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50章 砸场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回身一看,发现叫他的是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的微胖男子,上下打量一眼,立马记了起来,感情这男子正是上次卫生部部长吕孝锦带去京大一院给部长夫人看病的西医骨科博士。

    “管博士你好。”林羽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何神医,您来这里做什么,看病?”

    管清贤挑了挑眉头,语气中满是玩味,特地加重了“神医”两个字的语气,显然是在讥讽林羽,“堂堂的中医大拿还需要来西医医院看病吗?”

    上次被窦老当面骂他的医术是杂耍的事情他还记恨在心,见到同为中医的林羽,自然气不打一处来,借势把火气撒到了林羽身上。

    “不好意思,恐怕得让您失望了,我是来帮别人看病的。”林羽淡淡道,对于这个管清贤,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

    “给人看病?你这牛皮未免吹得太大了吧?!堂堂的军区总院需要你来帮病人看病?!”管清贤嗤笑了一声,觉得林羽这话说的实在是可笑至极,军区总院是什么地方?!京城最好的西医医院!代表的是华夏医疗界的巅峰!

    “你爱信不信,我用不着跟你解释什么。”林羽淡淡道,接着抬脚要走。

    “哎,哎,别急着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管清贤连忙伸手挡住了林羽。

    “把你的手拿开!”厉振生冷冷呵斥了一声。

    管清贤吓得身子一震,急忙把手拿开,有些胆怯的望了凶神恶煞的厉振生一眼,推了把厚重的近视眼镜,冲林羽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看看,我给黄夫人的医治情况,她现在腰椎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了,现在正在医院里面做检查。”

    “管博士,我就不看了,我也希望黄夫人一切都好,还有,我提醒您一句,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不是让您拿来跟人攀比斗气的。”林羽瞥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厌恶,抬脚继续往外走去。

    “哼,果然,中医都是些故作清高的迂腐之辈,再怎么装,有病还不是得来我们西医医院!”管清贤冷哼了一声,满是嘲讽的看了林羽一眼,觉得林羽有些装过头了。

    “等……等等!”

    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

    管清贤看到来人后,顿时脸上一喜,急忙喊道,“赵院长!”

    跑出来的人正是赵忠吉。

    管清贤急忙迎了上去,满脸的讨好,他想要来军区总院工作,所以看到这位副院长,自然忙不迭的想上前来巴结。

    虽说吕孝锦是卫生部部长,但是军区总院在京城医疗界地位特殊,哪怕是部长亲自打过招呼,也不一定担保他能进来。

    赵忠吉打量了眼管清贤,有些纳闷,“你是?”

    管清贤一边掏名片,一边兴冲冲道:“赵院长,我是管清贤啊,吕部长跟您打过招呼的,想让我来贵院的骨科工作……”

    “奥,你先等等!”

    赵忠吉一听他是求职的,直接没再搭理他,急忙追上去,冲林羽喊道:“何医生,等等,请您等等!”

    “赵院长,还有事吗?何小姐的病情不是已经稳下来了吗?”林羽看到赵忠吉后,急忙停下身,有些纳闷道。

    “对对,何小姐挺好的,我追您是想问问您有没有意向来我们院骨科工作。”赵忠吉笑呵呵的说道,接着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听窦老说您在骨科疾病方面十分有建树,这是我的名片,请您收下。”

    后面的管清贤身子猛地一颤,如遭雷击,脸色无比的难看,他掏名片给赵忠吉人家连要都不要,反而跑去主动给林羽名片……

    而且他堂堂一个博士主动来求职人家都爱答不理,而林羽却让赵忠吉亲自跑上去邀请他来院工作……

    他呆呆的怔在原地,宛如被人狠狠的甩了两耳光一般,脸上火辣辣的疼。

    “名片我收下了,工作的事情就算了,不瞒您说,我自己开了家小医馆。”林羽满是感激的接下了名片,接着跟赵忠吉歉意的点点头,便带着厉振生走了。

    “你是吕部长介绍来的?”赵忠吉这才回身看了管清贤一眼,淡淡道,“走吧,跟我进去说。”

    “是,是。”管清贤恭敬的连连点头,他早就知道军区总院的人派头大,没想到派头这么大,他心里苦涩不堪,同时又无比纳闷,派头这么大的副院长,为什么对林羽如此恭敬呢?

    第二天早上厉振生刚开门,林羽便去了医馆,俩人面对面的坐了一上午,结果一个病人也没有。

    厉振生愁的直叹气,“先生,这么下去,咱这医馆可就黄了啊……”

    “不着急,厉大哥,不是有那么句话嘛,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林羽淡淡一笑,不骄不躁,找出象棋叫着厉振生下起了棋。

    林羽棋艺很差,但是厉振生更差,林羽将他杀的片甲不留,林羽头一次发现,原来下象棋可以这么好玩!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三四天,林羽也跟厉振生连着下了三四天的象棋。

    周六这天上午,天气分外的晴朗,林羽正跟厉振生在棋盘上厮杀,突然有三辆黑色的商务车疾驰过来,吱嘎一声停在了医馆门口。

    随后三辆车上下来十几个人,个个都穿着米白色中医工作服,左胸口上印着黄色的“千植堂”字样。

    其中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下车后重重的往地上吐了口痰,抬头望了眼回生堂的招牌,冷声道:“回生堂?!我马上让你变成找死堂!”

    “爸,这次您可得替爷爷好好的出口恶气啊!”

    这时万晓川也从车上跳了下来。

    中年男子是万晓川的父亲,万士龄的大儿子万维运,也是千植堂的继承人,他从小跟随父亲学习医术,天资聪慧,机敏过人,人送外号“小神童”。

    上次万士龄把千植堂总店输掉之后,大病了一场,万维运一直在家里照顾父亲,现在父亲有所好转了,他便得出时间,带着人来砸场子了。

    “块快快,把桌子抬出来,把东西也都拿出来!”

    万晓川赶紧招呼着众人从车里搬出了几个折叠桌撑起来,排成一排,接着铺上桌布,随后一帮人从车里抱出一大袋子一大袋子的膏药贴,解开袋子系数摆在了桌子上,同时在桌旁立上一个牌子,上书几个大字:千植堂心系苍生,镇痛贴免费相赠!

    “来来来,大家都过来看看啊,千植堂的修骨镇痛贴免费赠送了啊!”

    万晓川赶紧冲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喊了起来。

    很多人一听到千植堂的名头,立马驻足凑了过来,好多开车的司机也特地将车停在路边,下车跑了过来。

    “哎呦,是千植堂的修骨镇痛贴啊,免费送啊,太好了!”

    “今天运气真好啊,这种膏药去店里买,一盒要九百八呢!”

    “是吗,那我也赶紧来两贴!”

    人群群情激昂,不多时,千植堂摆的摊子前面便聚满了近上百号人。

    “来来来,别急啊,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一人一盒,不能多拿啊!”

    万晓川和一帮医师一边分发镇痛贴,一边招呼着大家排队。

    “外面吵吵什么呢?!”

    厉振生把棋一放,急忙起身跑了出去,看到外面乱糟糟的场景后,他立马不干了,怒声道:“喂,你们干什么呢!谁让你们在我们店门口摆摊了?!”

    “这里是公共区域,什么时候成你们店里的了?”万晓川回身瞪了厉振生一眼,毫不示弱的说道。

    “你简直是无理取闹!信不信我把摊子给你掀了!”厉振生怒气冲冲道,他看到千植堂的字样,立马反应了过来,这帮人是故意来找茬的。

    “掀!掀!反正你们已经抢了我们千植堂的一家店面,再砸我们家一个摊子,也算不了什么!”

    万维运背着手,挺着胸膛高声道,“不过你掀摊子之前,先问问大家伙儿答不答应!”

    “对啊,你凭什么掀人家摊子啊!”

    “要不要脸,人家在这做好事,竟然阻拦人家,什么东西!”

    “就是,你要敢把人家摊子掀了,我们就把你们店给砸了!”

    “对,给他把店砸了!”

    一帮领药贴的群众立马红着脸怒声吼了起来,指着厉振生破口大骂。

    “你们!”厉振生气的面色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厉大哥,别着急,看看他们耍的什么把戏。”林羽笑着拍了拍厉振生的肩膀,一点也不急不恼。

    “你是何家荣?!”

    万维运打量林羽一眼问道。

    “不错,是我,敢问您是?”

    “万维运,万士龄的大儿子!”

    万维运冷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就是你设计欺骗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把回生堂赢了过去?”

    “设计欺骗?!”

    林羽眉头一皱,不解道:“此话怎讲啊,明明是万老跟我打赌,输给我的。”

    “哼!真能演,我早就调查过了,那天来看腿的爷俩,是你请来的托儿!”

    万维运指着林羽冷声道。

    “放你娘的屁!”

    厉振生顿时怒骂了一声,关于那天的事他可是听沈玉轩讲过的,人家那爷俩分明是来千植堂找万士龄义诊的,而且也是万士龄非要拽着林羽打赌的。

    “大家伙看到没,现在的骗子气焰是多么嚣张啊!”

    万维运立马回身冲大伙说道:“你们大家都知道吧,这里本来是我们千植堂的总店,硬生生的被这个叫何家荣的骗子给骗了过去!”

    “对啊,这里本来是千植堂,怎么成了回生堂了?!”

    “没听到吗,被这俩混蛋给骗了过去!”

    “这么无耻?现在的骗子都这么嚣张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围观的群众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恳请大家为我们千植堂做主啊!”

    万维运装出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哽咽道,“父辈的心血就这么被人骗去了,我心有不甘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