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150章 叛变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朱老四此时已经仓皇接上了矮小男子的攻势,见一旁军机处的两人动也没动,不由疑惑不已,只以为他们两个没听到,便扯着嗓子加大了音量喊道,"两位兄弟,不必管我,快去帮我的两位小兄弟!"

    这次他喊的中气十足。只要这俩人不是聋子,就肯定能听到他的话,不过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俩人真的宛如聋子一般,对他这话没有丝毫的反应,仍旧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而且眼神中带着一丝阴沉的冷漠。

    朱老四见他们两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心头咯噔一下。似乎感觉到了不妙,仓促应战间转头朝这俩人看了一眼,急声道,"你们两人这是要干嘛?背叛军机处吗?还不快去救人!"

    朱老四说出"背叛"两字,既是给这两人施加压力,又是在试探他们。

    但是让他绝望的是,这俩人仍旧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而就在他说话的功夫。矮小男子已经逼到了跟前,狠狠的一刀砍向了他的左肩,朱老四身子猛地一闪,堪堪躲开了这一刀。但是矮小男子闪电般一脚已经跟了过来,狠狠将他踹翻在了地上。

    朱老四顺势往后一滚,立马站了起来,身子重重的倚靠在身后的墙上,转头冲那俩军机处的人喊道,"你们这么做不怕被何先生知道吗?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军机处的两个男子听到他提起林羽,神色微微一变,显然有些害怕,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其中一人神色一沉,冷冷道,"他不会知道的,因为你根本就不会活下来!"

    说完他们两人便再没多说什么,直接转过身,快步离去。

    "何先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朱老四对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怒吼了一声,不过于事无补,他们两人已经迅速的小时在了路口。

    而矮小男子则趁着朱老四注意力不集中的间隙狠狠地攻了几招,在朱老四防备不及的刹那,在朱老四侧腹上留下了两道伤口。

    朱老四穿着粗气冷冷的望着对面的矮小男子,伸手摸了把腰间的鲜血。伸出舌头舔了舔,接着嘿嘿冷笑一声,嘶吼道,"去死吧,小东洋!"

    话音一落,他另一手猛地从腰间又拔出一把匕首,手中双刀齐翻,脚下一蹬。使出全力朝着矮小男子冲了上去,每一招出手都没有丝毫的保留,而且气势凌人,似乎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

    联想到春生和秋满的处境以及方才军机处两人的反应,他此时已经确定,他们这次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这帮人很有可能还有同党,他们根本逃不掉,所以除了拼命,别无他法!

    与他们几人命悬一线的困境行成对比的是中医医疗机构大门前欢快热闹的情形。

    随着时间的推移,过来祝贺的人越来越多,包括全国各地很多得到消息的中医医师和一众中医爱好者,都想过来见证这么一个伟大的时刻。

    警方和军机处等人的压力也瞬间增大,忙着检查来访人员的身份。

    此时步承和百人屠已经分别站在路两旁的两处路障跟前,帮忙检视着来往的人群。

    步承面容冷峻,两只眼睛中的眼神宛如两把利剑。冷冷的在人群中间扫视着。

    突然间,他神色一动,发现人群中一个戴着礼帽的男子举止有些可疑,两双眼睛似乎在四下张望着什么。

    "你是什么人!"

    步承朝着戴礼貌男子的方向怒喝了一声。

    不过因为人太多。声音太吵闹,所以他喊完之后对面的礼帽男仍旧没有丝毫的反应,仍旧一边往里挤着,一边四下张望着。似乎迫切的想混过路障。

    步承眼神一寒,伸手出手在自己身上拽了颗纽扣下来,朝着人群中的礼帽男扔了过去。

    纽扣夹杂着呼呼的风声直击礼帽男的脑袋,礼帽男似乎有所察觉,猛地抬头一看,见一粒扣子极速飞来,头猛地一偏,扣子便贴着他的脑袋擦过,直直的打在了他身后一人的鼻子上。

    那人顿时哎呦一声,鼻子鲜血飞溅,惨叫道,"谁他妈这么缺德扔的石头啊!"

    礼帽男往纽扣飞来的方向再次抬头一看。发现正望向这边的步承之后神色猛地一变,略一迟疑,再没敢往里挤,反而回身就往外挤,似乎迫切的想离开这里。

    步承眼神一寒,知道这礼帽男一定有问题,作势要跟着往外追,但是他刚一抬脚,就立马停住了,突然想到何先生嘱咐过,让他和百人屠只帮着查找可疑的人,不让他们进来即可,其它不用管,就算真的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人,也不要追出去。

    而且他都已经知道,春生和秋满已经追了出去。至今还未回来,不过好在朱老四已经带着人去接应他们俩了。

    想到这里,步承才按捺住了想要追出去的心,冷冷的望了礼帽男的背影一眼。

    礼帽男在挤出人群之后,再次回身朝着步承这边看了一眼,见步承没有追出来,这才撇了撇嘴,冷哼一声。抬起手扶了扶自己头顶的礼帽,接着转身朝着一旁的小路口走去。

    不过此时的步承却面色大变,心猛地颤了几颤,因为刚才那男子抬手的瞬间。他发现了那男子手腕处的纹身。

    神木组织?!

    步承内心猛地揪了一下,他无比确定,那男子手腕上的纹身,就是神木组织的标识,而且是神木组织最精锐的那一批人!

    而当初他师父向南天在边境追击的,也是这帮人!

    他的内心一时间怦怦直跳,拳头猛地握紧,想起自己师父与神木组织之间的恩怨,不由将拳头捏的咯叭作响,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内心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追这个礼帽男!

    他知道,这礼帽男既然现身在这里。定然会有什么行动。

    他回身朝着远处拱门和舞台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林羽正站在舞台上,忙着跟郝宁远等人商讨着什么,而且开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他知道此时林羽走不开,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羽,免得林羽分神。

    他咬了咬牙,望着礼帽男越来越远的身影,紧握着拳头,浑身肌肉紧绷,心中愈发的摇摆不定,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