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297章 苦口婆心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他们两人一时间有些狐疑不已,现在安妮已经不是世界医疗协会的人,而且跟他们一样身处大洋这端,仅仅凭着世界医疗公会内一个信得过的眼线,根本无法操控、影响世界医疗公会内部的事务,而且阿卜勒此时还死活不相信他们,所以他们不知道安妮会有什么法子,保阿卜勒女儿不死!

    “给我父亲打电话!”

    安妮斩钉截铁的说道,脸上写满了自信,说道,“我让他主动放弃医治阿卜勒的女儿!”

    林羽和厉振生听到她这话齐齐一怔,一时间有些石化,显得极其意外,没想到安妮想了这么久,想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

    这无异于在两军对垒、殊死相搏的情境下,直接告诉占优的那方将领放下枪乖乖受死……

    傻子才会答应呢!

    “安妮,你……你这话糊涂了吧,你父亲好容易编造了个相似的病例出来,他会主动放弃医治吗?!”

    厉振生紧皱着眉头,沉着脸冷声说道,“我估计他的意思跟我们先生方才说的差不多,他可能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医治好阿卜勒的女儿!他这么做,只是想阻止阿卜勒找我们医治!所以他故意编造了一个治愈的病例作为幌子,欺骗阿卜勒和他的女儿继续留在在世界医疗公会进行治疗,只要把阿卜勒的女儿治死了,那我们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了!”

    厉振生丝毫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揣度伍兹的想法,因为在他内心,早就已经将伍兹当成了邪恶的对立面!

    他的逻辑很简单,他们家先生是正义的,是刚正不阿的,所以,凡是跟他们先生为敌的,全部都是邪恶的!

    “不是!我父亲不是这样的人!”

    安妮听到厉振生这话之后脸色变得分外的难看,反应也十分的强烈,睁大了眼睛,满脸怒容的瞪着厉振生。

    “厉大哥!”

    林羽低声冲厉振生呵斥了一声,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再乱说话。

    虽然厉振生所说的一切也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当着安妮的面儿诋毁人家的父亲,确实不太好。

    “何,我父亲真的不是这样的人,他绝对不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安妮急忙转过头冲林羽解释道,声音急切,眼神诚恳,极力的替她的父亲辩解着。

    林羽冲她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不过,我是相信你,不是相信他!”

    他没跟伍兹打过交道,他怎么知道伍兹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相信安妮。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劝他停止针对阿卜勒女儿的医疗方案!”

    安妮再次掏出手机,一边翻找着手机上的号码,一边说道,“他如果知道自己的诊治结果有误的话,他一定会及时纠正的,在他心里,病人的安危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说话间她已经将电话拨了出去,同时打开了免提,让林羽和厉振生也能够听清楚。

    不多久,电话那头便传来伍兹低沉的声音,“喂,安妮?”

    “父亲,你现在要立马停止……”

    “立马停止医治阿卜勒的女儿是吧?!”

    未等安妮说完,电话那头的伍兹立马打断了安妮,沉声接上了女儿的话,语气格外的阴沉。

    安妮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过来,多半是阿卜勒已经把事情告诉了父亲,她轻轻的“嗯”了一声,急声劝道,“父亲,你现在实行的治疗方案极有可能是错误的,你要是继续给阿卜勒的女儿治疗,不只医治不好她,反而会害了……”

    “我真没想到!”

    伍兹再次冷冷的打断了安妮的话,沉声说道,“中医协会和何家荣竟然如此的丧尽天良、丧心病狂,为了保全中医,他们竟然要牺牲一条鲜活的生命!这种人,这种医学,简直该下地狱!”

    “嘿,卧槽!”

    厉振生听到这话脸色猛地一沉,浮起了一丝怒声,十分不爽的说道,“这个老东西,竟然倒打一耙!”

    “厉大哥!”

    林羽再次呵斥了厉振生一声,眉头却皱的愈发的厉害,显然神情也极为的不悦。

    安妮听到自己父亲这话顿时也急了,急忙解释道,“父亲,你误会了,给你打电话不是何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我也是为了您好,阿卜勒女儿的病情十分的复杂,如果您要是觉得非常好医治,那您极有可能是偏离了正确的治疗轨道……”

    “住口!”

    未等安妮说完,电话那头的伍兹无比愤怒的出声呵斥住了安妮,厉声喝道,tsxsw.“你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别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

    听到电话那头的父亲生气了,安妮到嘴的话不由一顿,洁白的牙齿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红艳的嘴唇,其实她也不想质疑自己父亲的医术,但是她必须要对一条鲜活的生命负责。

    此时电话那头的伍兹急促的喘了几口气,见女儿没说话,他的怒气也不由消散了几分,沉声说道,“安妮,我知道这件事不怪你,你也万万说不出刚才那番话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话都是何家荣那个黄皮小子教给你的吧?!”

    “嘿,跟我们家先生有什么关系!”

    厉振生听到他这话更加的不爽。

    林羽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冲厉振生摆了摆手。

    “父亲,阿卜勒不了解我,难道您也了解我吗?我是您一手带大的,我的医术和品行您应该最清楚吧?我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条人命的人吗?!”

    安妮皱着眉头沉声冲电话那头的父亲沉声说道,“而且您觉得我是那种愚蠢的人吗?明知道你们会误会我和中医协会,还偏偏给你们打电话,告诉你们出现了误诊?!”

    听到安妮这话,电话那头的伍兹不由猛地一愣,对啊,他的女儿他最了解了,就算何家荣等人教她这么说,以她女儿仁慈、善良的心底,也万万不会拿着患者的生命作为代价!

    “你们凭什么说我的诊断出现了错误?!”

    伍兹迟疑片刻,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