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71章 命如昙花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她话音一落,林羽和汤浩显然神色一怔,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竟然就是李氏集团的大小姐?

    一个空姐?!

    林羽不禁摇头苦笑,汤浩说这位大小姐生性随和洒脱,倒真是不假,背靠这么大一个大家族,竟然去做起了空姐。

    “小姐?!”

    宽额头男子看到李千影后先是一喜,随后满脸自责,立马躬起身子,低头说道,“我该死,都怪我没安排好人接您!委屈您了。”

    “大小姐!”

    许海森也看到李千影也是喜出望外,急忙道:“小姐,您怎么坐在这里了,他们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我们公司的位子在前面!”

    “对,我们公司在最前面,小姐,请您移步。”宽额头男也立马跟着附和,冷冷的瞥了眼林羽等人,“别让这帮粗人搅了您的胃口。”

    “贺经理,您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吧?我的朋友怎么就成了粗人了?他们的罪过您吗?”李千影不由皱了皱眉头,颇有些不悦。

    “啊……啊?!”

    贺经理身子猛的一颤,惊声道:“他……他们是您的朋友?!”

    “不错,非常要好的朋友!”李千影很认真的点点头。

    “混账东西,告诫过你多少次了,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许海森回身一巴掌扇到了贺经理头上,怒声道:“还不快跟大小姐的朋友道歉?!”

    “是是,我该死,我该死,对不起,何总,对不起,我眼瞎,冲撞了您,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贺经理吓得浑身哆嗦,眼泪都出来了,他奋斗了十数年成为了李氏集团的项目经理,年薪可达上千万,这要是得罪了李氏集团的大小姐,那工作可是说丢就丢。

    “算了,贺经理,我本来也没往心里去,希望您以后待人和善礼貌点。”林羽冲他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是,是,我谨遵何总的教诲。”贺经理不停的点头应承。

    “大小姐,何总,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手下人被我惯坏了,赖我赖我,有请何总和大小姐去前面那桌坐,我给何总敬酒赔罪。”

    许海森倒是很会为人,笑呵呵的赔礼道。

    “不用了,许总,我在这桌跟我们公司人坐就行。”林羽摆摆手,委婉的拒绝道。

    “我也不过去了,我跟我朋友坐一会儿吧。”李千影也摇摇头拒绝了。

    “大小姐,这……”许海森满脸为难,“一众员工都等着您呢,您不过去,我们,我们……”

    “李小姐,你还是去你们公司那桌坐一会儿吧,喝杯酒再坐回来也行。”

    林羽很识大体的替许海森说了句话。

    看来这个李大小姐在商界也是个小白啊,作为老板,既然来了,哪有不跟自己员工打招呼的道理啊。

    “对对,何先生说的对,实在不行您一会儿再回来也行。”许海森连连点头,满是感激的看了林羽一眼,心中对林羽的印象改善了不少。

    “那好吧。”李千影眨眨眼,跟林羽他们打了个招呼,接着便跟许海森等人去了前面。

    “哎呀,我早就应该想到她就是李家大小姐的!李千珝、李千影,名字多么接近啊!”

    汤浩颇有些恍然大悟的喊道。

    “李千颢……”

    林羽也想起了认了何瑾祺做大哥的那个李家败家子,不由笑了笑,说道:“我也早就应该想到了,对了,汤大哥,你还没说呢,李家的那个老大出什么意外了?”

    “今年刚过完年吧,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汤浩摇摇头叹息道,“本来是李家最有出息的新一代,可惜了……以前也是跟楚云玺、张奕鸿齐名的人,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及了。”

    植物人?

    林羽挑了挑眉,对这个名词可是格外的敏感,毕竟自己生活的这具躯体也是个植物人。

    “像他这种身份的人,车祸肯定出的有些蹊跷吧?”林羽好奇道。

    汤浩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何总,你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所有人都知道这车祸出的有问题,有人说是万家干的,也有人说是楚云玺干的,众说纷纭,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楚云玺?”

    林羽皱了皱眉头,颇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也是,楚锡联满肚子的弯弯绕绕,这个楚云玺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倒真有可能做出来。

    “谈什么呢?”李千影给一众员工敬完酒便回来了,一边扶着椅子坐下,一边笑着问道。

    “奥,我们正……”

    林羽话未说完突然便怔住了,眼神一下被李千影白皙的手腕吸引了。

    准确的说是被她手腕上的一条银质手链给吸引了,只见她手上的手链极细,缠在手上足有四五圈,而且手链上似乎刻着什么东西。

    “怎么了?”李千影见林羽怔怔的望着自己的手链,顿时有些疑惑。

    “李小姐,你手上的手链可否给我看看?”林羽急忙说道。

    “当然可以。”李千影笑了笑,接着把手伸到林羽跟前,“这么看可以吗?这条手链我母亲不让我摘的,就是睡觉、洗澡的时候我都会戴着。”

    汤浩等人不由有些纳闷,不就是一条银手链嘛,至于这么宝贝吗?

    林羽一把抓过李千影的手,低头在她手上的项链上看了看,忍不住对着上面刻着的小字念叨:“天有天将,地有地祗,聪明正直,不偏不私,斩邪除恶,解困安危,如干神怒,粉骨扬灰!”

    念完后林羽不由一惊,喃喃道:“镇邪崇符咒?!”

    李千影好奇的望着林羽,听不懂他念的什么东西。

    林羽将她手上的手链再次翻了翻,继续念叨:“青龙居我左,白虎侍我右,朱雀护我前,玄武立我后,四方四神将,将我元形守,七煞是凶神,安敢近我身!镇七煞符咒?!”

    “你念的这是什么啊?是我手链上刻着的东西吗?”

    李千影好奇的问道,没想到自己手链上弯弯绕绕刻的些字符,林羽竟然认识。

    “何总,你念叨些什么啊?怎么神神叨叨的?”汤浩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林羽没有理他们两个,握着李千影的手在她手链上再次翻了翻,见手链上没有其他文字了,才把她的手放开。

    李千影收回还带着林羽体温的白皙手掌,手指轻轻地握起来,脸上闪过一丝羞红。

    “双符咒加身……什么意思呢?”

    林羽皱着眉头搜罗着脑海中的记忆,突然面色一变,猛地转过身,望着李千影惊诧道:“镇邪崇斩七煞,你……你是昙花命?!”

    “你也知道昙花命?”李千影听到林羽这话,颇有些惊讶。

    林羽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容,欲言又止,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昙花命专指女子,命如其名,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昙花是在最美艳最绚丽的时候凋谢,李千影也同样一样,现在的她正值青春年华,是人生中最美好最璀璨的年纪,同样也可能会在这个年纪溘然辞世。

    红颜天妒,果不其然。

    林羽心中泛起一股酸涩,说不出的压抑。

    “何先生,你也相信这个吗?”李千影望着林羽眉宇间闪过的一丝感伤,心中不禁一柔,不过还是露出一副笑颜,晃了晃戴着项链的手,说道:“我母亲也相信这个,在我很小的时候,她找了一个算命的大师帮我算出是昙花命,说我命如昙花,转瞬即逝,所以便找人帮我刻制了这串手链,说能消灾解难,护我平安,何先生,你说,他说的准吗?”

    林羽望着她笑意盈盈的模样,心头无比沉重,如鲠在喉,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据他祖上的记忆来看,昙花命自古便有,无一例外,有此命者,全部都会在三十岁之前香消玉殒。

    这种命格,他也束手无策,所以李千影手上的这串双符咒手链,更没什么作用,不过是起个心理安慰的作用罢了。

    一桌子的人在听到李千影的话后也不由神情沉闷下来,面面相觑,似信非信,这个所谓的命格,真的就这么厉害吗?

    李千影见林羽没有说话,自己倒是轻轻笑了笑,十分洒脱的说道:“何先生,为什么这么严肃呢?生死难道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觉得人不管来世间待的长还是短,只要能不辜负自己所活过的岁月,便足够了,我已经见过这世界上诸多的缤彩纷呈,也体会过人世间珍贵的爱暖情长,所以,哪怕是现在让我死去,我也没有遗憾了。”

    林羽听到李千影这番话心头不由一震,怔怔的望着了她半晌,随后展颜一笑,说道:“你这话说的极对,这才是生命该有的意义。”

    作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他对李千影这番话实在是再赞同不过。

    “接下来是我们拍卖会的最后一件藏品,也是我们本次拍卖会的压轴藏品,由万世集团提供的战国玉琮一件!”

    她说的万世集团就是万家的企业。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突然加大音量喊了一声,一瞬间打破了林羽这桌沉闷的氛围,众人不由抬头往前望去。

    只见展台上摆放了一件内圆外方的筒型玉器,通身青黄色,高约十厘米,射径约七八厘米,品相不凡。

    “我的天,万世集团好的手笔啊!”

    “这么大的玉琮简直是宝贝啊,据我所知,前几年就有一件玉琮拍出了一亿的天价,这件恐怕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我也听说过,这件玉琮品相这么好,价格肯定更高!”

    “不得不说人家万世就是大集团啊,像这种即兴慈善拍卖会竟然都舍得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来,足见人家的实力!”

    下面各公司的一众老板和高层不由惊叹连连,这不过是次慈善捐款,出点血讨好下商务部就行了,没想到万家动了真格的,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果然是家大业大啊!

    “主持人,你刚才的话有误!”

    蓝秘书突然出声冲主持人喊了一声,接着瞥了眼林羽的方向,说道:“这件玉琮怎么就是压轴的了呢?压轴的东西在荣沁美颜的何总那里呢!”

    主持人一怔,也看向林羽这个方向,笑道:“何总,介意把您的藏品拿出来一起拍卖吗?”

    她话音一落,一屋子的众人齐齐看向坐在门口方位的林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