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295章 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对啊,先生!您实在是太聪明了!”

    厉振生听到林羽这话陡然间振奋不已,用力的一拍大腿,急声道,“我刚才其实也在纳闷,老感觉这件事有蹊跷,这么奇怪的病症,他们怎么突然间就有了治愈的先例了呢!而且这么牛逼的病例,我们国内竟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此说来的话,这个病例……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他一开始的时候也生出过这种疑惑,但是没有往细处去想。

    听到厉振生这话,安妮此时脸上的笑意却突然一滞,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对,微微皱起了眉头,疑惑道,“可是,假如这个病例不存在的话……那我父亲和米国医疗协会又为何会说他们治愈过这种病例呢?!”

    “安妮,你确定给你打电话的那小子百分百不会骗你?!”

    厉振生转头冲安妮问道。

    “确定!”

    安妮十分肯定的用力点了点头,她知道这次的事情事关重大,找的线人自然是百分百信得过的,她坚信给她报消息的人绝对不会骗她!

    “那行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厉振生一拍手,冲安妮斩钉截铁的说道,“肯定是你父亲为了让阿卜勒相信他,让阿卜勒的女儿心甘情愿的接受治疗,故意杜撰出来了一个病例!”

    既然这个病例极有可能不存在,那必然就是伍兹等人杜撰出来的!

    听到厉振生这话,安妮的脸刹那间苍白一片,微微一愣,接着用力的摇了摇头,十分坚决的说道,“不可能!我父亲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他虽然高傲自满、脾气暴躁,而且喜欢争强好胜,但是他的医德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遇到疑难病人,或者交不起高昂诊金的病人,他会选择拒绝诊治,但是绝不会随意欺蒙病人!”

    虽然她的父亲说不出多么的高尚,但是也绝对不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践踏医德和他人性命的人!

    “是,你父亲以前或许不会做出这种事,但是这次可说不定!”

    厉振生皱着眉头沉声说道,“这次他可是铁了心要将我们先生和中医置于死地啊,所以他做出什么也不让人意外!”

    虽然厉振生没见过伍兹,但是通过林羽跟伍兹之间的纠葛,在他心里,早就已经把伍兹定义为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耻小人!

    “不……不会的,不会的!”

    安妮用力摇着头,脸色无比的难堪,既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如此不堪,竟然为了达到目的,连为医的良知和底线都丢掉了!

    林羽见安妮脸色如此难看,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冲安妮说道,“安妮,你先别着急,这件事除了厉大哥说的这一种可能,其实还存在另一种可能!”

    听到林羽这话,安妮眼前一亮,急忙问道,“何,还有什么可能?!”

    厉振生闻声也不由一愣,不解的望向林羽,不明白除了是伍兹杜撰的,还能有什么可能!

    “就是你父亲可能误诊了阿卜勒女儿的病情!”

    林羽转过头望向窗外,说道,“可能是你父亲把阿卜勒女儿的病情,当成了米国医疗协会以前医治过的一种病情,所以才会说他们治愈过这种病例!如果这个病例的病情称不上奇特的话,自然也不值得被人经常提起,媒体也不值得报道,那这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对,极有可能是这种情况!”

    安妮咬着牙点了点头,如果是林羽说的这种情况,那便说明了她父亲医术不济,误诊了阿卜勒女儿的病情,但是总比说她父亲医德有问题要好!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其实更危险!”

    林羽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父亲他们把阿卜勒的女儿诊断成了何种病情,但是既然是出现了误诊,那所用的药物和治疗方法肯定不会起效,说不定还会加剧阿卜勒女儿病情的恶化,纵然往乐观方向想,治疗方案和用药不会加剧阿卜勒女儿病情的变化,那也是在浪费时间,而阿卜勒女儿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拖不起!”

    “对!不管伍兹是存心的,还是误诊,阿卜勒的女儿都不能交给他们医治!”

    厉振生也跟着用力的点了点头,沉声道,“这分明是在害她!”

    安妮拧着眉头想了想,接着掏出手机,冲林羽询问道,“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阿卜勒,跟他确认下,我父亲到底给他女儿确诊的是什么病!”

    “嗯,你要是能跟他确认明白,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林羽点了点头,十分的赞同。

    安妮一点头,接着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拨通了阿卜勒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见是安妮的来电,阿卜勒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笑着说道,“喂,安妮会长,你改变主意了吗?是不是要回国?我刚才还跟伍兹先生谈起过你呢!”

    听到他轻松的语气,安妮便确认,她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

    “阿卜勒先生,我打电话是想跟你询问一些事情!”

    安妮沉声说道,“我听说我父亲已经确诊了你女儿的病情?而且已经开始替你女儿进行医治了?!”

    “呵呵,不错,安妮会长消息还真是灵通啊,事情就发生在刚刚不久!”

    阿卜勒笑呵呵的说道。

    “那我想问一下,我父亲给你女儿确诊的病情是什么?!”

    安妮继续追问道。

    “呵呵,安妮会长,对不起,碍于你现在的身份,我不能告诉你!”

    阿卜勒笑着说道,“如果你想了解的话,可以选择退出中医协会,重新加入世界医疗公会,我相信,到时候,伍兹先生肯定会非常乐意把一切都讲述给您听的!”

    “阿卜勒,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因为,这事关你女儿的性命,世界医疗公会的对你女儿病情的诊断,极有可能是错误的!”

    安妮面色一沉,声音无比严肃的问道,其实她也料到了阿卜勒一定不会告诉她,所以她一开始也没想过要给阿卜勒打电话,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阿卜勒的女儿死去。

    听到她这话之后,阿卜勒反而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安妮会长,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想要骗我的话,也没必要用这么拙劣的把戏吧,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