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294章 天大的漏洞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安妮内心十分的清楚,现在,她是拯救中医的唯一希望只有她有资格有能力跟她父亲谈条件

    就算现在林羽放下尊严,跟她父亲赔礼道歉,答应她父亲先前提出的条件,她父亲也绝对不会松口放过林羽和中医

    她对她父亲太了解了,对于自己的敌人,她父亲绝对不会有半分的仁慈

    更何况,她也知道,林羽纵然死,也绝不会这么做

    所以,整件事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解的死结

    听到她这话,林羽和厉振生两人的脸色也再次变得无比晦暗起来,是啊,既然拒绝了安妮出面帮忙,那中医就只能直面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林羽转头望向窗外,再次陷入了沉思。

    窗外氤氲着的乌云此时也愈发的厚重,虽然已经是上午,但是阴暗的光线却让窗外看起来宛如傍晚。

    很快,豆大的雨点夹杂着冰凌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而且越下越大,刹那间,窗外的景色便变得模糊了起来,狂风卷夹着杂物和枯死的树枝四下飞舞,直击打的窗外的玻璃噼啪作响

    此情此景,像极了林羽此时的心情,也像极了中医接下来即将面临的困境

    “先生,要不要不找找郝部长吧,说不定他可以找找上面的人,出面跟其他国家交流交流,暂停打压那些国家国内的中医,好让我们喘口气”

    厉振生挠了挠头,冲林羽建议道,如果能够让上面的人跟其他国家的交涉交涉,宽松下中医在国际上的处境,或许多多少少能够帮到他们。

    林羽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接话,他知道,找上面的人帮忙交涉,或许会有效,但不是长久之计

    但是他思考良久,却始终没有想出好的应对之策

    “以前就接诊这种奇怪的病例而且还治愈了”

    林羽一时想不出对策,便忍不住回想起了安妮方才所说的话。

    厉振生和安妮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十分无力的叹了口气,安妮忍不住说道,“何,我知道你一时间可能接受不了,我同样也接受不了,这一切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我长这么大,也从没听说过这件事,否则我早就告诉你了不只是我父亲,我甚至都没有听米国医疗协会内部的人跟我讲起过”

    听到她这话,原本皱着眉头在沉思的林羽突然神色一变,猛地转过头来望了安妮一眼,脸色迅速的变换了几番,喃喃道,“不对不对”

    安妮和厉振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弄的一愣,两人不由睁大了眼睛满脸疑惑的望着林羽,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先生,什么不对啊”

    厉振生挠挠头,不解的问道。

    林羽没有回答他,神色一正,转过头郑重的冲安妮问道,“安妮,你刚才说,你父亲从来没有跟你提到过这件事包括米国医疗协会内部,一些上了年纪的医师,也没有任何人跟你提到过这件事”

    “对,我十分的确定”

    安妮郑重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冲林羽说道,“如果他们跟我提起过,这么奇怪的病,我一定会记得,看到阿卜勒女儿病历的时候,我也一定会回想起来何,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担心林羽误会她藏私,没有把实情说出来,所以极力的跟林羽解释道。

    “安妮,我当然相信你当然相信你”

    林羽听到安妮这话脸上的阴霾突然间一扫而光,转而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右手手背敲击着左手的手掌,兴冲冲的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果然不对果然不对啊”

    厉振生和安妮听到他这几句颠三倒四、前后矛盾的话,更加的迷惑了,厉振生急声问道,“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一会儿对,一会儿不对的,给我们都听糊涂了”

    “我是说我一开始的时候,就感觉这件事不对”

    林羽冲厉振生和安妮笑了笑,说道,“但是我想不通哪里不对,听到安妮刚才那番话之后,我终于明白不对在哪里了”

    “何,你说的不对是是指米国医疗协会先前治愈的这个病例吗”

    安妮皱着眉头不解的询问道。

    “可以这么说”

    林羽点了点头,眯着眼说道,“安妮,你刚才也说过了,像这种奇怪的病例,如果跟你说一次的话,你就能记住,对不对”

    “当然”

    安妮点了点头,像这种极其特殊怪异的病例,任何一个医生听说过,也都会记忆深刻,可是她确实没有听任何人跟她提起过。

    “既然你只是听一次都忘不掉,那试想,那些当年亲身经历过这个病例的医生,他们对这件事的记忆会不会更深刻”

    林羽的笑容温和,眼神坚定,又恢复了那种运筹帷幄、气定神闲的神色,说道,“甚至,他们会把这个病例当成他们职业生涯莫大的荣耀吧不说逢人便讲,起码在跟业界的人聊天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提起这件事吧”

    “对对对啊”

    厉振生听到林羽这话之后瞬间幡然醒悟,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过头往向了安妮。

    “不错,不错”

    安妮也睁大了眼睛,眼神中迸发出一股莫大的惊喜,连连点头,说道,“如果他们真的治愈了这么神奇的病例,他们一定会对外讲的不对别人讲,起码也会对我讲的”

    她此时也终于领会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如果米国医疗协会真的治疗了这种奇异的病例,她这个副会长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而且这么多年来,连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没有听到过,细细想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当年参与医治这个病例的医生年纪大了,退出了米国医疗协会,或者不慕虚名,务实低调,不跟旁人谈起,但是当年参与帮忙的护士和其他护工人员呢他们多多少少会当做一个奇闻异事跟别人提起来吧”

    林羽越说越自信,昂着头,面带微笑的从容道,“另外,米国医疗协会医治成功了这么一例奇特的病人,怎么可能会不趁机通过媒体造势宣传就算距今年代久远,但是只要上过报纸和媒体,我们业内的同行,也一定会有所耳闻吧,可是不只我们从没听说过,你作为米国医疗协会的副会长,也同样丝毫不知情,岂不是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