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60章 所有有你参与的未来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身子猛然一颤,他哪能听不出江颜话中的意思。

    一直以来,他和江颜的婚姻都是有名无实。

    中秋节前,他们两个刚过完了三周年结婚纪念日,现在已经步入到了婚姻的第四个年头,其实在他内心,早已经把江颜当成了自己的妻子。

    每次当他想更近一步,江颜都会下意识的拒绝,似乎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而今天,江颜竟然主动向他表明了心意。

    她愿意成为他的女人,愿意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感受着唇齿间的温润香甜,林羽浑身的血液在刹那间被点燃,那种自心底而发的爱意陡然间将他紧紧的包围住。

    他热切的回应着江颜,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双手肆意的滑到了江颜的身上。

    有史以来,江颜头一次没有阻止他。

    “家荣……去屋里……”

    听到江颜的粗重呼吸声,林羽心头猛地一震,高昂的情绪陡然间回落了下来,江颜呼唤的是何家荣,可他不是何家荣。

    他一把抓住江颜的肩头,将她与自己分开,心中五味杂陈,酝酿了半晌,才轻声说道:“颜姐,如果我……我不是何……”

    他未说完,江颜再次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将他剩下的话打断。

    江颜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满眼柔情的望着他,轻声道:“你是家荣,是我眼前的家荣,是我心里,深深爱着的那个人,你是那么真实的站在我眼前,我也是那么真实的爱着你,这就够了。”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何家荣的异常,怎么可能不会诧异何家荣为何平白无故的认了秦秀岚做干妈,为什么每次看向素不相识的叶清眉时都满眼柔情,又为什么每次在众人提起“林羽”的时候黯然伤神。

    她知道这其中一定蕴含着她无法理解的原因。

    可是她不想去知晓这一切,亦或者说她不敢去知晓这一切,她害怕,害怕一切揭晓,眼前的何家荣,不再属于她。

    其实不管他是谁,只要他能一直爱她,一直陪在她身旁,便已经足够了,这便是她全部的奢求。

    林羽诧异的望着她,似乎从江颜的眼中读出了什么,是不是她早就已经猜到了什么?

    是啊,他是谁又有什么意义呢?林羽,何家荣,不都只是个代号吗,只要江颜爱的是眼前的自己,这就足够了。

    “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吗?”

    江颜双手紧紧的攥住,眉眼间带着一丝紧张。

    “你一直都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

    林羽俯下身在她侧脸上吻了一下,拦腰抱起她,进了卧室。

    书架上的音响中突然切换到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爱的协奏曲》,优雅,缠绵,深情款款,时而激昂,时而缓滞,一如屋内的林羽和江颜。

    初经人事的林羽难免有一丝紧张与兴奋,触碰江颜绸缎般白皙细嫩的肌肤,宛如在触碰一件名贵艳丽的瓷瓶,小心翼翼,柔情满满。

    当激昂一过,他身子一颤,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一股无以言表的美妙感觉传来,陡然登上了极乐巅峰。

    随后他带着粗重的喘息扑倒江颜身上后,自心底散发出了一股无以复加的满足感。

    江颜长出一口气,脸上的潮红退去,轻轻地抱住他,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他这辈子,都别想甩掉她了。

    “你在想什么?”江颜涂着浅粉色指甲油的修长手指在着林羽的后背来回划着,轻声道。

    “想未来。”林羽轻声笑道,“所有有你参与的未来。”

    “我跟你想的一样。”

    江颜脸上浮起一丝盛艳的笑容,宛如春暖花开,这是她头一次笑的这么开心,也是她头一次笑的这么幸福。

    第二天江颜请了一天假,因为昨天一晚上给她折腾的太乏累了,她实在想不到林羽看似瘦弱的身体里竟然蕴含如此饱满的精力。

    林羽则起身洗漱一番,穿好衣服,下了楼,岑钧早已经等在了楼下。

    “何少校!”

    岑钧啪的打了一个敬礼,立马跑到车跟前给林羽打开了车门。

    “你太客气了,我自己来就行。”林羽笑道。

    “应该的!”岑钧等林羽上车后自己才上了车。

    岑钧找的几处制药厂规模都比较大,设备也比较新,显然都是刚建好没多久的药厂,而且都是大药企的分厂,各方面都有保障。

    毕竟自己建厂太耗费时间了,所以军需处便决定直接收购一座现成的药厂,这样可以尽快的将林羽发明的生肌药膏投入到生产中去。

    一听说是军方要收购,各大药企都纷纷积极售卖,而且给的价格都十分低廉,虽然眼前吃了亏,但是卖了军方一个面子,从长远效益来看,要划算的多。

    所以林羽不管到了哪个大药厂都是厂长亲自接待的,一个劲儿的跟他解说自己药厂的优点,恨不得立马把药厂塞到林羽手里。

    “岑上尉,这些厂子是不是太大了啊?”林羽看的心惊胆战,一定要选占地面积这么大的药厂吗?

    “不大,卢处长说了,您要是嫌小,我们可以物色更大的。”岑钧恭敬道。

    这次的项目实在是太多重要,军方特别重视,再多的钱也愿意往里砸。

    “不用不用,这些规模就足够了。”

    林羽赶紧摆摆手,最后选了一家设备最新,交通最方便的药厂。

    因为岑钧早就打过招呼,所以那个厂长二话没说,便跟林羽签订好了转让协议。

    “何先生,等我让相关部门把手续办好了,这座药厂就正式更名到您名下了。”岑钧说道,“我先把您送回去吧。”

    “不必了,你该去办事去办事,我在厂子里面再看看。”林羽示意他先走就行。

    “好,那您注意安全。”岑钧也没坚持,转身先走了。

    “走,何先生,我带您去物料部看看吧,如果军队需要,我们可以把物料全部都留下来。”胖厂长讨好的说道。

    “军队?”林羽皱了皱眉头。

    “瞧我这张嘴。”胖厂长赶紧在自己嘴巴上拍了一下,说道:“您,是您需要的话。”

    林羽这才点点头,虽然卢绍靖没说这方面也要保密,但是在林羽看来,这种事,越低调越好。

    “汪厂长,您怎么不在办公室……何家荣?!”

    这时远处两个身影朝这边走了过来,竟然是万维运和万晓川父子,见到林羽后不免有些吃惊。

    “哎呦,万先生,万少爷,我刚才只顾着忙了,还忘了约了二位了。”汪厂长赶紧赔礼道,“你们的药已经生产好了,今天就装车送过去。”

    “何家荣,你怎么也在这里?”万晓川没顾上回答汪厂长,皱着眉头瞪了眼林羽。

    “你管我,你们不也在这里吗?”林羽淡淡道,“怎么,你们千植堂还买西药啊?”

    万晓川面色微微一变,似乎不愿在这话题上多做纠缠,说道:“这个不用你管!”

    “何家荣,你来的正好,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听说你的回生堂,关门了?”万维运昂着头,挑了挑眉,神色间满是得意。

    昨天晚上万士龄回去后把事情全都告诉他了,一家人顿觉大快人心。

    “跟你有关?”林羽冷冷扫了他一眼。

    “当然有关,那是我们千植堂的店,既然你开不下去了,那就还给我们吧。”万维运高傲道,“放心,钱少不了你的,三千万,可以了吧?”

    在他认为,这些钱在林羽这种小医生眼中,绝对是巨款。

    “小子,便宜你了,估计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

    万晓川打量了一眼穿着平凡的林羽,冷哼了一声,在他第一次见到林羽的时候,就把林羽跟穷人划上了等号。

    “这点钱也叫钱?!”

    林羽皱了皱眉头,看傻子一般看着这爷俩,说道:“三个亿嘛,倒还算勉勉强强。”

    “放你妈屁,那家医馆怎么可能值这么多钱!”万晓川怒声骂道,“穷疯了吧你!”

    “你嘴真臭,所以我改变主意了,三十亿,一分不能少。”林羽不紧不慢道。

    “你他妈……”

    万晓川刚想骂,万维运突然用手掰住了他,说道:“行了,晓川,别跟他废话了,早晚有一天,他得求着咱买,何家荣,你别以为那家店能卖多少钱,实话告诉你吧,除了我们家,没有任何人敢买!”

    他这话说的傲气十足,他们万家确实有资本说这句话,凭他们万家在京城的地位,还没有人傻到为了一家店,跟他们家作对,所以林羽不卖给他们,这家店就相当于砸在手里了。

    “谁说我要卖了,我就把它当个玩具,放在那任它破吧。”林羽也满是傲气的回道。

    “吹牛逼吧你!”万晓川抱着手,气势十足道,“汪厂长,我让你现在就叫保安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厂子去!我不想看到他!”

    “不好意思,万少爷,这点我做不到。”汪厂长很为难的说道。

    “为什么?!你不想跟我们万家合作了?!”万晓川颇有些恼怒。

    “不是,万大少,这家厂子,刚刚被何先生收购了,其实我们都是站在人家的厂子内。”汪厂长急忙解释道。

    “什么?!”

    万晓川和万维运面色皆是一震,他们没听错吧?占地面积近上万平、造价十数亿的大药厂,竟然被这穷小子全权收购了?!

    “你们耳朵又不背,都听明白了吧,你们是站在我的厂子里,请出去吧。”林羽也颇有些得意的冲万晓川父子伸了伸手。

    万晓川和万维运面色铁青,没有说话。

    “万先生,万少爷,你们先去门口等吧,我一会儿就过来。”汪厂长有些难为情的示意万家父子先走。

    “何家荣,别嚣张,有你哭的时候!”万晓川恨恨道,接着跟他爸往外面走去。

    “爸,赶紧让爷爷给吕部长打电话吧,把他这药厂给他封了!”

    万晓川想起吕孝锦后,脸色顿时泛起光芒,满脸兴奋道,“这傻子还不知道我们和吕部长的关系,还跟我们嘚瑟呢,咱说让他倒闭,他就得倒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