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905章 非抓住他不可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周围的众人听到中年男子这话也皆都是一脸愤慨,齐齐出声大声叫骂质问了起来。

    “对,先问问他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他害了我们这么多家人,我们打他一顿,太便宜他了!”

    “奸商本来就该死!”

    “郝部长,我们实在没有想到,你竟然跟这个奸商是一伙儿的!”

    “就是,你实在是太辜负我们的信任了,竟然跟这个奸商狼狈为奸,你到底收了他多少好处!”

    ……

    郝宁远听到众人的这话气的胸口一起一伏,指着面前的一帮人怒声喝道,“你们真是血口喷人!不识好人心!”

    要知道,他和林羽是担心这些病人的身体状况,想来帮这帮病人把病治好,所以才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赶过来的!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和林羽会同时陷入这种有口难辩的境地。

    “郝部长,您跟他们讲不通道理的!”

    这时徐长明赶紧凑到郝宁远跟前,低声冲郝宁远劝说道,“您先带着何先生离开这里吧,去前面的急诊楼先帮何先生包扎包扎伤口!”

    “是啊,郝部长,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任副院长颇有些惊魂未定的跟着附和道,他从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大的医闹呢,也迫切的想离开这里。

    “好,我们先离开这里!”

    郝宁远点点头,搀扶着林羽,低声劝道,“家荣,我们先走吧!”

    林羽略一迟疑,点点头,接着在郝宁远的搀扶下朝着电梯口走去。

    因为此时保安和几个民警都在这里,所以一众病人的家属也没敢继续动手,只是个个冷眼瞪着林羽,愤恨的咒骂上几句或者吐上几口唾沫。

    林羽紧紧的握着手,心头沉重无比,快走到电梯门口的刹那,林羽似乎想起了什么,身子突然立住。

    “家荣,怎么了?”

    郝宁远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问道。

    “郝叔叔,我还有几句话对他们说!”

    林羽冲郝宁远低声说了一句,接着转头望向众人,神情严峻而肃穆,用尽自己体内最后的一丝气力朗声道,“我知道大家此时一定恨死了我何家荣,但是,不管大家多么恨我,我恳请大家一定要让自己家的病人喝我开的药方,因为这是救他们的唯一方法!”

    说着林羽面色一凛,对着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中满是祈求的低声道,“就当我求大家了!”

    “家荣!”

    郝宁远、徐长明、任副院长已经几个护在周围的保安和民警看到林羽这个举动,皆都微微一怔,大出所料。

    要知道,这帮人刚才差点要了林羽的命啊,但是林羽此时竟然为了救治他们的家人,给这帮人鞠躬!

    “滚吧,别再这里装老好人了!”

    “就是,我看你是想害我们的家人吧!”

    “这小子指定想报复我们,想把我们的家人都毒死,大家千万不要信他!”

    “真歹毒啊,你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众人压根不相信林羽的话,反倒再次冲林羽咒骂了起来,神情无比狰狞,满脸的恨意。

    “家荣,这帮人料定了是你害了他们的家人,你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的,走吧!”

    郝宁远叹息一声,拽了林羽一把,心中不由有些心疼林羽,林羽作为一个医生,为了病人尽心尽力,但是没想到到头来换到这样的结果。

    林羽身子微微颤了颤,心中郁积,颇有些疲惫和无奈,略一迟疑,还是跟着郝宁远进了电梯。

    “何先生,他们那么对你,你又何必苦口婆心的去劝他们呢!”

    进电梯后,任副院长沉着脸叹了口气,想起刚才那帮人的所作所为,仍旧有些后怕,咬牙道,“他们既然不听劝,那就任由他们家人病情恶化,这是他们的报应!”

    “哎,任副院长,我们为医者,怎么能说这种话!”

    林羽赶紧冲任副院长摇了摇头,叹息道,“那么多条人命,我不能坐视不理,还请你们到时候再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另外,这件事跟我所发明的长生口服液有关联,我也不能够推卸责任……”

    “何先生,先前我也觉得这件事跟你们长生口服液以及你的配方有关系,也怀疑你们是在赚黑心钱,偷工减料,以至于出了事故!”

    徐长明说着冲林羽摆摆手,颇有些敬重的说道,“但是现在我敢确定,这件事一定跟你无关,何先生刚才的所作所为,心怀病患,仁义无双,是我们一众医者的楷模,我自认为没有何先生的这种胸襟和气度!所以我断定,像你这种医者,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违背良心的事的!”

    “是啊,何先生,以你的身手,只要击倒两三个人,杀鸡儆猴,刚才那帮人就绝对不敢动你!”

    任副院长也跟着叹息一声,他看出了林羽的身手不一般,显然修习过武术,接着说道,“你手下留情,却换来了这阵毒打,而且还不计前嫌的劝说他们,真可谓担得起‘悬壶济世’这几个字!要是像你这种医者都能造假赚黑钱,那整个医疗界恐怕就没一个好人了,所以我也不信长生口服液有问题!”

    在见识过林羽刚才的所作所为之后,就连徐长明和任副院长这两个在医疗界摸爬滚打数十年,向来明哲保身的老油子也不由被折服!

    “两位院长过奖了,多谢你们对我的信任!”

    林羽闻言颇有些感激,感慨道,“只不过,不管这次是不是我们责任,这么多鲜活的生命危在旦夕,着实让人心痛!”

    “这帮人冥顽不灵,怎么劝也没有,不过我们可以用你的方子救别家医院的病人嘛!”

    郝宁远说道,“反正其他医院的病人暂时对这个方子还不知情!”

    “对,郝部长这话说的对,何先生,你的方子可以先告诉其他医院的负责人,让他们先试试,只要有所好转,其他病人的家属也就都跟着接受了!”

    徐长明赶紧点了点头,赞同道。

    林羽闻言也反应过来,脸上顿时浮起一丝欣喜,也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何先生,先去我们急诊楼包扎包扎伤口吧!”

    徐长明劝说道。

    “先生,你怎么了?!”

    这时厉振生和步承突然从大门外面急冲冲的跑了进来,见林羽脸色不对,不由惊呼了一声。

    “厉大哥,步大哥!”

    林羽看到他们两人面色一喜,说道,“你们来的正好,身上有没有止血生肌药膏啊?!”

    “有,我这里有!”

    步承急忙从怀中掏出一管药膏递给林羽,因为他平日里练功经常有些磕磕碰碰,所以身上随时备着这种药膏。

    “先生,你这头是怎么了?!”

    厉振生见林羽的头被打破了,顿时面色一沉,目眦尽裂,怒声喝道,“谁干的?!我去跟他拼了!”

    “没事,厉大哥,快帮我把药膏敷上!”

    林羽拽了他一把,把药膏递给他,接着疑惑道,“对了,你们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生物工程项目那里帮李大哥吗?!”

    “那里没事了,警察去了之后,那帮闹事的人就走了!”

    厉振生一边给林羽敷药,一边说道。

    林羽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接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面色一沉,冲一旁的徐长明和任副院长问道,“对了,徐院长,任院长,刚才那个拿着平板电脑闯进去的黑瘦男子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

    徐长明和任副院长两人闻言齐声摇头。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病人的家属!”

    林羽面色一沉,低声说道,“因为我感觉他跑过来,就是为了揭穿我的身份,毕竟刚才我差点说服那帮病人家属服用我的药方,那么一来的话,就能减少一些伤亡,自然也会减少一些对我和李氏集团的负面影响,这是背后密谋这件事的人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猜测,这个黑瘦男子一定是被人指使来的,所以我们要找到他!”

    虽然这都是猜测,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找到这个黑瘦男子,说不定就能从他嘴中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郝宁远面色一沉,十分赞同的说道,未等林羽劝说,掏出手机说道,“我这就打电话联系市警局那边,另外,老徐,老任,你们抓紧吩咐下面的人把刚才的监控调出来,确认这小子的长相,我非抓住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