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14章 不过就是摘了我这颗脑袋罢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何家荣,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你做了什么卑鄙下作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

    电话那头的人见林羽还在隐瞒,顿时恼怒不已,厉声呵斥道,“是什么让你敢如此恃宠而骄?!你知道这件事给国家带来的损失有多大吗?!”

    虽然隔着电话,但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却仍旧宛如惊雷,振聋发聩,气势慑人!

    显然,对面那人动了真怒!

    一旁的郝宁远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猛然一变,神情既畏惧又忧切,急忙冲林羽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提醒道,“家荣,这个时候就别藏着掖着了,坦白从宽,做了什么就赶紧说出来吧,没事,有什么事,我们和国家帮你一起扛着!”

    他以为是对面那名身份非凡的人为带给林羽的压力太大,所以林羽一时间不敢说实话。

    不过林羽听到他这话之后突然昂着头哈哈朗声一笑,腰板挺得笔直,脸色凛然,中气十足的冲电话那头说道,“长官,虽然我们没见过面,但是因为我所处的职位,想必您对我一定也足够了解吧?您觉得,我何家荣岂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小人?!又岂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说道这里,他微微一顿,昂着头,豪情万丈道,“这世上没有吓得住我何家荣的人!也没有我何家荣不敢认的事!再说,不管是什么事,最大的代价,也不过是把我这颗脑袋摘了去罢了!男子汉大丈夫,行的端做得正,光明磊落,死有何惧?!”

    他这话真不是故意吹嘘,虽然电话那头的人身份不凡,但是他何家荣还真不怕!

    不管电话那头的人再怎么身份尊贵,权势滔天,可是也不过是一介凡人!

    而他,可是死过一次的人,可是成为过鬼魂的人!

    他此时对电话那头那人之所以恭敬,完全是出于尊敬!

    “所以,但凡是我何家荣做过的事,哪怕将我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我何家荣也认!”

    林羽字字铿锵,宛如金石掷地,“我何家荣没做过的,就是许我金山银山、富可敌国,我何家荣也决计不认!”

    听到他这话,郝宁远的神色微微一怔,先前的怀疑一扫而空,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了解林羽,也相信林羽,既然林羽这么说,那林羽就绝对没有惹什么祸!

    “你真什么也没做?”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顿时也缓和了下来,声音略有些迟疑和意外,虽然他跟林羽没有见过面,但是林羽说的没错,他对林羽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毕竟林羽身处的是军机处影灵的位置,虽然比不得处长的职位,但同样也是关键无比,如果林羽人品或者能力不行,他也早就下命令把林羽给撸下去了。

    他也知道“何家荣”这个人有能力,有责任心,心怀民族大义、家国天下,所以对“何家荣”的印象一直非常不错,此时听完“何家荣”这话慷慨激昂的话之后,他似乎也相信了,一时间不由有些纳闷疑惑,莫非真是冤枉了“何家荣”?

    “长官,您就直接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林羽皱着眉头沉声说道,“如果真是我的责任,我何家荣,绝不推辞!”

    “阿卜勒你认识吧?”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低沉的问道,“他女儿患了一种怪病,来找你看过?!”

    听到这话,林羽眼睛眯了眯,果然如安妮不出所料,背后捣鬼的人是阿卜勒!

    “不错,他是来过,但是我没有给他的女儿看过病,他没让我看!”

    林羽如实说道,“因为他说他信不过中医,所以就带着他的女儿赶去了米国,找世界医疗公会帮他女儿医治去了!”

    “哦?你没帮他女儿看病?”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更加低沉了几分,沉声道,“那他为何说你意图害死他女儿?!”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林羽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这其中出了什么岔子,但是我绝对没有害过他的女儿!”

    他也没想到阿卜勒侮辱完他们中医之后,竟然还会回过头来反咬一口。

    电话那头的人闻声沉吟一声,接着叹息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确实是跟我们的人这么说的,而且语气十分的气愤,不想有假,另外,他也借此暂停中止了跟我们刚刚谈好的石油出售项目,导致我们正在加紧督建的一个工军项目陷入停滞,这个项目,每拖一天,所造成的损失,都是以上亿计算!而且这还只是看得见的损失,由此造成的潜在损失更大,根本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听到他这话,林羽和郝宁远两人的脸色皆都不由微微一变,怪不得这位身份非凡的人物如此大发雷霆,原来这个阿卜勒简单一个举动,竟然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

    “虽然这批油不是非他不可,但是要是从别的地方走,成本高的不是一星半点,所造成的损失,同样不小,至于我们国内储存的石油,能够提供的补充,也十分有限!”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颇有些无奈,像这种大规模的工程,随便一环出现了意外,造成的影响都是巨大无比,更不用说是能源供应的源头上出现了问题!

    “长官,可是,我们和家荣,根本没有伤害他的女儿啊!”

    郝宁远急声说道,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

    “可是人家就是要拿着这个说事啊!”

    电话那头的人闷声说道,“而且人家的女儿现在就躺在病房内,我们能拿人家怎么办?说人家撒谎吗?!而且他原本提供的报价就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极大让利,算是我们欠人家一个人情!”

    “那他有没有说,怎么才肯继续跟我们合作啊?!”

    郝宁远望了林羽一眼,沉声说道。

    林羽原本张嘴要说话,听到郝宁远这话,立马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想听听阿卜勒说了什么。

    “要求他倒是也提了!”

    电话那头的人沉吟一声,低声说道,“只有一个,就是让我监禁何家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