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62章 是哭了呢,还是昏了过去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看到付队长后一眼就认出来了,当初就是他亲手撕的自己的医师资格证!

    林羽心想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看来是吕孝锦得到消息,叫人来整自己来了。

    “呦呵,何家荣,真是巧啊,怎么,这厂子是你的?”

    付队长看到林羽后故意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付队长,演技不错。”林羽笑眯眯的说道,“你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吧?”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凭什么冲你来!”付队长脸一沉,冷声道,“甭废话,赶紧把你们药厂的批文拿出来!”

    “你是卫生局的,好像没有权利管我们药厂的批文吧?”林羽皱着眉头冷声道。

    “那我有权力管吧?!”

    孙副局长背着手挺着身子站了出来,上下打量了林羽一眼,冷声道,“你就是这家药厂的厂长?你们的批文麻烦出示一下吧。”

    “你是……”

    “食药监督局副局。”孙副局背着手,傲然道。

    “批文在这,这呢。”

    隋经理也认识他,急忙将岑钧给的红色批文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孙副局瞥了一眼,微微一怔,不知道隋经理递给自己的是个什么东西。

    他接过来一看,见红色的封皮写着军需处的字样,还有一个金灿灿的五角星,打开了一看里面是一张特别生产经营许可证之类的证件,加盖着军方的大印。

    因为他没见过这种证书,所以不由有些纳闷的皱起了眉头,沉声道:“这算什么批文?!”

    “我看看。”付队长急忙跑过来把批文拿了过去,等他看清批文里的内容后也是不由一怔,怒声道:“这算哪门子批文?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

    “就是,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老子要的是我们局里开具的批文!”孙副局满脸不悦道,“这个批文没用!”

    “批文上不写的很清楚吗,药厂生产涉及军事机密,卫生局、食药监督局无权过问!”林羽背着手定声道。

    “你说是就是啊,我怎么知道是真的假的?!”孙副局沉着脸冷声道,“该不会是你从哪弄的假证忽悠我们吧?”

    “孙副局,怎么可能啊,真的,这是真的啊。”隋经理顿时急了,连忙解释道,“你没看还有军方的盖章……”

    “你还有脸说!”

    没等隋经理说完,孙副局说着冲过来照他头上就是一巴掌,厉声道:“你自己说,你他妈前几年在别的药厂当经理的时候,被老子抓到过几次假证?!”

    隋经理缩着脖子躲了躲,委屈道:“那是从前了,可是我们这个证件确实是真的……”

    “去你妈的,骗鬼去吧,以为军队你家开的啊!”孙副局说着一脚把他踹到了一边。

    “对,这个证书一定是假证,他知道通过正规途径肯定办不出证件来,所以故意弄了这么一张假证吓唬我们,还他妈的跟军方合作,军方知道你算哪根葱啊?!”

    付队长也跟着冷声附和道,他才不相信林羽能弄到军方的批文呢,吕孝锦跟他说过了,这家厂子是记在何家荣自己头上的,跟任何人无关。

    而且据他所知,军方有自己的进药渠道,都是一些全国知名的大药企,怎么可能会跟这个默默无闻的何家荣合作呢。

    “这个批文老子越看越像假的,操你妈的!”孙副局仔细的扫着手中的批文,感觉非常有问题。

    “还像什么像啊,分明就是假的!”

    付队长说完直接把批文抢过来,“嗤啦嗤啦”撕了,宛如那天晚上在回生堂撕掉林羽的医师资格证。

    “你……”

    林羽眉头一皱,还未来的及阻止,证书已经被付队长撕了个干干净净。

    “你什么你,老子能撕你的医师资格证,今天照样能撕你的假批文!”付队长昂着头,无限嚣张的说道,背靠吕孝锦这棵大树,他确实有嚣张的资本,京城的医院、诊所、医药公司的一众高管,哪个见了他不得恭恭敬敬。

    上次撕了林羽的医师资格证,林羽再也当不成了医生,这次也一样,他撕了林羽的批文,林羽的药厂,也将再也开不成!

    隋经理看到被撕碎的批文,吓得面无血色,回声就跑,脚下一软,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接着快速的爬起来,往面试的车间跑去,准备去通知岑钧。

    “看到没,吓跑了一个,果然是假证!”

    孙副局看到隋经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立马认定这批文绝对是假的。

    “何家荣,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以军方的名义仿造批文,这下你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付队长张狂的冷喝一声,大手一挥,喊道:“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虽然众人跟他不是一个部门的,但是都知道他和孙副局的关系,他话音一落,众人立马冲了上来,作势要抓林羽。

    “付队长,你说的很对,这下你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林羽不紧不慢的说道,左手背在身后,身子挺的笔直,右手一扬,一耳刮子扇飞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人。

    “卧槽,你敢袭击公务人员,给我打!”

    孙副局瞬间勃然大怒,“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担着!”

    “太嚣张了,兄弟们弄死他!”付队长也跟着沉声喝道。

    一听他俩这话,众人顿时来了底气,立马扬着拳头朝林羽冲了上来。

    林羽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刚准备出手,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闷响,众人吓得身子猛然一震,好奇的朝着响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数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抱着枪急速的朝这边吧狂奔了过来,眨眼间便到了跟前,迅速的将他们围了起来。

    “呼啦呼啦……”

    一帮士兵立马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领头的排长冷声道:“谁敢妄动,立马击毙!”

    付队长和孙副局面色惨然一变,腿肚子都打哆嗦了,就差跪到地上了。

    跟他们一起来的十多个手下,也吓得脸色苍白,大气都不敢出。

    “诸位,诸位这是……”

    付队长结结巴巴的望着一众士兵,有些不知所措,语无伦次道,“这怎么回事……哥几个……别开枪,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你们是什么人?!”

    这时一身挺拔军装的岑钧迈着坚定的步子走了过来,面色寒如利刃,手里还握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刚才那一声闷响,就是他开的枪。

    “兄弟,自……自己人……”

    孙副局急忙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颤声道:“我,我是食药监督局的……我们奉命来查……查……”

    “查批文?我不是已经把批文给你们了吗?!”岑钧沉着脸说道。

    刚才隋经理去叫的着急,只是说这边出事了,并没来的及告诉他批文被撕了。

    “批文……批……什么批文?”孙副局由于受到了惊吓,此时大脑一片空白。

    “就是你们撕的那个啊。”隋经理颇有些气愤的说道。

    “被撕了?!”

    岑钧面是陡然一变,看到地上的碎片,瞬间勃然大怒,额头上青筋暴起,宛如嗜血的野兽般怒吼道:“谁干的,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

    众人听到这话猛地打了哆嗦,齐齐的转头望向付队长。

    付队长缩着脖子瑟瑟发抖,紧抿着嘴没敢说话。

    “是你?!”

    岑钧一个箭步跨到付队长跟前,同时一把将冰冷的手枪戳到了他的头上,用力顶了顶,嘶吼道:“老子他妈的毙了你!”

    付队长感受着额头上的冰冷,身子猛地打了个激灵,嘴一张,两眼一翻,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吓昏了过去。

    “装死!装死!装死是吧?!”

    岑钧边骂,边用坚硬的大头皮鞋在付队长身上狠狠的踢了几脚,见他没动静,才得知他确实昏了过去。

    “说,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岑钧见付队长昏了过去,立马将枪口对准了孙副局,“我给你十秒钟时间,不说我立马以袭击军官的名义击毙你!九、八……”

    他已经猜了出来,如果是正常来检查的话,不可能说撕就把证件撕了的。

    “我说,我说,长官,别开枪!”孙副局身子抖成了筛子,裤裆处已经是骚臭一片,“不关我的事啊,是姓付的这小子和吕部长指使我来的啊!”

    “吕部长?哪个吕部长?!”岑钧面色陡然一变。

    孙副局见命都要没了,便再没有任何保留,把吕孝锦指使他们过来的事情如实跟岑钧汇报了一句。

    “好一个吕部长!”岑钧面色一沉,冷声道:“我告诉你们,这是我们军方与何先生一起办的制药厂,涉及军事机密!往小了说,你们这叫妨碍军务,往大了说你们这叫叛国!”

    孙副局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脸都绿了,这个帽子可着实太大了。

    “把他们全部都带走!”

    岑钧冷冷的说了一声,接着转头冲林羽问道:“何少校,您没事吧?”

    “没事。”林羽摇摇头。

    岑钧这才松了口气,立马走到一边,拨通了卢绍靖的电话。

    此时吕孝锦办公室内,他正低头写着一份文件。

    “吕……吕部长……”秘书急色匆匆的冲了过来,门都顾不上敲。

    “等着!”

    吕孝锦沉声说了一声,继续低头奋笔疾书,随后把落款写好,这才抬起头,缓缓道:“是不是老付那边事情办完了?怎么样,何家荣这次总不可能再像上次那么淡定了吧?是哭了呢,还是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