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05章 何二爷是生是死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听到林羽这话,这名隐修会成员身子突然微微一颤,脸上浮起一丝惊恐的神情,颤声道,“不,不行!拓煞会杀了我的!”

    “不需要拓煞,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林羽沉声说道,“更何况,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这点,拓煞自己都活不了了,还怎么杀你!”

    “你……你不了解他……你斗不过他的……”

    这名隐修会成员脸色晦暗,语气担忧的说道,“论身手,他可能并不在你之下,而且,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奸诈的多!到头来你可能不只杀不了他,反而有可能死在他手上!”

    “这个就不需要你管了!”

    林羽平淡的说道,“再说,到时候如果你觉得形势不对,大可以自己溜掉!”

    这名隐修会成员咬了咬牙,没有说话,很显然,他并不想帮着林羽对付拓煞!

    “怎么,你不答应?!”

    林羽眯眼冷笑一声,接着一个箭步冲到这名隐修会成员跟前,一掌拍在了这名隐修会成员的胸口,这名隐修会成员不由自主的一张嘴。

    与此同时,林羽另一只手手指一曲一弹,一粒黑色的丸状物体立马射入了这名隐修会成员张开的嘴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

    这名隐修会成员脸色陡然一变,无比惊恐的望着林羽,接着拼命的去抠自己的喉咙,想把吞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没用的,这东西入口即化,经过你食道的时候,就已经融化了,而且很快就会被身体吸收!”

    林羽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这名隐修会成员惊慌不已,他刚才已经见识过了林羽的手段,心里惊惧不已,用力的抠着自己的喉咙,发现除了吐出一些污泥外,没有吐出任何东西,他一时间面无血色,厉声冲林羽问道,“是毒药,对不对?!”

    “你不必担心,不过是一种慢性毒药而已,或许会一个月毒发,也有可能是一年才毒发,反正你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

    林羽悠悠的说道,“不过,这毒药一旦发作,所带来的痛苦,可能比刚才你体会过的那种痛苦还要强烈!而且这种痛苦你起码会承受七天七夜,七天七夜过后,你才会死掉!”

    听到林羽这话,这名隐修会成员吓得满头冷汗,现在一想到刚才那种钻心蚀骨的痛苦,他仍旧胆战心惊,寒毛直竖。

    “不过你不用害怕,等你帮我除掉拓煞之后,我自然会把解药给你的!”

    林羽淡淡的说道,“刚才你的脸和你的屁股也都见识过了,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

    “只要我帮了你,你就会把解药给我?!”

    这名隐修会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咬着牙说道,“但是在我帮你找到拓煞之后,你就要把解药给我,至于你们两人谁生谁死,与我无关!”

    他不知道林羽和拓煞两人谁会赢,所以他要在林羽和拓煞分出胜负之前就要到解药。

    “没问题!”

    林羽点点头,说道,“所以,你现在尽心尽力的帮我,也是在救你自己!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在隐修会身居何职!”

    林羽知道,只有当这个人的性命被他抓在手中的时候,这个人才会真正的为他所用!

    “我叫汉恩,是隐修会三大护法之一!”

    汉恩见事已至此,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的身份如实告诉了林羽。

    “三大护法?什么是三大护法?!”

    林羽皱着眉头问道,他虽然跟隐修会的人打过多次交道,但是对隐修会内部的权力结构并不了解。

    不过他从汉恩的话里能够大致判断出来,汉恩的层级,比当初去米国追杀他的缺耳男级别明显要高的多,而且汉恩的能力,也要远远强过缺耳男。

    “隐修会内权力最大的是会长和副会长,再往下就是三大护法,我是三大护法中的第三护法,按照你刚才的说法,我是隐修会内部的第五把手!”

    汉恩没有丝毫隐瞒的解释道,“不过我们的副会长伽神在炎夏碰到你的时候已经被第一护法给杀了,所以,严格来说,我现在在隐修会,可以说是第四把手!”

    “第一护法?!”

    林羽听到汉恩这话精神一振,急忙问道,“你是说,当初在炎夏的是,杀死伽神的那个开船的,是隐修会的第一护法?!”

    “对!”

    汉恩点头道,“三大护法虽然名义上都听从会长和副会长的话,但实际上,我们只听拓煞的话!第一护法跟着伽神去炎夏的时候,拓煞就跟他说过了,关键时刻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可以直接杀死伽神灭口!”

    林羽紧蹙着眉头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这个会长还真狠呐,连自己的副会长都杀!”

    汉恩咬了咬牙,叹息道,“这件事确实也让我感觉有些寒心,伽神跟着拓煞出生入死十余年,结果换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既然心寒,你们隐修会的人,为何还如此不顾一切的为他卖命?!”

    林羽冷声问道。

    “这件事,除了我们三大护法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

    汉恩低着头无奈道,“其实我也一直在找机会脱身,但是,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所以,你帮我杀了,你自己也就可以解脱了!”

    林羽大致了解清楚汉恩的身份后,便再没多问,直接开门见山道,“告诉我,何自臻何队长,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

    汉恩摇了摇头。

    “都现在了,你还跟我耍花招?!”

    林羽面是一寒,语气气恼不已。

    “我说的是实话!”

    汉恩急忙说道,“负责袭击暗刺大队,将何自臻引出来的,是第二护法,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他阻断后续的追兵,所以我才会留在这里监视苏门教的人!”

    林羽见他语气恳切,不像有假,心里不由一阵失落,咬了咬牙,沉声问道,“那你跟那个第二护法就没有联系过吗,连一丝一毫的消息都不知道吗?哪怕……你只告诉我,何二爷……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