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055章 打狗看主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厉振生不由一愣,转头一看,发现抓住他手腕的人竟然是林羽。

    “先生,您让我揍这个兔崽子一顿,太气人了!”

    厉振生颇有些愤怒,不知道林羽为何要拦住他,厉声说道,“这他妈的不是当众往我们华夏人的脸上吐痰吗?!我他妈的才不管他是什么女王还是国王的狗腿子,就是上帝的狗腿子,在华夏的地盘上撒野,老子也照打不误!”

    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军人,自然见不得有外人在自己家的国土上肆意侮辱自己民族的文化。

    更何况,他自从跟了林羽之后,了解了中医的浩瀚与伟大,内心发自肺腑的尊崇中医,更见不得这个洋鬼子如此诋侮中医。

    现在的他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只要林羽松口,他就能冲出去将瓦尔特撕成碎片!

    林羽同样内心也极为愤怒,也想狠狠的教训这个糟老头子一顿,但是他知道,如果就这么放任厉振生打了瓦尔特,那他们瞬间就会被冠上仗势欺人,只能用武力服人的名头,到时候他们就算有理,也会瞬间变成理亏。

    “家荣,我这就打电话,必须把他驱逐出境!”

    郝宁远看到这一幕也是愤怒不已,说话间已经掏出了手机,准备给武警大队那边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抓人。

    但是这时林羽突然伸手抓住了郝宁远的手腕,沉声说道,“郝叔叔,要是就这么把他赶出去,有些太便宜他了!”

    “太便宜他了?”

    郝宁远微微一怔,顿时好奇的问道,“你还有其他的法子惩治他?!”

    林羽点了点头,接着转头望了眼远处的瓦尔特,立马运足气息,朝着瓦尔特厉声喝道,“瓦尔特,你刚才做了什么?!”

    林羽这一声怒喝暗暗加了内息,穿透力竟然,在场的众人听到他这话之后都不由吓得身子一颤,耳朵嗡嗡作响。

    瓦尔特同样身子打了个哆嗦,猛地回过身,满脸惊恐的望了林羽一眼,显然没想到林羽喊句话竟然都如此的有气势!

    被林羽这么一喊,大厅内众人的注意力瞬间全部聚集到了林羽的身上,满脸诧异的打量着林羽,有些不明所以。

    女王、路易王子和黛娜公主三位贵宾也都满是疑惑的望着林羽,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间大吼大叫。

    林羽快步朝着瓦尔特走去,面容冷峻,走路的时候都带着呼呼的风声,其实非凡。

    瓦尔特见林羽来势汹汹,顿时心头一沉,有些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急声问道,“何家荣,你……你要做什么?!”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刻意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

    林羽冲到他跟前之后猛地站住,并没有动手,指着华佗像上粘连滑落的一口黄色的浓痰冷声问道,“这是不是你吐的?!”

    他的眼神分外寒冷,锐利如刀,吓的瓦尔特面色惨白,一时间没敢承认,因为他感觉如果他要是承认下来,林羽能当场了解了他!

    “问你呢!这是什么?!”

    林羽再次加高了音量,厉声吼道,声音呼啸。

    瓦尔特身子再次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机灵,只感觉自己的耳膜震的生疼,脸上瞬间也没有了一开始那种嚣张至极的气焰,吞吞吐吐的说道:“这……这是……我,我也不知道……”

    他为了逃避责任,索性撒起了谎。

    “怎么?这就是你们欧洲医疗协会的素养?敢做不敢当?!”

    林羽嗤笑一声,冷声讥讽道,“要不要我们把监控调出来看看?!”

    瓦尔特一听林羽要调监控,脸色瞬间变了变,刚想承认下来,顺便开口道歉,但是扫了眼一旁一直望着他的欧洲医疗协会的其他成员,知道自己要是开口道歉,那下场可能比死了还惨!

    他立马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沉着脸冷声冲林羽说道,“不错,这是我吐的,那是因为我太气愤了,你们中医太无耻,而且谎话连篇!这个上面的简介,跟你们中医根本就不相匹配!”

    作为欧洲医疗协会的会长,他的反应速度和见风使舵的能力不是常人所能比,他这几句话出口,直接把责任推到了林羽和中医的身上,因为中医骗人,所以他才对华佗像吐口水!

    林羽瞬间被他这无耻的话激怒了,但是仍旧知道大局为重,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冷声说道,“那我请问你,这上面的简介哪里不对?!”

    “这个!”

    瓦尔塔脸一板,用手指戳着画像上“外科鼻祖”几个字,冷声问道,“这写的是外科鼻祖是吧?请问你们中医有外科吗?貌似任何一个医院都没有中医外科这一个科吧?那我请问你何先生,你们这位古老的中医医师,又何来外科鼻祖的称号?他配吗?!”

    他这话是用中文发问的,他问完之后,一旁的几个翻译急忙翻译成了英文,在场的一众洋人听完之后立马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在来之前也都接触过有关于中医的知识,知道中医治病靠的只是针灸和药物,没听说过有什么外科一说,就算有,也多半是从他们西欧或者美洲传过去来的,根本谈不上什么所谓的鼻祖。

    “谁告诉你中医没有外科的?!”

    林羽嗤笑一声,声音讥讽的说道,“你们对中医一知半解,就敢肆无忌惮的嘲笑侮辱中医,显得你们既愚蠢又无知!”

    “就是!”

    郝宁远也站出来冲瓦尔特等人冷声说道,“我们墙上挂着的这位医生叫华佗,在东汉时期他就已经开始用外科手术替人治病,而且他在当时发明了手术用的麻醉剂——麻沸散,是世界上第一个用麻醉剂进行外科手术的人,比你们西方早了一千六百多年,所以他是名副其实的外科鼻祖!”

    听到他这话的翻译之后,大厅里的人顿时都骚动了起来,交头接耳的互相讨论着什么,显然对郝宁远这话将信将疑,毕竟如果这要是真的话,那会颠覆他们数十年来的认知,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外科手术是西医的专利!跟中医扯不上半点关系!而且也是他们强于中医的一个强大的优势!

    但是今天林羽和郝宁远的这番话彻底的将他们这种自以为是的优势击溃!

    瓦尔特的脸上也瞬间青一阵白一阵,厉声喝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以你的愚昧无知,你自然觉得不可能!”

    林羽冲他冷哼一声,接着转头冲女王问道,“女王陛下,您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瓦尔特先生自以为是的否认我们中医取得的成就,而且还对我们华夏中医的杰出先辈如此侮辱,难道不应该承当相应的责任吗?!”

    俗话说打狗看主人,既然瓦尔特是跟着女王来的,所以他自然要先询问女王的意思,想看女王如何处理这件事。

    虽然瓦尔特是欧洲医疗协会的会长,不属于大英帝国管,但是凭借着女王在西欧的影响力,让瓦尔特下台,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郝宁远、孙犁等一众华夏人闻言立马也满脸期待的望向了女王,想要看女王怎么说。

    瓦尔特瞬间紧张了起来,同样十分忐忑的望向了女王,未等女王说话,抢先急声说道,“女王陛下,我的怀疑都是真实可靠的,您也知道,中医是骗人的把戏,所以他们这些中医医生说谎也是再娴熟不过!”

    女王听到瓦尔特这话神情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蹙着眉头没有说话,似乎在做着权衡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