可能用不了几天,就会性命不保!”

    “啊?!”

    甄国经闻言脑袋轰的一声,宛如遭到雷击,只感觉眼前阵阵发黑,脚下发软,打了个趔趄,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老甄!”

    郭兆宗见状急忙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扶住了甄国经,面色惊恐的冲林羽说道,“何先生,老甄他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生了什么怪病了吗?!难道真的就没救了?!连您也没办法吗?!”

    听林羽说自己的好朋友将不久于人世,他内心惊慌不已,一口气连声问了好几个问题。

    “不是生病!”

    林羽摇摇头,面色凝重的说道,“是被人害的!”

    “被人害的?!”

    郭兆宗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惊讶道,“您的意思是……是说他被人下毒了吗?!”

    “嗯……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这个毒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下得!”

    林羽点点头,转头望向甄国经,沉声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告诉你的是器官衰竭对吧?!”

    “对,对!”

    甄国经虽然身子虚弱,但还是强忍着头晕连连点头,颤声道,“医院那边说查不出病……病因,何先生,我这到底是中了什……什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