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284章 破解之法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妈!”

    李千影看到她妈后吓得身子一颤,神情慌乱无比。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李千影妈妈看到儿子身上的银针后,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陡然间沉了下来,冷若冰霜。

    “晓珍,你……你听我说……”李振北也十分紧张,“这位何医生医术十分高超,能把咱儿子医治好的……”

    “请他出去!”

    没等他说完,关晓珍便冷冷的打断了她,说话间她搓着念珠的手却一直没停。

    “晓珍……”

    “妈!”

    “你们如果不请他出去,我立马就撞死在这里!”关晓珍声音冰冷,没给李振北和李千影说服自己的机会。

    “好好好,你别激动,别激动,我这就请何医生出来。”李振北对自己妻子的性格了如指掌,她向来可是说到做到。

    他有些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赶紧冲林羽使了个眼色,歉意道:“何医生,能不能麻烦您先出来一趟。”

    眼看这个疗程就要结束了,这时候让自己出去,林羽颇有些不甘心,想了想,便冲关晓珍说道:“伯母,您信佛?你觉得念经能救您的儿子?”

    “不错。”关晓珍皱着眉头冷冷道,“佛经能解救一切痛苦。”

    “是吗?那既然您觉得佛能解救一切,那您女儿手链上刻着的,却为什么是道家里的镇邪崇符咒和镇七煞符咒?”林羽一边扎着针,一边说这话分散关晓珍的注意力。

    “你怎么知道?!”

    关晓珍听到林羽这话颇为震惊,要知道,那手链上的符咒是她请大师亲自雕刻的,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的。

    “不瞒您说,我也略懂玄术,知道李小姐这命是昙花命。”

    林羽嘴上虽然说着话,但是手上却没停,还剩最后几针便能大功告成。

    “你知道昙花命?!”

    关晓珍眼睛猛地睁大,注意力果然被全部吸引到了这上面,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林羽手中的银针,震惊的望着林羽说道:“这昙花命,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能解吗?”

    听到她这话,林羽手上不由一顿,轻轻叹了口气,望了眼李千影和李振北,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无奈的叹道:“这昙花命,无人能解……”

    “你胡说!杜夫人跟我说过,有人能解!”

    关晓珍听到林羽这话顿时勃然大怒,这时才注意到林羽拿着银针的手从没停过,双眉一蹙,冷声道:“我让你不许再碰我儿子了,你没听到吗?!”

    林羽没有理她,赶紧俯身将最后一针扎入李千珝体内。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关晓珍见林羽没有反应,果然说撞就撞,一个抢身扑向一边的墙角。

    “晓珍,使不得!”

    李振北吓得面色一变,急忙一把抱住了关晓珍,冲林羽急声道:“何医生,求求您了,先收手吧!”

    林羽长呼了一口气,将李千珝身上的银针系数拔出来,这才转身往外走来,经过关晓珍身旁的时候,冲关晓珍叹道:“伯母,李小姐这样,我也很难过,但是我说的实话,您不要被其他人骗了……”

    向来不信邪崇的李振北听到这话反倒立马板起了脸,冷声道:“何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是承认这昙花命确有其事吗,是咒我闺女会死吗?!”

    刚才林羽提到这事的时候他就有些不悦了。

    “李伯父,我……”林羽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两口子俩也是奇特,一方如此相信玄学,另一方却丝毫不信。

    他之所有出言提醒,也是害怕关晓珍被人骗,到头来不只救不了李千影,反而可能会害了她,使她的性命尽快消融。

    “行了,你不用解释了,何医生,我很感谢你为我儿子看病,但是你要是再说一句不利于我女儿的话,可别怪我轰出你去!”李振北冷冷道。

    李千影是他的心头肉,在他内心的地位甚至比李千珝还要高,所以他接受不了任何不利于他女儿的话。

    “我有事要回公司一趟,就不送你了,何医生!”

    说完李振北再没搭理林羽,转身快步走了下去。

    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自己对李振北和关晓珍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实话,但是没想到两头都不讨好。

    “你别往心里去,我爸就是那么个脾气。”李千影倒是显得很大度。

    “我刚才的话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也希望你……”林羽有些歉意道。

    “我知道,我不也跟你说过嘛,生死对我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李千影十分洒脱的笑道。

    “可能是我才疏学浅,看错了,这世上或许根本就没有昙花命……”林羽低下头,神情痛苦,他也多希望自己是真的看错了啊。

    “你就不用骗我了,我相信你,我也感谢你能坦诚的告诉我这一切,让我对未来,对自己所剩余的时光,有一个规划。”

    没等林羽说完,李千影便轻轻地打断了她,或许在之前她也抱有几分的怀疑的态度,但是再次听到林羽的话,她是彻底的信了。

    对于林羽,她总是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信任感。

    这时关晓珍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见是杜夫人的电话,立马接了起来,兴奋道:“真的?那位大师你请到了?他能帮我女儿破解昙花命?好,好,那你把他带我们家来吧!对,就现在,在家呢!”

    关晓珍一边接电话,一边急匆匆的往门口跑,路过李千影身边的时候还冲她沉声喊了句,“不许出门,一会儿大师要过来给你治病。”

    “我偏不!”

    李千影对着母亲的后背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走吧,我们不用理她,我送你回医馆。”李千影说道。

    林羽略一沉思,笑道:“不急,我有点渴了,讨口水喝吧,顺便看看你妈请来的是何方神圣,竟然自夸能破解昙花命。”

    他祖上是经天纬地的神医玄圣,连他祖上都破解不了的命格,他不信还有其他人能破,除非……

    林羽重重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但凡换作任何人,也不可能选择这种方法破解昙花命,而且在现在社会里,根本也做不到。

    他觉得今天来的这个人多半是个骗子,李千影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当着关晓珍的面揭穿他。

    “好,那你请坐吧。”

    李千影赶紧给林羽倒了杯水,示意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不坐这了,我们去阳台那坐吧。”林羽指了指一楼落地窗前的休息区,“一会儿客人来了应该会坐在客厅里。”

    “好。”李千影点点头。

    两人坐过去聊了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一阵躁动,关晓珍领着一个妆化的很浓,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正是关晓珍说的那个杜夫人。

    跟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身着青蓝色长袍的男子,只见长相斯文,他眼睛又细又长,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因为客厅里摆放着一个镂空屏风,所以长袍男子并没有注意到林羽他们。

    不过林羽倒是看清了这个男子的长相,不由乐了,玄清子?!

    他正好要找这老小子呢,没想到他自己撞上门来了。

    上次他师兄玄震施展了鬼吞山之后,林羽直接去赵五爷那把玄震虐了个经脉俱断,结果倒是被这老子小子瞅准机会跑了。

    怪不得自己一直在清海没找到他,原来跑到京城来了。

    果真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他就在韩冰的眼皮子底下,韩冰竟然都没抓住他。

    一见是老熟人,林羽瞬间便放下心来,也没着急,靠在椅子上耐心的等着,想听听这老小子要怎么忽悠关晓珍。

    “大师快请坐,快请坐!”

    关晓珍赶紧招呼着玄清子和杜夫人坐,自己给他们两人一人泡了一杯菊花茶。

    “大师哪里人啊?修的是何法术?”关晓珍坐下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贫道无根无源,四海为家,所修本心,无为乃大。”玄清子昂着头,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笑道。

    “噗……”

    林羽听到他故意装逼的一番话,忍不住笑喷了。

    “什么声音?”

    玄清子皱着眉头望向林羽这边,林羽赶紧别过去,不让他认出自己。

    “奥,没什么,我女儿的朋友。”关晓珍急忙道,“大师,您快说说,我女儿这病您能治吗?”

    “这不是病,这是命。”玄清子纠正了一句,皱着眉头说道,“能治是能治,不过对贫道而言,耗费的精力实在是太大啊……”

    杜夫人一听这话赶紧给关晓珍使了个眼色。

    关晓珍哪能不明白,立马哦哦几声,急忙说道:“大师,您放心,事成之后,我们李家一定竭尽全力报答您!”

    “钱财嘛,倒是身外之物,不瞒夫人说,我一直对经商很感兴趣,希望夫人能圆我这个梦想。”玄清子故作高深的说道。

    “大师尽管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去做。”关晓珍连忙答应了下来。

    玄清子没说话,冲一旁的杜夫人使了个眼色,杜夫人立马心领神会,冲关晓珍说道:“老关,我们都是自己人,我就实话实说了吧,玄清子大师的能力呢,是毋庸置疑,绝对能治好千影的病……不,命,但是呢,大师没有任何家业,所以想要你们李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

    林羽听到这里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黑!

    真黑啊!

    自己医治李千珝也不过才收了十个亿而已,这老小子一上来就要人家百分之十的股份,从李氏集团的市值来看,这可就是一百多亿啊,当真是狮子大开口,也不怕噎死!

    李千影听到这话也不由皱了皱眉头,冷声道:“想得美。”

    说着她就要起身去阻止母亲,没想到林羽一把拉住了她,轻声道:“别急。”

    “这……”关晓珍显然也有些为难,毕竟李氏集团不是掌握在她手中,股份和话语权,全部都在李振北那。

    “晓珍,值!十分之一的家产救女儿一条命,还不够划算吗?”

    杜夫人也极力的劝说着关晓珍,看来她在来之前,就已经跟玄清子达成了某种利益合作关系,林羽甚至都怀疑她和玄清子是一起密谋来坑李家的。

    “行,只要大师能救我女儿,我丈夫那边我去说!”

    关晓珍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毕竟钱财乃身外之物,女儿的命更重要。

    “不过大师您得先告诉我,您有什么法子能救我女儿?”不过关晓珍并不蠢,还是打算先问清楚玄清子打算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