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021章 藏人的地点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和胡擎风等人耐心的在外面等着,此时外面的雨仍旧没有丝毫减轻的趋势。

    像这种连绵不绝的雨在长庆很常见,但是在京城却很少见,让林羽的内心不觉有些烦躁,尤其是刚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感觉非常的粘腻难受,似乎在车里每坐一分钟都是煎熬。

    不过好在步承和百人屠很快便返了回来,林羽急忙跳下了车,询问道,“情况如何?!”

    “我们在里面勘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步承沉声汇报道,“不过我们也只能看一个大概!”

    里面那么多办公大楼他们也没法一个个的逐一检查,不过从外面看,确实没有任何的异样。

    “那应该没问题了!”

    胡擎风此时也跳下车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想冲进去救自己的妻儿,同时一把将车上的黑衣人拽了下来,冷声道,“带着这小子,一会儿要是有什么异况,先杀了这小子!”

    “让他在前面带路!”

    林羽想了想,沉声说道。

    “好,你在前面给我们带路,要是敢有任何异动,我立马宰了你!”

    胡擎风冷声冲黑衣人说道,同时重重的将自己手里的棍状武器往地上一砸,夯打的碎石飞溅。

    “好!”

    黑衣人无奈的答应了下来,满脸苦色,现在他的下面虽说被林羽用银针止住了血,疼痛感也消减了许多,但是仍旧有极大的创伤,就是让他跑,他也跑不了啊!

    黑衣人按照刚才步承和百人屠刚才潜入的路线冲进了产业园,林羽和胡擎风等人紧随其后,不过进了园区之后他们就慢了下来,远远的跟着黑衣人,同时警惕的扫视着四周,防备着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异况。

    一行人十分顺利的潜入了产业园区,没有任何的异样。

    等黑衣人冲到关押胡擎风妻儿的那栋建筑物跟前后,他立马停了下来,回身望了林羽等人一眼,等在原地。

    只见这是整个产业园区里相对靠外,也相对矮小的办公楼了,但是仍旧修建的十分气派。

    “竟然耗费一栋办公楼来关押我的妻儿,玄医门真是太瞧的起我胡擎风了!”

    胡擎风冷声笑道,这着实极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玄医门竟然用一整栋办公楼来关押他的妻儿!

    按照惯性思维,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一些比较偏僻的仓库、地窖等隐秘的地方寻找,所以要不是这个黑衣人帮忙套出信息,他们就是再找上个一年半载,恐怕也仍旧找不到这里!

    就连林羽也不由有些惊诧,他也没想到玄医门竟然会耗费这么大的成本,把胡擎风的妻儿囚禁在这种地方,哪怕是刚才他进了产业园,仍旧以为胡擎风的妻儿不过是被关押在了园区内哪处隐蔽逼仄的犄角旮旯。

    不过他也知道,以玄医门的财力,别说买下这栋办公楼,就是买下整个产业园区,也不是什么难事。

    黑衣人等林羽他们到了跟前之后这才掏出手机,在密码门上输入了老岑发给他的开门密码。

    “吱!”

    一声开锁声响起,黑衣人立马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整个走廊里漆黑一片,步承和百人屠立马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军用手电筒,朝着里面小步探了进去。

    “几楼?哪个房间?”

    胡擎风低声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紧张和兴奋,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自己失联多日的妻儿人,他的内心难免有些激动。

    黑衣人再次在手机上确认了一番,低声说道,“就在这一层,最……最里面的房间……”

    说着黑衣人抬头往里面望了一眼,带着胡擎风和林羽等人朝着最里面走去。

    步承、百人屠、朱老四以及春生秋满皆都十分警惕的打量着两侧的办公室,不过两侧的门都紧紧的闭着,透过窗子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异况。

    黑衣人走到最里面的房间之后,转头冲胡擎风和林羽看了一眼,指了指门,意思是询问要不要开门。

    胡擎风和林羽互相望了一眼,接着齐齐点了点头,示意黑衣人直接开门。

    黑衣人立马利索的在门上舒服密码。

    而与此同时,林羽、胡擎风以及春生、秋满和朱老四皆都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满脸警惕的望着盯着门口,防备会突然出现什么突然状况。

    黑衣人同样也不由有些紧张,输入密码的时候手都不由有些颤抖,他知道,要是这里面真有什么埋伏的话,那第一个死的肯定是他!

    不过他相信他的兄弟不会骗他,要是他兄弟有所怀疑的话,早就开口问他了。

    “啪嗒!”

    门开开之后,黑衣人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不过屋子中黑漆漆一片,并没有什么异样。

    黑衣人顿时长呼一口气,但是很快他身子猛地打了个哆嗦,因为他听到屋子内突然传来一个缥缈诡异的声音。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丽

    头戴着金丝,身穿花花衣

    你爱花儿,花儿也爱你……”

    声音是一个女人发出的,低沉哀伤,在黑暗中听起来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尤其是此时这个屋子里扑面而来阵阵的血腥气。

    但是胡擎风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却猛地一颤,张了张嘴,颤声道,“秀……秀青?”

    他此时已经听出来了,这是自己妻子的声音,而他妻子所唱的,正是妻子老家非常流行的用来哄孩子入睡的歌谣。

    胡擎风缓步走进了屋子,双腿有些微微发颤,步子迈的很小。

    接着窗外微弱的灯光,可以勉强看清,这是一间硕大的办公室,足足有两三百平,办公室中间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背对着门的方向,怀中还抱着年岁不大的孩子,正用手轻轻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同时嘴里仍旧不停的唱着那首儿歌,“蝴蝶,蝴蝶,生得真美丽,头戴着金丝,身穿花花衣,你爱花儿,花儿也爱你,你会跳舞,它有甜蜜……”

    她的声音嘶哑低沉,透着无尽的哀伤,让人听的感觉心都要碎了。

    林羽和步承等人跟进去之后,看到这一幕心头也是说不出的压抑,他们知道,凯凯双眼被挖的事情,一定给胡擎风的妻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创伤!

    “这帮狗杂碎!”

    步承紧紧的捏着拳头,面色寒冷无比,恨声说道。

    他这个人看起来冷血,但却不是真正的无情,尤其是自小缺少父爱母爱的他,最受不了这种场景。

    胡擎风此时眼泪早已经模糊了眼眶,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大颗大颗的滑落,此时从他这个角度,依稀能够看出来,自己妻子怀中抱着的凯凯,原本长有一双灵动眼睛的地方,已然是两个血糊糊的窟窿……

    可能因为已经睡了过去,亦或者说痛晕了过去,此时孩子没有发出丝毫的哭喊声。

    “凯凯……”

    胡擎风用力的摇着头,泪水决决堤般直往外涌,感觉有人拿着刀子在他心头一刀一刀的割着,双腿宛如灌了铅一般,每走一步都无比的费力,短短数十米的距离,对于他而言是那么的艰难。

    坐在椅子上的妇人似乎压根没有听到门口的动静,或者说,伤心欲绝的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情和精力去感知。

    “秀……秀青……”

    胡擎风轻声的呼唤着自己爱人的名字,一时间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双重打击。

    最后他终于迈着艰难的步子走到了妻子和孩子的跟前,接着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跪在了妻子身后,望着妻子臂弯的儿子,痛哭流涕,颤声道,“我对不住你们娘俩啊……”

    林羽等人看到这一幕也只感觉椎心泣血般难受,不住的连连摇头,但是此时林羽突然神色一变,猛地抬头,冲胡擎风喊道,“胡大哥,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