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63章 一念之差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都……都……都没有……”秘书身子止不住的打着哆嗦,“据说是……是付队长吓昏了过去。”

    “老付?!”

    吕孝锦眉头一皱,满脸诧异,急切道:“他怎么会吓晕过去呢?怎么了,被人打了?不是老孙带人陪他一起去的吗?”

    “是,孙副局也去了,但是……”

    “咚咚咚。”

    秘书还未来的及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请问是吕部长吗?”

    吕孝锦抬头一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别着红色徽章,打着红领带的中年男子,面色白皙,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正神情温和的望着他。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个身材挺拔,身着军装的男子,肩头的军衔都是中校级别。

    “你们是?”

    吕孝锦皱着眉头打量了红领带的男子一眼,感觉十分的陌生。

    “奥,你好,吕部长,我是纪检委的,有点事情想找您谈谈,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吧。”红领带男子面带微笑的说道。

    “纪……纪委?!”

    吕孝锦身子一颤,面色瞬间一变,急忙道:“你们找我有……有什么事?我……我好像没犯什么错吧?”

    他心头既慌乱又疑惑,想不明白,纪委的人为什么找他,又为什么跟军方的人扯到了一起。

    直到此刻,他仍然没有联想到此事会与林羽有关。

    毕竟对他而言,他就是如来佛祖,而何家荣就是他手中的孙猴子,任你七十二般变化,也别想翻出佛祖的五指山。

    “您别紧张,只是有点事情想跟您了解一下。”红领带男子说话的语调不紧不慢,温文尔雅,“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不说明白,我……我不跟你走……”

    吕孝锦身子不由微微颤抖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捏着桌子,指节都泛白了,才勉强站的住。

    在仕途上混了这么多年,一路跌爬滚打,他知道纪委叫去谈话意味着什么,只有抓到了确切的把柄,他们才会登门,但凡被纪委带走的人,他从没见谁回来过。

    “吕部长,请您配合一些!”

    红领带男子虽然面上还是一副温和的表情,但是语气中隐隐加了一丝压迫。

    两个原本站在他身后的军装男子也不由往前跨了一步,冷冷的瞪着吕孝锦。

    很显然,如果他不配合,那他们就要来硬的了。

    “好,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你能不能……多少跟我透露一点什么……”

    吕孝锦心头说不出的痛苦,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红领带男子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何家荣先生药厂被人捣乱的事情,你知道吧……”

    “何家荣?!”

    吕孝锦顿觉晴天霹雳,这件事怎么会跟何家荣有关的,纪委的人又怎么会称呼何家荣为“先生”呢?!

    “你们就因为这件事找我吗?!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

    吕孝锦用力捶着桌子,怒吼道:“我查他的药厂合规合法!关你们什么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调查过何家荣的背景,与军政界的人明明没有丝毫的瓜葛,怎么这么一件小事就能把纪委给惊动了?!

    “不好意思,吕部长,我已经跟你透露的够多了,麻烦您跟我走吧。”红领带男子冲身后的两个中校使了个眼色,两个中校一点头,立马走过来要抓吕孝锦。

    这时吕孝锦秘书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见是管清贤打来的,她赶紧走到一旁的墙角把电话接了起来,听到电话那头管清贤的话,秘书面色瞬间一变,猛地回身冲吕孝锦喊道:“吕部长,医院那边的电话!是夫人的事!”

    吕孝锦心中一紧,作势要过去接电话,两个中校立马冷着脸挡在了他跟前。

    “先让我接个电话总行吧?!”

    吕孝锦咬着牙说道,感觉自己脑子里嗡嗡直响,宛如要爆炸了一般。

    “让他接个电话吧。”红领带男子说了一声,接着低头看了眼手表,嘱咐道,“吕部长,我给您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在外面等你,麻烦你快一点。”

    说完他冲两名中校使了个眼色,两名中校立马跟着他走出了办公室。

    吕孝锦煞白着脸接过了秘书递过来的电话。

    “孝锦,不好了,万士龄刚才给海萍做针灸,出……出意外了……”管清贤声音惊慌的说道。

    “出什么意外了?海萍怎么样?!”吕孝锦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几乎都要跳出来了,身子摇摇欲坠,啪的按住了身前的桌子。

    “你别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但是下半辈子可能只能在床上度过了,全身瘫痪……”管清贤语气艰难的说道。

    “砰!”

    吕孝锦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轰然倒地,连通着身后的椅子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吕部长!”秘书啊的尖叫了一声。

    “出什么事了?!”

    红领带男子和两个中校迅速冲了进来,看到晕倒的吕孝锦,其中一个中校急忙窜过去,蹲下身子,一手揽住他的身子,一手掐在了他的人中上。

    “吕部长,醒醒,醒醒。”红领带男子也急声呼唤道。

    吕孝锦这才缓缓的醒过来,五官骤然间凑到了一起,眼中瞬间噙满了泪水,神情无比的悲痛,张着嘴想发出嘶嘶的声音,用微弱的声音低吟道:“海萍,是我害了你,海萍,是我害了你……”

    其实他害的何止是他妻子啊,没想到,当初的一念之差,竟让他和妻子一起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带走吧。”

    红领带男子叹了口气,让两位中校把吕孝锦架了起来。

    吕孝锦没有丝毫的反抗,神情呆滞的望着前方,不停地念叨着,“海萍,是我害了你……我该死……我该死……”

    如同吕孝锦所了解的那样,纪委的人把他带走后,他再也没有回来过,跟他一样,再也没有回来过得,还有那个付队长。

    两天之后,卫生部的副部长郝宁远接到通知,被提了上来,担任部长。

    相比较吕孝锦,郝宁远要正直的多,也负责任的多,但是同样也保守的多,向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所以他的政绩履历比较平淡,要不是吕孝锦被革职,这把头等交椅的位子也轮不到他来坐。

    万士龄一家子在得知吕孝锦被革职之后,无比的高兴。

    “爷爷,太好了,本来我们还担心您给黄海萍诊治失手了,吕孝锦会报复我们,没想到这小子直接被一撸到底了,哈哈,您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万晓川啃着一个苹果,兴冲冲的说道。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万维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骂道:“那是你爷爷失手吗?那是黄海萍自己隐疾加重!要不是你爷爷,别说瘫痪了,她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对对对,我不会说话,爷爷,怪我怪我,明明是您救了她一条命!”万晓川连连点头。

    万士龄捋着胸前的胡子,笑呵呵的说道:“为医者,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先贤就足够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脸红,其实他心里最清楚,黄海萍之所以全身瘫痪,就是因为他在用针的时候有一针手一抖,扎偏了一些,因为腰部神经太多太复杂,他这一针,直接造就了黄海萍的终身残疾。

    出事当天他找到自己的大哥,也就是万家的家主,托人向上找关系,想跟吕孝锦求情,没想到事情还没办下来的,就得知了吕孝锦落马的事情。

    所以本来被他当做香饽饽的吕孝锦已然成为了残羹冷饭,他自然毫不犹豫的一脚踢翻!

    “听说新上任的部长是原先那位郝副部长是吧?”万士龄悠悠的问道。

    “对,郝宁远郝部长。”万维运急忙说道,“没想到吕孝锦一走,便宜他了。”

    “给他打个电话,我记得他前段时间想请我帮他家里人看病来着,我当时只顾着给吕孝锦老婆看病了,没抽上时间,告诉他,明天我推掉一切预约,专门去他家看病。”

    万士龄眯着的双眼中满是精光。

    其实他哪里是忙不过来,只是当时他攀上了吕孝锦这个高枝,那还用去伺候郝宁远这个副部长,他压根就没把郝宁远当回事,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郝宁远竟然也有机会熬成一把手,所以按照惯例自然要讨好一番。

    “好嘞,爸,我这就打。”万维运赶紧按照万士龄的嘱咐,把电话打给了郝宁远,将他爸说的话转述给了郝宁远。

    “好好,那我明天去千植堂,替我谢谢万老神医。”

    郝宁远挂了电话后脸上的笑容陡然间收起,摇摇头叹道:“这个万士龄脸变得倒是真的快。”

    其实他对万士龄这种攀炎附势的人十分看不惯,但是没办法,这阵子他们家里人身体都不舒服,而且都是一个症状,嗜睡,头晕、头疼,据说万士龄在这方面十分有建树,所以他只能选择隐忍妥协。

    “小范,你过来,我让你帮何家荣补办的医师资格证,你补办了吗?”郝宁远赶紧喊了秘书一声。

    得知付队长撕了林羽医师证的事情,郝宁远十分生气,便让下面的人再给林羽补了一张。

    “补了,郝部长。”秘书急忙回道,“要找人给他送去吗?”

    “拿给我吧,我明天亲自给他送去。”郝宁远说道,“明天上午九点,你帮他把我约到回生堂,告诉他,回生堂可以重新开业了。”

    他这么对林羽,倒不是因为林羽有多大的背景,只是听说林羽是个好医生,药价相比较千植堂,要平民的多,这种良心医生,他自然能帮则帮。

    第二天他刚到回生堂之后,林羽早就已经开门了。

    “您是郝部长吧?”林羽看到郝宁远后,立马迎了上来。

    “你好,何医生吧。”郝宁远赶紧跟他握了握手,接着将医师资格证递给他,“这是我让人给你补办的医师资格证,对不起,以前的事,是我们的人失职,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

    林羽看到他手中的医师资格证,不由一怔,手微微颤抖的接了过来,感觉一切都跟做梦似得,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再也当不了医生了,没想到这么快,证书便又回来了。

    更让他惊讶的是,郝宁远竟然亲自上门来给他赔礼道歉。

    他抬头看了眼郝宁远,眼神中满是敬重,他能感觉出来,郝宁远跟吕孝锦不一样,医疗界很有可能随着郝宁远的上位,翻开一篇新的篇章。

    “郝部长,看您最近气色好像不太好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林羽扫了眼,见郝宁远眼圈泛黑,满脸疲态,不由关切的问了一句。

    “奥,没什么,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正准备去找万老看看呢。”郝宁远点点头,“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过去了。”

    “郝部长稍等。”

    林羽赶紧喊了他一声,接着跑回屋用一个小袋子装了一些冰片递给他,说道:“犯困没精神的时候,可以放在鼻前吸一吸,提神醒脑。”

    “好,多谢多谢。”郝部长赶紧接了过来,上车后拿出一片吸了吸,发现确实比较醒脑。

    等他到了千植堂之后,万士龄、万维运以及万晓川早就已经等在了门外,满脸堆笑。

    “再给我一片冰片。”郝宁远发现林羽给的这个药材还真是好东西,极大的缓解了他犯困头晕的症状。

    司机赶紧给郝宁远拿了一片,同时一个小纸团突然从袋子中滚了出来。

    “郝部长,这里有团纸,好像是刚才那个何医生放进去的。”说着他捡起纸团,递给了郝宁远。

    郝宁远接过来,打开车门子下车,好奇的把叠起来的纸团展了开来。

    万士龄躬着身子笑呵呵的说道:“郝部长亲临大驾,千植堂蓬荜……”

    “上车,回回生堂!”

    没等万士龄说完,郝宁远突然沉声打断了他,看清纸条上的内容他面色陡然一变,一把把纸条攥到了手里,回身钻进了车里。

    司机不敢耽搁,一踩油门,一个掉头,跑的无影无踪。

    万士龄张着的嘴还未来得及合上,爷仨瞬间石化般愣在原地,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