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24章 是你们杀死了她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怎么样,阿卜勒先生怎么样了?!”

    伍兹冲进病房之后,急切的冲一众医生问了一声。

    此时安德烈等人正围在屋内的备用病床跟前,争分夺秒的抢救着阿卜勒。

    “放心吧,会长,阿卜勒先生不会有问题的!”

    安德烈顾不上抬头,一边救治着阿卜勒,一边冲伍兹回答了一声。

    “一定要把阿卜勒先生救过来!”

    伍兹催促了一声,接着背着手在屋内来回的走着,紧锁着眉头,思考着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科尔刚才的话说的不错,等到阿卜勒醒过来之后,必然要为他女儿的死讨要个说法!

    虽然他们世界医疗公会也是在竭尽所能的救人,也不想出现这种情况,而且按照行业规则,就算病人救治不过来,也不能让他们担责任,但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他信誓旦旦的跟阿卜勒担保过,一定会治愈萨拉娜!

    身为世界医疗公会的会长,他代表的自然也是世界医疗公会,所以仅凭他这句话,阿卜勒就完全可以让他萨拉娜的死负责!

    “伍兹先生,阿卜勒先生已经苏醒过来了!”

    这时安德烈急切的冲伍兹喊了一声,同时抹了把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

    伍兹闻声精神一振,接着快步冲到了一旁的备用病床前,只见病床上的阿卜勒确实已经苏醒了过来,大睁着猩红的眼睛,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目光呆滞且木讷。

    “阿卜勒先生,阿卜勒先生,您没事吧?!”

    伍兹急忙低声呼唤了阿卜勒几声。

    原本躺在床上的阿卜勒突然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撕住了阿卜勒的衣领,冷声说道,“伍兹,你是不是非常希望我有事?恨不得我一死了之!”

    “阿卜勒先生,请您放手,别冲动!刚才是伍兹先生命令我们救你的!”

    一旁的安德烈等人见状急忙冲上来拉拽阿卜勒的手,想让他放手。

    但是阿卜勒的手宛如铁钳一般,牢牢的撕着伍兹的领子,任由他们怎么拽也拽不开。

    “伍兹,你还我的女儿命来!你还我女儿的性命!”

    阿卜勒压根不在乎安德烈等人的话,睁着赤红的眼睛,嘶声冲伍兹质问着。

    伍兹冲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别伤害阿卜勒,自己垂着头无力的叹息了一声,接着无奈的说道,“阿卜勒先生,我在这里,哪也不去,你想什么时候找我算账,就什么时候找我算账,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你现在应该趁着萨拉娜尚未气绝,去……去陪她走完最后一程……”

    “萨拉娜……萨拉娜!”

    阿卜勒脸色猛地一变,盛怒和悲痛之下,他只顾着找伍兹要他女儿的性命了,一时间都望了去探望他的女儿,经过伍兹这一提醒,他如梦初醒、涕泪横流,一个翻身,踉跄着跳下了床,接着几步冲到内间的主病床跟前,看到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儿,脑袋嗡鸣一响,噗通一声跪在床前,抱着病床上的女儿失声痛哭。

    确实如伍兹所说,此时萨拉娜尚未气绝,但是跟气绝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

    只见病床上的萨拉娜眼窝深陷,双眼紧闭,面色灰白泛青,嘴唇苍白如雪,瘦弱干瘪的胸膛几-->>

    乎已经看不出了起伏,气息俨然已经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

    “萨拉娜!萨拉娜!真主啊!求求您救救我可怜的女儿吧!求求您发发慈悲吧!”

    阿卜勒扑在床上一边痛哭一边大声祈祷,声音撕心裂肺,悲痛欲绝。

    饶是见惯了生死的一众医生和护士看到这令人伤痛的一幕,也是神色伤感,低头不语。

    “阿卜勒先生,对不起,这一切,责任都在我……”

    伍兹低着头,颓然的摇头叹息道,这一切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以至于他现在还无法接受!

    萨拉娜为何会突然间出现这种症状,就连他现在也百思不得其解!

    “伍兹,这件事,跟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就在这时,随着病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个高亢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屋内的众人齐齐一愣,接着不约而同的转头朝着门口方向望去,只见两个人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正是科尔和洛根!

    “洛根?你怎么来了?!”

    伍兹看到进来的洛根之后,神色不由微微一变,似乎有些意外。

    虽然洛根代表的是官方,是整个世界医疗公会实际上的管理者和监督者,但是伍兹跟洛根明确过,医疗方面的事不让洛根插手,让洛根老老实实待在办公大楼里,不要随便来医疗区。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

    洛根眯了眯眼睛,眼中精光四射,扫了眼前方趴在病床上痛苦的阿卜勒,沉声说道,“虽然阿卜勒的女儿死了,但是这件事的责任,不应该推到我们世界医疗公会身上,要知道,他女儿在过来之前,就已经病的垂死,而且世界上没有其他的医疗机构和医生敢接收他的女儿,我们世界医疗公会接收了他的女儿,并且还给他女儿提供了医治,不管他女儿是生是死,他都应该感谢我们,要不是我们,他女儿可能根本都无法多活这半个月!”

    “你放屁!”

    这时扑在病床上痛苦的阿卜勒听到洛根这一番冷血的话,再次勃然大怒,猛地转过身,指着洛根厉声说道,“虽然给我女儿接诊过的医生没有把握医治好她的病,但是那些医生说过,我女儿最起码还能支撑半年,结果来到你们这里之后,她……她连一个月都没撑下去……”

    阿卜勒声音凄绝无比,既绝望又懊悔,后悔把自己的女儿带到世界医疗公会来医治,没想到,这反而直接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哼!”

    洛根背着手冷哼一声,说道,“我们又何尝不知道,不给她医治,她起码还能活半年,但是半年之后呢?她还不是非死不可?!而我们选择救治她,是为了给你们生还的希望,是让她活的更久些,你应该感激我们!”

    “是!但是你们确定自己确实能够医治再接收啊,不能治你们逞什么能!你们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阿卜勒对洛根这话丝毫不领情,神情狰狞的指着洛根厉声质问,如果世界医疗公会不揽下来,他还可以带着他女儿去找其他的医生或者医疗机构。

    “阿卜勒先生,你脑袋糊涂了吧?我们世界医疗公会是世界医疗的顶峰,除了我们,你还能找谁替你女儿医治?!”

    洛根冷哼一声,无比讥讽的说道,“找那个就连你自己都看不上的中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