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868章 我劝过你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饶是步承这种很少有情绪波动的人在听到春生这话之后脸上的肌肉也不由跳了跳。

    记错了?

    这是能记错的事儿吗?!

    春生似乎也注意到了步承锐利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垂头,显得有些难为情,现在他才想起来车里除了叶清眉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而此时挟持年轻女子见步承和春生只顾着讨论看没看错,压根没有把她放在眼里,顿时火冒三丈,再次用手里的枪往叶清眉头上顶了顶,冷冷的望着步承说道,“我说了,你要不想她死的话,就给我站住!”

    步承转头瞥了眼年轻女子和神情惊诧的叶清眉,略一沉思,还是停下了脚步,语气温和了几分,冲叶清眉说道,“放心,没事的!”

    叶清眉咬着嘴唇微微一点头,眼中满是惊喜和意外,似乎没想到步承和春生会突然的出现。

    “把你手里的刀和枪都扔掉!”

    年轻女子冷冷的冲步承说道,眼神中满是忌惮。

    虽然挟持张奕堂的是春生,但是在她感觉,步承的威胁更大!

    因为步承浑身剩下所散发的强大气势,给人感觉宛如一把锋利的宝剑,锐不可当!

    步承微微蹙了蹙眉头,也没拒绝,直接将手里的刀和枪都扔在了地上,不过同时冷冷的说道,“我劝你最好马上放开叶小姐,那样,你或许会少吃点苦头!”

    年轻女子闻言望了眼步承,眼中闪过一丝警惕,挟持着叶清眉退到后面的墙前,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步承和春生,防备他们会突然出手。

    此时她后背是高墙,前面是叶清眉,可以说绝对的安全,可见她也是一位十分有经验的杀手,而且说话的时候头一直躲在叶清眉脑袋的背后。

    张奕堂咕咚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道,“要想让她放……放开叶清眉,那你们就先……先放开我,而且保证放我们走……”

    现在的张奕堂知道小命要紧,所以打算一命换一命,用叶清眉将自己换出来。

    “不错,你们先放了张大少!”

    年轻女子冷冷的说道,“等张大少安全离开之后,我再把她还给你们!”

    很显然,这个年轻女子十分的忠心,打算自己挟持着叶清眉留下来,等张奕堂安全了再放了叶清眉。

    “对对对,先让我走,先让我走,人给你们留下……”

    张奕堂握着已经肿成萝卜的虎口,吃痛的咬了咬牙,冲步承说道。

    “我说了,最好的方法就是你们老老实实的把人放了,这样你们会少吃一些苦头,今天,张奕堂是无论如何都走不了的,既然他敢绑架何先生的亲人,那么他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步承压根没有搭理张奕堂和年轻女子,自顾自的笃定说道,气势威严,仿佛他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压根不打算给张奕堂他们谈条件。

    “步承!你……你想害死叶清眉吗?!”

    张奕堂听步承说自己走不了了,面色顿时煞白一片,颤抖着声音冲步承说道,“我走不了,她也别想好过,你应该知道,叶清眉对何家荣而言有多重……重要……”

    “既然你知道叶小姐对何先生很重要,那你还敢绑架她,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步承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张奕堂咕咚咽了口唾沫,咬牙道,“你别忘了,咱现在双方手里各有一个人质,局势是一对一,你们敢对我做什么,我的人,也会对叶清眉做什么!”

    “很快就不是了!”

    步承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

    张奕堂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冲步承问了一声。

    但是步承压根没有搭理他,抬头望了眼道路的尽头。

    张奕堂面色一变,也顺着步承的眼光下意识的朝着路尽头望去,但是此时这条偏僻的小路上,除了积雪就是积雪,压根没什么人。

    挟持着叶清眉的年轻女子也被步承和张奕堂的举动给吸引了,下意识的转头朝着步承和张奕堂望去的方向看去,就在此时,她突然感觉头顶传来一股异样,慌忙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一个黑影闪电般往她旁边一落,连带着墙头上的积雪簌簌落下。

    年轻女子心头陡然一沉,反应倒也迅速,急忙将手里的手枪对准了落下的那个黑影,但是此时黑影手中突然寒光一闪,年轻女子未来的及扣动扳机,便发现自己的整个手掌被那一闪而过的寒光陡然切下,连同着手里握着的枪,跌落在了一旁的雪地里,滚了几滚,鲜血瞬间将雪地染红。

    因为这一幕发生的太过,年轻女子压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巨大的恐惧仍旧吓得她惊恐万分,“啊”的大叫了一声,接着一把松开勒着叶清眉的胳膊,用手掌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断臂。

    叶清眉看到如此惊恐的一幕,也不由吓得“啊”的尖叫了一声,赶紧跑到了一边,紧紧的抱住了胸口。

    年轻女子脸色煞白,被剧烈的痛感冲击的浑身发抖,一个趔趄跪到了地上,哀嚎连连。

    此时黑影缓缓的抬起头,挂着一道明亮刀疤的脸上在灯光的映照下有些森然可怖,整张脸宛如枯木的树皮,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正是百人屠!

    “他刚才警告过你的!”

    百人屠望着年轻女子没有丝毫的同情,缓缓的说道,“不过你也应该庆幸,我刚才砍的,不是你的脑袋!”

    说着百人屠将自己手里仍旧沾着鲜血的锋利刀刃轻轻甩了甩,去掉鲜血。

    “太慢!”

    此时步承缓缓的走过来,淡淡的冲百人屠说道,“要不是她身手太差,你根本得手不了!”

    在这种时候,他仍旧忘不了奚落百人屠。

    “不服气的话,你可以试试!”

    百人屠淡淡的说道。

    “好啊,试试就试试!”

    步承也毫不示弱的冷声说道。

    “步大哥,牛大哥,你们别吵了!”

    此时春生有些急促的冲步承和百人屠喊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他,他怎么办啊?!”

    步承和百人屠转头一看,才想起来春生还挟持着张奕堂。

    因为叶清眉已经脱离危险了,所以此时春生挟持着张奕堂不由有些局促,不知该不该放张奕堂走。

    “带他上车!”

    步承沉着脸冷声说道。

    “奥,好!”

    春生赶紧答应了一声,手上不由加了一些力道,拽着张奕堂往车上走。

    而此时的张奕堂看到刚才年轻女子手掌被斩落的那一幕,吓得面色煞白,被春生这么一推才回过神来,语气无比慌张的说道,“叶清眉不是已经被……被放了吗,你们还想干什么啊?!”

    此时的他双腿不停的发颤,但还是用力的蹬住地面,用身子顶着春生的胸膛,不想上车,见识过刚才那一幕,他实在有些吓坏了,这帮人也太他妈狠了!话都没说几句呢,直接就把人的手给砍了!

    他知道,自己这要是被带上车,估计就算不死,也会少条胳膊少条腿啊!

    “上去,上去!”

    春生撕着张奕堂的领子一边呵斥一边往上推,但是张奕堂死死的把住车门,大声的哀嚎着,“救命!救命啊!”

    步承眉头微微一蹙,见春生竟然不好意思对张奕堂动粗,便直接一个箭步冲到车子跟前,猛地一脚踹在张奕堂的后腰上。

    张奕堂直接“噗通”一声整个人栽到了车厢里,摔的整个腰几乎都要断了,接着发出了几声惨叫!

    “看到没,以后要这么做!”

    步承冷冷的冲春生教育道,“记住了吗?”

    “奥,记住了!”

    春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上车!”

    步承冲春生一甩头,见叶清眉仍旧面色苍白的望着跪在地上哀嚎的年轻女子,轻声提醒道,“清眉,上车吧,她自己会去医院的,这不张奕堂的司机和车都还在这嘛!”

    叶清眉抿了抿嘴,接着转过头跟着步承上了后面的那辆林肯,而百人屠则跟着春生上了面包车。

    “步大哥,你和春生怎么知道我被绑架了的?”

    上车后,叶清眉疑惑的冲步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