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51章 闻所未闻的药方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要不要脸,把医馆还给人家!”

    “对,把医馆还给人家!死骗子!”

    “你他妈会医术吗,就把人家的医馆给占了,丧良心的东西!”

    “赶快把医馆还给人家!”

    一帮人顿时情绪激动地指着林羽和厉振生骂了起来。

    其实要是平常,他们绝不会如此义愤填膺,但是毕竟拿人家的手短,九百八的膏药都拿到手了,自然得替人家说几句好话。

    林羽皱着眉头望了眼万维运,内心不由有些佩服,这个人着实有些谋略,这些膏药对千植堂而言不过九牛一毛,但是却替他笼络了如此多的人心。

    “都把嘴闭上!”

    林羽沉着脸冷喝了一声,暗暗加了内息,围观的众人顿时心头一颤,嘴里的话戛然而止。

    “他说我们是骗子我们就是骗子,我还说你们都是傻子呢!”林羽冷声道:“这家医馆的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既然说是我骗来的,那你们倒是去告我啊,在这里瞎起什么哄!”

    “太无耻了!真的是太无耻了!”

    万维运怒不可遏道:“你用诡计欺骗了一个老人,竟然还敢如此蛮横,把我们家的医馆骗了去也就罢了,没想到你竟然更加无耻的挂了一个回生堂的牌子,想要在这里发昧心财,就你那两下子,就不怕把人给治死吗?!”

    “我发昧心财?你这话才是真正的无耻吧,你们千植堂的药价比市场价高了三倍,简直是在喝人血!”林羽冷声道,“至于你们今天发的这款修骨阵痛贴,每盒的成本价恐怕也不超过三十块吧?要价九百八,你们的心真黑!”

    万维运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猛然一变,没想到被林羽猜了个正着,他们这些膏药的成本每盒确实也就二十来块钱。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也是一阵骚动,纷纷议论林羽这话是真是假,倘若这中间真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那也太坑人了!

    “你血口喷人!我们家卖的贵是因为我们家老爷子医术摆在那里,值这个价,不像你,挂着羊头卖狗肉!”万维运急了,立马指着林羽骂道,“否则你医馆里怎么可能会一个看病的都没有?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被他这一扇动,也注意到回生堂里面一个病人也没有,顿时再次议论了起来。

    “对啊,一个病人都没有还开医馆呢。”

    “小诊所都有好多病人,他这一个人都没有,还好意思开呢。”

    “就是,肯定是医术不行!”

    万晓川听着众人的议论,得意的笑了笑,其实林羽这里一个病人也没有,全都是因为他暗中做了手脚,他早就警告过附近的居民了,去别的医院诊所看病他不管,但是谁要是敢在回生堂看病,就是跟他们千植堂作对,会被记入黑名单,以后不管有什么病,他们千植堂都不会接诊。

    所以周围的居民为了避免得罪千植堂,哪怕有个头疼脑热,也不会跑到林羽这里来。

    听着众人的质疑,林羽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厉大哥,我跟你说什么来着,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现在,是时候展翅了。”

    厉振生微微一怔,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呢,林羽已经转头冲万维运喊道:“既然你说我医术不行,那我们今天就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比试比试如何?”

    “比就比,我还会怕你这个毛头小子不可?!”

    万维运毫不客气的答应了下来,林羽这话正好说在他的心坎里了,他今天来本来也要准备跟林羽比试医术来着,想砸了林羽的招牌,没想到林羽竟然自己往枪口上撞了过来,真是不知死活!

    虽然上次林羽赢了他父亲,但他觉得也不过是侥幸而已,毕竟中医知识庞杂渊博,以林羽的年龄,不可能有太大的知识储备量,至于行医治病的经验,肯定也是少的可怜,所以他丝毫不惧怕林羽,觉得自己这次一定能帮父亲把面子讨回来。

    “好,万名医不愧是神医的儿子,说话就是痛快,不过我想先问一句,你跟我比,是以你自己的名义跟我比呢,还是以千植堂的名义跟我比?”

    林羽背着手,不紧不慢的笑眯眯问道。

    “当然是……”

    万维运话到嘴边,突然停住了,对啊,自己跟这小子比,是以自己的名义,还是以千植堂的名义呢,用千植堂的名义,多少有些冒险,万一出点差错,可就没有退路了。

    而且用千植堂的名义,不只意味着他要赢林羽,还意味着他要比林羽看的又快又好,否则千植堂响当当的名声岂不是徒有虚名?!

    “嗯?万大神医,您迟疑什么呢?怎么,不敢以千植堂的名义跟我赌?害怕会输给我?”林羽不紧不慢的激了他一句。

    “放屁!怎么不敢,比就比,我今天就以千植堂的名义跟你比,不过输了所付出的代价也要高的多,你敢比吗?”万维运挺胸抬头,中气十足的质问道。

    “当然敢,说吧,你要是赢了的话,想要什么?”林羽笑眯眯的问道。

    “倘若我赢了,我要你把这家医馆还给我们千植堂,而且还要郑重的给我父亲磕头赔罪,然后滚出京城,再也不许回来!”

    万维运冷哼一声,“怎么样,小子,你可敢答应?”

    林羽不由笑了笑,这万维运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本来他以为万维运只是想要回这家医馆,没想到还要他磕头赔罪滚出京城,看来是想赶尽杀绝啊。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是输了,我的条件你也能做到吗?!”林羽意味深长的望着万维运,宛如在看一条上钩的鱼儿。

    “我不可能输!”

    万维运大手一挥,冷笑道:“不过我也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只要你赢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这话说的信心十足,他不可能输,也绝对不能输!

    “倘若我赢了,我也不要求你别的,看到我回生堂三个大字了吗?”林羽指了指店门上方的牌匾,“你跪在地上,给回生堂三个字恭恭敬敬的磕三个响头就可以了。”

    万维运脸色陡然一变,以他的头脑怎会猜不透林羽的用意,这哪是在让他给回生堂磕头,分明是要千植堂给回生堂磕头!

    “爸,这小子太他妈坏了,您可千万不能答应啊。”万晓川一听急了,急忙跑过来劝了他父亲一句。

    这要是应下来再输了,被他爷爷得知后,能活活气死。

    “混账!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会输吗?!”万维运冷冷呵斥了万晓川一声。

    “不……不是……我是怕万一……”

    万晓川吓得浑身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

    “没有万一,我不会输!睁大眼睛好好学着,看你父亲是怎么给人看病的。”万维运扫了万晓川一眼,暗骂不成器的东西。

    “好,我答应你!”

    万维运昂着头说道,“说吧,你打算怎么比,是一局定胜负,还是三局两胜。”

    “三局两胜吧,省得一局定胜负你不服气。”林羽笑眯眯道。

    “好小子,我让你狂,看你一会儿还笑不笑的出来!”万维运恶狠狠的说道。

    两人商定之后,为了公平起见,决定从人群中随即抽查病人,只有两人都同意了之后才作数。

    “来啦,千植堂免费看病啦,谁有病抓紧站出来了!”万晓川口无遮拦的说道。

    林羽不由摇头笑了笑,也跟着说道:“大家身体有不舒服的可以站出来看看,就算信不过我的医术,起码信得过万名医的医术吧!”

    “我!”

    “我!”

    ……

    一帮人立马举着手踊跃报名。

    “你!你出来吧!”

    万维运突然注意到人群中一个不停咳嗽的老头子,指着他喊他出来。

    老头子赶紧走了出来,他正好要去诊所买药呢,看到有免费的膏药,便跑过来领了一盒。

    只见他呼吸粗重,不停地咳嗽,面目浮肿,神情痛苦。

    “怎么样,他可以吗?”万维运扫了眼林羽,冷冷道。

    林羽扫了眼老人,心里有了大概,点点头,“可以。”

    “那你先来吧。”万维运装作很大度的示意林羽先给老人把脉。

    “不用了,他的病我已经看出来了。”林羽淡淡道。

    “看出来了?简直是可笑!你当自己是神仙吗,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病?!”万维运冷笑道。

    “你不知道中医里有望气诊病一说吗?”林羽淡淡瞥了他一眼,再没搭理他,问厉振生要过纸笔,快速写了一个方子。

    万维运也懒得根林羽争论,反正林羽把病诊错了更好,他赶紧叫过老人来,坐在桌子跟前给老人把了把脉,接着又让老人张嘴看了看,随后低头快速在纸上写下了一个药方。

    “谁先来?!”

    万维运写好方子后抬眼看了眼林羽,满脸的自信。

    “您先请!”

    林羽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根据我的诊断,这老头舌体胖,苔水滑,脉为弦,辨为水寒射肺之证,以通阳去阴、利肺消肿之法治疗!”

    说完万维运将方子递给万晓川,说道:“来,你念给大家听听!”

    万晓川赶紧接过来,急忙念道:“茯苓30g、桂枝12g、杏仁10g、炙甘草6g,十剂而愈。”

    “就这么几味药,能行吗?”

    “是啊,我去看病都是给我开十几味啊。”

    “别胡说了,千植堂的方子,能有错吗?”

    众人不由低声议论了起来,见只有四味药,不由有些狐疑。

    “老头,我问你,你这个咳嗽是不是日轻夜重,吃了很多抗肺炎的西药也不管用?而且你还患有心脏病?”万维运昂着头,自信满满的问道。

    “不错,不错!”

    老人面色顿时一喜,立马冲万维运竖了个大拇指,急忙道:“神医,神医啊!”

    “你回去照我给你开的方子,吃上十剂,咳喘包好。”万维运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淡然一笑。

    “哎呀,真的看对了!”

    “厉害啊,千植堂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没,我说什么来着,万神医的儿子,能是等闲之辈吗?!”

    “真厉害啊,一搭脉,什么病都看出来了。”

    围观的群众顿时兴奋了起来,今天他们算是开了眼界了。

    林羽望了眼万维运,点点头,没想到这个万维运确实有两下子,病看的很透彻。

    “何家荣,你的方子呢?”万维运满是得意的扫了林羽一眼。

    “奥,我跟你看的结果一样。”林羽急忙答道。

    “哈哈哈哈……”

    林羽话音一落,众人顿时响起一阵大笑。

    “露馅了!露馅了!”

    “这你妈也太不要脸了,怪不得让人家先说呢!感情人家说什么,他说什么!”

    “早就说了,这人医术不行,糊弄人的!”

    人群顿时讥笑不已,看林羽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小丑。

    林羽没理会众人,面带微笑的说道,“不过我跟你开的药方不一样,我这个药方很简单,也很有效,不用十剂那么久,当场就能见效。”

    “放屁!”

    万维运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冷声道:“吹牛皮不打草稿,怎么可能会有立马见效的方子!”

    “不信你看啊。”林羽笑着甩了甩手里的方子。

    万晓川皱着眉头,一个箭步跨过去,一把把林羽的方子夺了过来,看到方子上的字后面色陡然一变。

    “怎么了?开的什么药,说啊!”万维运见万晓川愣住了,沉着脸不满的说道。

    “这……这……”

    万晓川支吾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方子他实在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