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44章 我这就给您舔干净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看了眼外套上的痰,眉头一皱,把外套脱下来,递向高壮男子,淡淡道:“舔干净。”

    “你他妈说什么?!”

    高壮男子面色一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了,我让你舔,干,净!”林羽面色陡然间冷了下来,最后几个字特地加重了音量。

    “找死!”

    高壮男怒骂一声,接着一巴掌朝林羽头上扇来。

    林羽身子往后一仰,堪堪躲了过去,但是未等他出手,突然一个身影急速的窜了出来,一个飞腿踢中了他面前的高壮男的胸口。

    高壮男那么健壮的身板陡然间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可见这一脚的力道有多大!

    林羽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还以为是厉振生出手了,但让他惊讶的是,竟然是刘梦辉!

    行啊,这身手可以啊,怪不得能干上分局局长呢!

    林羽心头一乐,不由对刘梦辉刮目相看。

    “他妈的找死,开医馆还得跟你打招呼?你算个什么东西?!”

    刘梦辉狠狠的骂了一声,呵的一口痰吐回到了高壮男身上。

    “给老子弄死他!”

    高壮男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冲一帮手下高喊了一声。

    他一帮手下立马高呼一声,攥着拳头朝刘梦辉扑了上来。

    “来,今儿你们要是弄不死老子,你们就是狗娘养的!”

    刘梦辉冷喝一声,接着一把把警官证亮了出来。

    看到庄重威严的国徽以及国徽下面醒目的“公安”两个大字,一帮混混吓得浑身一激灵,脚下宛如灌了水泥般猛地顿住,跑在前面的几个人差点一跟头栽在地上,一帮人瞬间噤若寒蝉,脸色苍白。

    “你们他妈的愣着干嘛,动手啊!”

    众人身后的高壮男并没有看到刘梦辉手里的证件,见自己一帮手下突然停住了,立马怒声呵斥了一声。

    一帮小混混满脸苦色,就是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警察动手啊。

    “我让你们动手,都聋了吗?!”高壮男无比恼怒的吼道。

    “老……老大,他是警察……”

    其中一个小混混结结巴巴的说道。

    “警察?!”

    高壮男颇有些意外,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铁青着脸冷哼道:“警察有什么好怕的,看你们一个个吓得那样。”

    高壮男走到前头后,打量刘梦辉一眼,见他穿着便装,还以为他是个普通的基层民警,冷声道:“你是西城区分局的?”

    “不错。”刘梦辉淡淡应道,把警官证揣回到了上衣内侧的口袋里。

    “那你们局副局长华斌你认识吧?”高壮男牛哄哄的说道。

    “你跟华斌是什么关系?”刘梦辉皱着眉头问道。

    “你甭管了,你就说你认不认识吧?”高壮男昂着头傲然道。

    “当然认识,我的手下我能不认识吗?”刘梦辉用看傻子似得眼神看着他。

    “什么?!”

    高壮男猛然一怔,脱口道:“他是你的手下?你……你是……”

    “西城区分局局长,刘梦辉!”刘梦辉一脸正色,冷声道。

    高壮男面色瞬间一变,急忙恭敬道:“原来是刘……刘局长,失敬失敬,刘局长,我们今天不是冲着您来的……”

    说完他抬头看了林羽一眼,意思是他们是来找林羽麻烦的。

    “这位是我的兄弟,你们冲他来的,就是冲我来的!”刘梦辉一挺胸膛,冷声道。

    高壮男蹙着眉头细细一思量,低声道:“刘局长,可否借一步说话?”

    “有什么话当面说就行。”刘梦辉沉声道。

    “刘局长,看在华局长的面子上,还是请您借一步说话吧。”高壮男压低了声音,冲刘梦辉使了个眼色。

    刘梦辉皱了皱眉头,能看出来他跟华斌关系不浅,犹豫一下,接着跟他走到了医馆门口。

    “刘局长,我知道这小子不是您的什么兄弟,他不过是个清海的外来户罢了,烦请您行个方便,不瞒您说,这次派我来的是万家的万晓川少爷,您也知道,找万家二老爷子看病的都是些什么人,得罪了万家,我们都没好果子吃。”高壮男压低了声音,颇有些无奈道,他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刘梦辉听完这话不以为意,嗤笑一声,也压低了声音说道:“万家算个屁!再牛逼不也就是个经商的大家族吗,你知道里头这位什么来头吗?!”

    高壮男听到这话不由一怔,接着摇摇头,说不知道。

    “今儿就让你开开眼,听好喽,这是楚家家主楚锡联亲自邀请去他们家吃饭的贵客!那天我当面见的,楚家的大少爷,楚云玺亲自给他当的司机!”刘梦辉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倨傲,那神情,仿佛楚锡联邀请的人是他似得。

    “楚家?哪个楚家?”高壮男一脸茫然。

    “京城还他妈能有哪个楚家?你傻吗?”刘梦辉皱着眉头沉声道,“现任家主在中央军委任职的那个!”

    “啊?!”

    高壮男吓得咕咚咽了口唾沫,腿肚子直打哆嗦,虽然他对楚家不了解,但是听到刘梦辉提到的“中央军委”四个字,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中央军委什么概念,踩死他们这种街头混混还不跟踩死一只蚂蚁似得?

    “现在你们他妈的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了吧?我是看在华斌的面子上才跟你说这些的,今天幸亏有老子在这里,否则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刘梦辉冷哼道道,他和华斌平日里关系不错,所以今天也算是间接帮了华斌一把,否则高壮男一被查,肯定会连累到华斌。

    高壮男吓得脸都白了,满头大汗,不停的冲刘梦辉点头,颤声道:“刘局长,大恩大德,小弟无以为报啊,改天天盛楼,小弟做东,一定好好的答谢您和华局。”

    “这个以后再说,不想死的就赶紧进去给里面那位赔罪!”刘梦辉冷声道。

    “是,是!”

    高壮男连连点头,接着快步冲了进去,躬着身子,满脸讨好的冲林羽说道:“何先生,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说着他狠狠地往自己右脸上连扇了几巴掌,接着注意到了林羽放在椅子上的外套,急忙一把抓了过来,翻出刚才衣服上自己吐得那口浓痰,满脸堆笑的说道:“我这就给您舔干净。”

    说完他猛地低下头,不顾一切的在已经干涸的痰渍舔了起来。

    他身后的一帮小弟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我的天,这还是他们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大吗?!

    “哎……”

    林羽想开口制止,但是为时已晚,不禁摇头苦笑了一下,这下痰倒是没有了,可是衣服上倒全是口水了。

    “何先生,您不满意?”高壮男微微一怔,随后立马反应了过来,用力的往自己嘴巴上再次扇了一巴掌,自顾自的骂道:“我真是该死!弄脏了您的衣服,您放心,我这就吩咐人去给您买新的。”

    “不用了,不用了,这件衣服就当我送给你了,你们别再来闹事就行了。”林羽急忙摆了摆手,纳闷刘梦辉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让他这么害怕。

    “多谢何先生恩赐,多谢何先生恩赐!”

    高壮男兴冲冲的把衣服穿到了身上,因为他的体型比林羽大太多,一身衣服穿在身上紧巴巴的,但他还是笑的合不拢嘴,接着面色庄严的拍着胸脯保证道:“何先生,你放心,这条街是我罩的,以后谁他妈敢过来捣乱,老子跟他拼命!”

    “行了,快领着你的人滚吧,别影响何先生的心情。”刘梦辉不耐烦地说了一声。

    “好嘞,我这就滚,这就滚!”

    高壮男一点头,立马招呼自己的一帮手下撤了出去。

    “大哥,咱这么走了,怎么跟万少爷交代啊?!”他的一个手下问道。

    “交代个屁,老子差点被他害死!”高壮男一拳砸到车上,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林羽送的外套,急忙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跟宝贝似得揣在怀里,接着冷声吩咐道:“以后都给我记住了,谁他妈的敢来回生堂捣乱……不,谁他妈敢说回生堂一个‘不’字,给我往死里整!听到了没?!”

    “听到了!”

    “上车!”

    高壮男大手一挥,一帮手下立马上了车,迅速离去。

    “刘局,这次多谢您了。”林羽满是感激道。

    虽然这些地痞流氓他并不害怕,但是如果得罪了他们,天天跟狗皮膏药似得来找麻烦,也着实头疼,刘梦辉给他们这么一吓,倒真是一劳永逸了。

    “应该的,以后再有什么人来找麻烦,兄弟直接吩咐我就是。”刘梦辉满脸谄媚的说道。

    此时楚锡联正在军部办公司室里闷头写着什么。

    “咚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听到警卫员高声道:“报告首长,殷连长求见!”

    军部的人都知道殷战是楚锡联的老部下,也是现在楚家的管家,所以对他都格外的尊敬,依旧称呼他为连长。

    “让他进来!”楚锡联头也没抬道。

    “谢了老弟。”

    殷战拍拍警卫员肩膀,直接进了办公室,冲楚锡联说道:“首长,小姐又在家里闹了,非要出门。”

    自从上次从清海回来之后,楚云薇便被楚锡联软禁在了家里,上次林羽去楚家吃饭,没能见到她,也是楚锡联刻意安排的,怕楚云薇对林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让她闹,她就是把天闹下来,也别想出去!”楚锡联冷声道,“我平日里就是太惯着她了!”

    “是!”

    殷战点点头,接着说道:“你让我送的鉴定结果,我已经复印出来送过去了……”

    楚锡联微微一怔,急忙把笔放下,抬头说道:“可是亲手送给的何老爷子?”

    “不错。”殷战应道,“我亲手交到他手里了。”

    “那就好。”楚锡联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把自己的这份鉴定结果送给何家,在得知何自钦被上头观察,下一步极有可能直升部委的消息后,他立马下定决心,吩咐殷战把这份鉴定结果交给了何老爷子。

    他只能赌一把,赌何老爷子不知情,如果被他赌中,那何老爷子定然会勃然大怒,何家也势必会内部大乱!

    他希望以此来干扰何自钦的情绪,影响他的仕途,否则何自钦一上位,那楚家跟他们家的差距就更大了。

    “爸,您找我?”

    晚上一下班,何自钦便急匆匆的来到了父亲这里,父亲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急切,所以他不敢有丝毫怠慢。

    “你过来。”何老爷子冲何自钦招招手。

    何自钦赶紧走上前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闪过,何老爷子怒声道:“说,你有什么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