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116章 诡异的伤疤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厉振生和胡擎风等人面面相觑,颇有些诧异,没想到春生和秋满竟然还有个师叔。

    不过看来春生和秋满两人已经很久没跟这个师叔见过了,竟然连自己的师叔都认不出来了!

    林羽和百人屠见状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疑,当初是他们两人去接的春生和秋满,他们对春生和秋满的情况最为了解,没听说过他们俩还有个什么师叔。

    春生和秋满的师父是一代玄术大师,所隶属的门派,曾是一个千年前辉煌一时的玄术门派,然而随着玄术的式微,他们这个门派也渐渐的凋零,春生和秋满则是这个门派最后的一脉香火。

    当时聊天的时候,未曾听春生和秋满的师父提起来过,说还有这么一个师弟。

    不过从这大秃头的身手和见识来看,他确实极有可能是出自这种千年大派!

    但是林羽和百人屠心头同样疑惑,既然是春生和秋满的师叔,那为何春生和秋满先前会认不出来呢?!

    “春生,秋满!”

    这时厉振生脸色一沉,忍不住冲春生和秋满喊道,“你们确定这人就是你们的师叔吗?光说了个给你们带糖葫芦吃,就成你们师叔了?既然是你们的师叔,就算再久没见,也不至于一点都认不出来吧?昨天到今天,他来了这么多次,也没见你们说面熟啊!”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打量着大秃头,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防备感。

    其实也不怪厉振生如此防备,毕竟此时是多事之秋,他们刚刚解决掉了玄医门的掌门荣鹤舒,难说荣鹤舒剩余的子孙不会怀恨在心,特地派人来找林羽报仇!

    所以再弄清楚这大秃头的来路之前,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春生和秋满两人听到厉振生这话,那股兴奋劲儿顿时消减了下来,也觉得厉振生言之有理。

    他们两人仔细的在大秃头脸上打量了一番,春生这才点头说道,“厉大哥,别说,我仔细一看,发现我师叔眉目间仍旧有一些当年的神采!”

    “秋满?你呢?!”

    厉振生冲秋满沉声问道,“也觉得像吗?!”

    “嗯……”

    秋满沉吟一声,神色间有些迟疑,没有说话,显然并不敢确定。

    “怎么,你们还以为我是假的不成?!”

    大秃头眉头一蹙,颇有些恼怒。

    “大师父,您别误会!”

    林羽急忙说道,“我们也是为了谨慎起见,毕竟我们从没见过您,也从没听说过您,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能多确认一下,毕竟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几位兄弟,已然经不起任何的背叛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羽神色不由一黯,尤其是想到心洁,或者该说是离姬,他内心不由有些阵痛。

    当初他和江颜就是盲目信任了离姬,所以最后不只是白白付出了感情,还被狠狠的伤了一把。

    一直到现在,老丈人、老丈母娘和母亲还时常提起心洁,林羽只谎称说找到了心洁的父母,把她送走了!

    所以如果他们在不确定的情况下盲目的相信了大秃头,那极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大秃头听到林羽这话神色倒是缓和了许多,仰头一笑,似乎有些理解,接着直接转过身,背对林羽等人,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后背。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一怔,不知道这大秃头要干嘛,但是等他们看到大秃头的后背之后,脸色皆都陡然一变!

    只见大秃头的后背上爬满了三条狰狞的伤疤,从肩头一直延伸到腰际。

    在场的众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伤疤,要是看到普通的伤疤自然不会如此吃惊,但是大秃头后背上的伤疤却极其的不一般,他的伤疤竟然是黑色的!

    一种宛如石油般油亮的深黑色伤疤!

    每一条伤疤都足足有拇指般粗细,而且伤疤中带着一些裂纹,宛如起伏的沟壑,看起来触目惊心!

    “师叔!真的是师叔!”

    春生和秋满两人看到大秃头背后的伤疤之后却顿时面色大喜,无比兴奋的高呼一声,接着再次朝着大秃头冲了上去,用力的抱着大秃头,激动无比。

    林羽等人不由互相看了一眼,看来春生和秋满认得大秃头背后的这三条伤疤,这样一来,应该是没错了,看来这大秃头确实是春生和秋满的师叔!

    “何大哥,我师叔在我们小的时候就给我们看过他后背上的伤疤,所以没错的,这就是我们的师叔!”

    秋满急忙冲林羽说道。

    林羽点点头,有些歉意的冲大秃头弓了弓身子,恭敬道,“前辈,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

    既然大秃头是春生和秋满师父的师弟,那林羽自然要尊称一声前辈。

    “无妨,叫花子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大秃头一摆手,接着将衣服套回了身上。

    厉振生、胡擎风、步承和百人屠三人见状神色顿时也缓和了不少,看来这大秃头确实是春生和秋满货真价实的师叔!

    尤其是百人屠,向来面无表情的他眼中也有光亮闪动,神情颇有些激动,因为大秃头的身手他们方才也见过了,跟林羽相比都不遑多让,所以要是大秃头过来帮他们,何止是如虎添翼,简直是又添了一只虎!

    如果真如大秃头所言,大秃头愿意替林羽去长庆救玫瑰,那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师叔,您这些年干嘛去了?!”

    春生望着大秃头,十分不解的问道,“还有您这头发,怎么全没了?!”

    “是啊,师叔,你头上的戒疤又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去当和尚了呢?!”

    秋满也大惑不解的跟着问道。

    因为十几年未见了,严昆容貌沧桑了许多不说,而且头发也全没了,并且头顶上布满了戒疤,难怪春生和秋满认不出他来。

    “这个说来话长,以后再说!”

    严昆立马摆了摆手,脸上闪过一丝难为情,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前辈,屋里请吧!”

    林羽急忙冲严昆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我是个医生,可以帮你看看后背的伤!”

    “我这后背上的伤已经好了!”

    严昆不以为意道,“现在就只是个伤疤而已,不疼不痒!”

    林羽闻声眉头一蹙,十分不解的问道,“能留下如此诡异的伤疤,您到底是受的什么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