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340章 夺妻之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要不让郝部长想想办法吧,他可以跟航空公司那边打个招呼,帮忙腾几个位子出来!”

    这时赵忠吉急忙站出来建议道,“正好,这件事也得告知下郝部长,先听听他的意见,你再决定去还是不去!”

    他显然还是不放心林羽远赴美国,所以便寄希望于郝宁远,希望郝宁远能够劝住何家荣。

    “好,那让郝叔叔帮帮忙吧!”

    林羽笑了笑,接着坚定的说道,“不过不管他什么意见,我的决定,绝对不会动摇!”

    赵忠吉赶紧走到一旁给郝宁远打了个电话,接着转身说道,“家荣,稍微一等,郝部长马上过来了,他正好就在附近!”

    “好,赵院长,趁着这段时间,您让中医部那边,给我准备几味药材!”

    林羽说话间从旁边的护士台上取过纸笔写下了几味药材,交给了赵忠吉。

    虽然他让厉振生回药店取所剩的名贵药材了,但是光有那些名贵药材是不够的,还要一些普通的药材作为佐药。

    上次回生堂被那些海外从业的中医医者大闹一通,大厅内被砸了个乱七八糟,仅剩的一些药材也都被破坏掉了,若不是林羽向来把那些珍贵的药材藏在内间的保险柜内,恐怕连这些药材也不能幸免。

    所以林羽便直接从保卫处总院这里取一部分药材带去米国,节省购买的时间。

    “好,好!”

    赵忠吉接过林羽手里的纸条急忙吩咐手底下的医生去准备。

    等了不多时,郝宁远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还未到跟前,郝宁远便喘着粗气急声说道,“家荣,你疯了吗,竟然要亲自去米国?!”

    他接到赵忠吉的电话之后,便不顾一切的赶了过来。

    “郝部长,您可来了,快劝劝家荣吧!”

    赵忠吉看到郝宁远面色一喜,快步迎了上来。

    “这其中的凶险有多大,你知道吗?!”

    郝宁远神色焦急不已,急声道,“现在世界医疗公会跟我们中医可谓是水火不容,尤其是因为安妮这件事,伍兹和洛根对你可以说是恨之入骨,而你现在却要自己往火坑里跳?这岂不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糊涂啊!”

    “郝叔叔,他们不好惹,我也不是软柿子啊!”

    林羽冲郝宁远笑了笑,有些不以为意。

    “你就是再厉害,那也双拳难敌四手啊,你入的可是人家的人家国境,到时候腹背受敌,只能任人屠杀!”

    郝宁远说话间已经走到了跟前,扫了眼一旁的安妮,接着凑到林羽跟前,压低声音沉声问道,“你可知道安妮跟洛根家之间有何关系?!”

    “洛根?”

    林羽微微一愣,接着说道,“他不就是米国官方派去监理世界医疗公会的吗?跟安妮上下级关系呗!”

    “安妮本来是要成为洛根儿媳妇的!”

    郝宁远面容严肃的急声说道,“我最近也是刚刚得知,其实洛根和伍兹早就已经定过婚约,两家要联姻的!”

    “哦?还有这事?!”

    林羽不由有些意外,接着咧嘴笑笑,不以为意道,“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

    郝宁远急的神情大变,压低声音说道,“人家洛根家本来是要迎娶安妮这个儿媳妇的,结果却被你把这个准儿媳妇给拐到炎夏来了,你说洛根一家,该何等的恨你!”

    “……”林羽。

    “郝叔叔,这……这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林羽一时间苦不堪言,这怎么还成了他把人家家儿媳妇给拐跑了呢,他跟安妮的关系可是再纯洁不过了啊,就是单纯的医学学术交流!

    “你觉得跟你没关系,可是人家洛根家就觉得跟你有关系!”

    郝宁远摊了摊手,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要么说我告诉你,这次出去格外凶险呢,夺妻之恨,人家岂会饶了你?!”

    “……”林羽。

    “还有啊,家荣,你知道这个洛根什么来头吗?!”

    郝宁远面色瞬间变得格外严肃,沉声说道,“就算说他,可以以举国之力对付你,也丝毫不夸张!”

    “……”林羽。

    冤枉啊,实在是比窦娥还冤啊!

    林羽本来想着不过是帮炎夏西医挖来一个高级人才,结果没想到反倒被扣上了一个夺人妻子的名头……

    “所以,家荣,无论如何,米国,你绝对不能去!我,不允许!”

    郝宁远神情无比郑重的说道,字字铿锵,既是在建议,又是在命令。

    虽然林羽是中医协会的会长,但他可是林羽的顶头上司!

    林羽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可是,郝叔叔,倘若我不去,那中医怎么办?!”

    “中医?”

    郝宁远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没能明白林羽的话。

    “奥,郝部长,何副院长刚才说了,他去米国,还肩负着医治好阿卜勒的女儿,萨拉娜的重任!”

    赵忠吉急忙走到郝宁远跟前,小心翼翼的将林羽方才的话仔细跟郝宁远讲述了一番。

    郝宁远听完赵忠吉的话之后神情愈发的凝重,抬头望了林羽一眼,接着沉声说道,“家荣,倘若你去了,中医又该怎么办?!”

    这次轮到林羽发愣了,看了郝宁远半晌,不明所以的问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这次出去,就是为了拯救中医的啊。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这次去米国,必然是凶险万分,万一……万一……”

    郝宁远说到这里,喉头陡然间哽住,重复了好几次,都没能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万一无法活着回来,是吧?!”

    林羽咧嘴笑了笑,将郝宁远不好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

    郝宁远叹了口气,颓然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这次去了,真的无法回来,那对中医而言,才是最为沉重的打击,现如今的你,早已是中医的脊梁!”

    “是啊,家荣,其实你早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了炎夏中医的根基!”

    赵忠吉急忙连连点头,附和道,“所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对中医而言,那才是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