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10章 栽赃嫁祸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什么?!”

    伍兹听到这话脸色猛然一变,虽然他刚才就已经猜到这点,但是此时听到安德烈亲口说出来,仍旧感觉十分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什么叫没有药物相互作用?没有药物相互作用,阿卜勒的女儿刚才为何会出现那么危急的异况?!”

    伍兹双手用力的按在桌子上,额头上青筋暴起,对安德烈怒目而视,厉声呵问,他的身子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显然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心头的怒火。

    虽然他一时间猜不到萨拉娜为何会出现刚才那种危急的情况,但是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件事,一定跟安德烈有关!

    而他,并没有授意过安德烈!

    无论安德烈做了什么,他全部都是不知情的!

    这往小了说叫擅自行动,往大了说,这就是背叛!

    所以,伍兹此时才愤怒不已!

    见到伍兹如此愤怒,安德烈的脸色也不由变了变,脸上那种无所谓的笑容也立马一扫而空,神情间浮起一丝畏惧。

    毕竟从米国医疗协会时期,伍兹就已经是他的顶头上司,而且也一直都是他非常敬重的人,所以此时见到伍兹如此盛怒,他也不由有些心头发慌。

    “萨拉娜小姐之所以会出现那种情况,是因为我……我一开始,就在要给她注射的异烟肼里面多加了一种药物,它们两者之间能够产生相互作用,所以便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安德烈低着头,轻声说道。

    “混蛋!你这个混蛋!”

    伍兹听到安德烈亲口说出这番话之后怒火攻心,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被人狠狠的击砸了一铁锤,脑袋嗡嗡作响,浑身的血液也不停的往头上涌。

    盛怒之下,他一个箭步窜出去,想要奔着安德烈冲过去,但是他刚冲出去两步,便感觉眼前一黑,身子猛地一晃,一头往地上栽去。

    “伍兹会长!”

    安德烈见状脸色大变,连忙一个跨步冲了过来,一把扶住了安德烈,这才没让安德烈摔在地上。

    伍兹扶了扶自己的头,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几口,等眼前阵阵泛黑的情况过去之后,这才猛地挺起身子,同时顺势狠狠的一个耳光扇到了安德烈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过,安德烈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因为这是伍兹使出全力甩出的一耳光,所以力道非常大。

    “对不起,伍兹会长!”

    安德烈没敢有丝毫的不满,赶紧一低头站好,满是歉意的说道。

    “我事先怎么告诉你的?!”

    伍兹赤红着双眼,厉声冲安德烈问道,“我有让你这么做吗?!”

    “没有!”

    安德烈低着头小声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敢做这种蠢事?!为什么!”

    伍兹怒声冲安德烈质问道,“我们米国医疗协会的规定是什么?!我们为医的本分是什么?!你知道你差点害死她吗?!”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改成世界医疗公会,但是所使用的一直都是米国医疗协会的规章制度。

    虽然他们米国医疗协会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赚取利益,但是伍兹始终要求医德为先,始终要求医生要对自己的病人负责,而且每个医疗团队一旦制定了医疗方案,任何人不得擅自更改,哪怕是主治医生也不行!

    而现在安德烈就违反了这几点!还差点把阿卜勒的女儿给害死!

    伍兹不敢相信,一向尽职尽责,从未违背过他的安德烈,竟然有胆子做出这种事!

    而且,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本来以为这次突然异况是因为何家荣的诡计,而且他和阿卜勒也都把罪名坐实到了何家荣头上,结果现在这个安德烈突然告诉他,这件事是他们世界医疗公会内部人自己干的!

    他内心很希望何家荣是个卑鄙无耻的奸诈小人,结果现在这个卑鄙无耻的奸诈小人成了他的副手,成了他最相信的手下,他怎么能不震惊?!怎么能不震怒?!

    “对不起,伍兹会长!”

    安德烈咬了咬牙,低着头闷声道歉。

    “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伍兹冷声质问道,“是不是故意制造惊险,让阿卜勒对你们这些人更加的感激,从而获得更多的金钱利益?!”

    他不用问也能猜到,既然刚才当着的面儿,科尔的说辞也是药物互相作用,那指定是这帮医生早就已经串通好的,就是想通过改变剂量,制造惊险的情况,然后他们再把萨拉娜从死亡边缘给救回来,从而获得阿卜勒的好感以及金钱感谢!

    这种小把戏,他们米国医疗协会内部也有人偷偷的用过,不过都没有这次严重,而且伍兹也没有想到,在米国医疗协会内部身份尊贵的安德烈博士竟然也做出这种事情!

    而这次,安德烈他们也顺利的达成了目标,阿卜勒刚才对他们说不出的感激,并且也应允了,会好好的酬谢他们。

    “伍兹会长,我并不是这种目的!”

    谁知安德烈摇了摇头,沉声否定了伍兹的话。

    “不是这种目的还能是什么目的?!”

    伍兹面色微微一变,冷声质问道,眼中布满了怒火,没想到,到了此时,安德烈竟然还在撒谎!

    “我是为了嫁祸何家荣!”

    安德烈沉声说道,“科尔已经跟您说过了吧,我们把阿卜勒女儿刚才的危急情况全部都归结为阿卜勒没有事先让我们看他女儿的病历,所以我们不知道阿卜勒女儿体内的药物的残留,这样一来,就挑起了阿卜勒对何家荣的仇恨,这才是我的真实目的!”

    伍兹听到安德烈这话之后身子猛地一颤,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安德烈,颤声说道,“你……你……你为了嫁祸何家荣,竟然拿着病人的生命在做赌注?你觉得你还配做一个医生吗?!”

    伍兹心中痛苦万分,不敢相信他最为器重的左膀右臂,竟然连一个医生最基本的良知都丧失了!

    “对不起,伍到386 兹会长!”

    安德烈头低的更厉害了,无比歉意道,“这并不是我的意思,我也只是听命令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