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995章 离姬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渔船顺着河面一路往前,很快便进入了津门地界。

    晓艾起身钻进了舱室中,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接着冲心洁说道,“你的衣服在里面,进去换吧!”

    心洁一点头,接着也钻进去换了一声衣服出来,跟晓艾差不多的装扮,外面也同样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

    “要不我先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吧,省得他一会醒过来跑了!”

    心洁眯着眼神情阴冷的说道,“迷药的剂量对于别人而言有效时长很长,但是对他不一定,毕竟他是个医生!而且这段时间,我发现他会的旁门左道不少,被军机处关了两三个月之后,出来更强了,所以不得不小心!”

    “妹妹,这段时间可真是辛苦你了!”

    晓艾笑着说道,“给人家装女儿,这一装,竟然就是小半年,而且还不能说话,我可做不到!”

    心洁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是个娃娃音,跟她的身份没有太大的出入,但是心洁知道,如果她会说话的话,那就要被林羽问很多问题,问的多了,她难免会露出马脚,所以她索性便装成了哑巴,而且还装作不会写字,很多事都可以直接糊弄过去,这也是她这么久没有被看穿的主要原因。

    “为了抓到他,这点苦又算什么!”

    心洁不以为意的笑笑,接着走到林羽跟前,噗嗤将林羽肩头的一把匕首拔了出来,显然是真的打算废掉林羽的手筋脚筋。

    但是就在她翻找出林羽的手腕,准备动手的时候,林羽的身子突然动了动,接着缓缓的睁开了眼。

    晓艾微微一愣,接着惊喜道,“呀,何先生,你醒了?!”

    心洁说的果然不错,她们这种药的药效对于林羽而言确实起不了多久的作用,而且心洁刚才一拔刀,显然刺激到了林羽,所以林羽便提前醒了过来。

    林羽晃了晃脑袋,接着转头一看,发现心洁正站在他身旁,面色登时一变,作势要起身,但是未等站起来,又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绑了个结结实实,而且所用的,都是韧性和牢固性极佳的钢筋绳。

    林羽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望着旁边拿刀的心洁,感觉十分的违和,有些疑惑的问道,“我真的是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跟晓艾是一伙的!”

    “谢谢干爸对我的肯定!”

    心洁嘿嘿的冲林羽笑了笑,脸上浮满了得色,接着笑道,“他们都说你难对付,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那是因为,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干女儿会对我下手!”

    林羽轻轻的叹了口气,转头打量了心洁一眼,满脸不解的说道,“你应该不只十岁了吧?可是,你的骨骼确实是个十岁的孩子啊,只不过你发育的稍微快一些罢了……”

    当初他救心洁的时候,被迫触碰过心洁的身体,感觉心洁的骨骼年龄也就十岁左右,所以当时他才没多想的。

    毕竟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威胁呢?!

    “不错,我的身体虽然只有十岁,但是我的年龄已经不只十岁了!”

    心洁冲林羽笑道,“我今年也已经二十多岁了,说不定还比你大呢,所以,你占了我这么大的便宜,死了,也值了!”

    “哈哈,确实,我要有个这么大的闺女,死了确实值了!”

    林羽哈哈一笑,有些惊讶的望着心洁继续问道,“可是,身体十岁,年龄二十多岁,这根本不可能啊,就是侏儒,也有特征……”

    “我不是侏儒!”

    心洁有些恼怒的打断了林羽,眼神凶狠的瞪着林羽厉声说道,“我只是在十岁时服用了一种药,所以在十岁的时候就停止了发育罢了!”

    “停止发育的药?!”

    林羽颇有些惊讶,接着眯眼问道,“莫非,你服用了这种药,就是为了实行这种任务?!”

    心洁脸上的肌肉跳了跳,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显然,关于这段过往,她并不愿意提及,是啊,好好的一个妙龄少女,谁又愿意做一个小孩子呢?!

    林羽见心洁不愿意说,便再没多问,转头冲晓艾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最近刚联系上呢,还是一直都有联系?!”

    他不排除晓艾和心洁中途认识合伙的可能性。

    “我们一直就认识!我们是一伙儿的!”

    晓艾倒也没有丝毫的隐瞒,直接笑了笑,如实说道,“她当时装被冻晕的地点,还是我帮她找的呢!我们换了足足两三个地点,才等到你!”

    “那你们可真是够拼的呢!”

    林羽不由咧嘴笑了笑,那天他跟江颜发现心洁的时候,能够确定心洁确实是被冻坏了,也就意味着,心洁确确实实在雪地里躺了好久,这要是换了两三个地方,那确实吃了不少苦头。

    “不拼怎么能够抓住鼎鼎大名的何家荣何先生呢!”

    晓艾咯咯的笑道,“现在看来,我们当初拼的实在是太值了!”

    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接着好奇问道,“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莫非是要带我去见什么人吗?是津门还是哪里?!”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死心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晓艾似乎看出了林羽在故意探她们的话,晃了晃她从林羽身上掏出的手机,接着直接一扬手,将林羽的手机扔到了河里。

    “你想多了,落在你们的手里,我自知已经没有活路!”

    林羽笑了笑,整个人倒是十分的洒脱,颇有些感慨的说道,“只要江颜没事,我就知足了!”

    “你还真是个多情种子呢,你放心,就冲你这点,我一会儿让离姬动手的时候快一些,给你个痛快!”

    晓艾咯咯的笑道。

    “离姬?!”

    林羽眯了眯眼,望了眼一旁的心洁,疑惑道,“你叫离姬?!”

    “不错!”

    离姬冷冷的答应道。

    “你们两个衣服穿得这么像,莫非是一个组织的?!”

    林羽疑惑的问道,“你们该不会是跟张佑偲一样,都是离火道人的徒弟吧?可是离火道人的徒弟不是这身穿着啊……”

    “你话还真是多呢!”

    晓艾冷声笑道,“我看在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之前,应该先割掉你的舌头!”

    “好,好,我不问了!”

    林羽笑着说道,“不过你们难道就不好奇张佑偲现在怎么样了吗?!其实你们一直隐瞒的一些事情,他早就已经告诉我们了!”

    晓艾听到林羽这话脸色大变,一把撕住了林羽的领子,冷声问道,“说,他跟你说了什么?!”

    “你不告诉我,我自然也不能告诉你们!”

    林羽昂了昂头,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在撒谎,张佑偲绝对不会背叛我们!”

    离姬冷声说道,显然对于张佑偲,她十分的信任。

    听到离姬这话,林羽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果然这离姬跟张佑偲也是一伙儿的。

    “你不说是吧?!”

    晓艾冷哼了一声,接着一把握住林羽肩头仅剩的一把刀,用力的一转。

    “嘶……”

    林羽面色瞬间一变,忍不住吸了口冷气,神情痛苦,额头上汗如雨下,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虽然他已经将至刚纯体习练到了中成境界,但是对于这种扎在体内的利器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怎么样?!”

    晓艾嘴角勾起一丝报复性的冷笑,低声道,“还不说吗?!”

    “哈哈哈哈……”

    林羽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眯眼望着晓艾说道,“舒服,再来,加把劲!”

    晓艾闻言神情一狞,厉声骂道,“找死!”

    说着她双手握住林羽肩头的匕首,狠狠的转动了起来。

    匕首在皮肉里翻转,但是林羽却笑得越来越大声,纵然脸上汗如雨下,仍旧高声说道,“痛快!痛快!”

    离姬望着林羽的眼神也不由变了变,说道,“果然是条汉子,等我把他的手筋脚筋挑了,看他还笑不笑的出来!”

    话音一落,离姬一翻转手里的匕首,朝着林羽快步的走了过来,抓起林羽双脚,接着开始撸拽起了林羽的裤腿。

    因为刚才捆绑的时候将林羽的裤子也绑在了里面,所以此时离姬还要花费一些时间将林羽的裤腿拽出来或者是扯烂,方便她精准的挑断林羽的脚筋。

    林羽口中的笑声顿时停了下来,眯着眼望了眼在自己脚边的离姬,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寒。

    “何家荣,任人宰割的滋味好受吗?!”

    晓艾看到林羽的神情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同时她也摸出了自己腰间的一把短刀,说道,“来,我帮你把手筋先挑了,让你尝尝当废物的感觉!”

    说着她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作势要往林羽手臂上割。

    “嘟!嘟!嘟!”

    就在这时,几声低沉奇怪的哨音自岸边传来。

    晓艾和离姬两人脸色瞬间一变,互相看了一眼。

    “到了,走,先带他下船!”

    两人齐齐把匕首和短刀收了起来,接着两人一前一后,将林羽抬起,走出了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