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16章 下辈子吧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要说仇恨,他跟汉恩之间的唯一仇恨,就是他跟隐修会之间这些年来接下的仇怨。

    但是既然汉恩想脱离隐修会,那也就意味着汉恩对隐修会有了异心,那林羽跟隐修会之间的仇恨也就与汉恩无关了,所以林羽想不通,汉恩为何会说自己跟他有仇!

    汉恩没急着回答林羽,只是勾着嘴角阴恻恻的笑了笑,接着眯起眼,冷声冲林羽说道,“你仔细看看,我长得像谁?!”

    说着汉恩特地将脸朝着林羽跟前凑了凑,好让林羽更加清楚的看清他的长相。

    “你……”

    林羽微微一愣,仔细的看了汉恩半天,仍旧满头雾水,疑惑道,“我看不出来,我跟你从来就没见过……”

    “呵呵,何先生好大的忘性啊!”

    汉恩冷笑一声,眼中陡然间爆发出一股极大的恨意,冷声道,“我跟你确实是第一次见,但是你难道忘了,当初在你们炎夏的一家商场中,被你杀死的那几名隐修会的成员吗?!”

    听到他这话,林羽微微一怔,呆呆的看了汉恩片刻,接着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道,“你……你是那个鸡冠头的兄弟?!”

    经汉恩这么一提醒,林羽才猛地发现,汉恩的长相,跟当初他在国内除掉的那个鸡冠头极其相似!

    可见,他们两人一定是兄弟手足!

    “你终于想起来了!”

    汉恩脸上的肌肉都不由微微颤动,满脸恨意,冷声道,“不错,我就是他的哥哥!从你杀死我弟弟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等这这一刻,我要亲手割下你的脑袋,以慰我弟弟的在天之灵!”

    如果没有这个仇恨,他或许真的会选择跟林羽这个强大的对手合作,除掉大护法、二护法和拓煞,以实现他的野心!

    可是弑弟之仇不共戴天,他早就发过毒誓,一定要让林羽血债血偿!

    “哈哈……”

    这时坐在地上的林羽突然昂着头笑了起来,不过笑着笑着他便剧烈咳嗽了起来,神情十分的痛苦,似乎饱受毒药的折磨。

    “你笑什么?!”

    汉恩沉着脸冷声问道,显得极为愠怒,他不知道,都落到这步田地了,这个何家荣还嚣张个什么劲儿!竟然还敢在他们面前狂笑!

    “呼……呼……”

    林羽急促的喘息了几番,接着苦笑道,“我只是感到高兴,并不是因为我蠢才被你骗过,而是因为你跟我说的话,全部都是你真实的想法,所以我才会上当!只不过,你并没有告诉我,有关于你弟弟的事情……”

    “不错!”

    汉恩缓缓的站直了身子,脸上寒意更重,自上而下睥睨着林羽,淡淡的说道,“这世上,最高明的骗术,就是用实话骗人!”

    “所以,我们才能把你们耍的团团转!”

    二护法也满脸自得的站了出来,笑着冲林羽说道,“谁让你们听不懂我们说话的,你这也是咎由自取!实话告诉你,刚才我们在交谈的时候,就是在商讨怎么杀死你!”

    “草……你……妈……”

    躺在地上的孙学兵听到二护法这话之后,凭借仅有的意识嘶声咒骂了一句,不过只是说出这三个字,便累的他呼哧呼哧急促喘息了起来。

    可见汉恩这次所下的毒极重,要不然也不可能让林羽栽在他的手里。

    “我千……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栽在你们的手里……”

    林羽面色黯然,苦笑着摇了摇头,所说一句话,仿佛都用尽全身的力气,不过他还是坚持着抬头冲大护法和二护法他们问道,“那……那你们刚才跟我说的,有关于暗刺大队何……何队长的事情,也是骗……我的吗?”

    直到此刻,他内心最担心的,仍旧是何二爷的安危。

    因为他答应过萧曼茹,要安然无恙的带着何二爷回去的!

    “这个我们倒是没有骗你!”

    二护法摇了摇头,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没有骗林羽的必要,便如实道,“他确实在这座城镇中,我们也确实还没找出他的位置,不过,你放心,等我们杀了你之后,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把他找出来,到时候我一定会送他去见你的!”

    说完二护法得意的笑了起来,声音尖锐刺耳。

    “呵……”

    林羽苦笑了笑,他就知道,就算他死了,隐修会这帮人也不会放过何二爷的。

    “那拓煞呢?拓煞有没有……在这里……”

    林羽轻轻咳嗽了急声,咳音极重,可见身体状况正在极速的下降,不过还是低声说道,“我……我是真的希望,在死前能够……见见他……”

    “这个你恐怕没有机会了!”

    二护法摇了摇头,淡淡道,“拓煞会长并不在这里!”

    “那……那真是可惜了……”

    林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行了,该说的也说完了,是时候送你上路了!”

    二护法冷冷的说道,迫不及待的想了结林羽,了结这个心头大患。

    “是不是先押着他去见会长啊?!”

    这时大护法皱着眉头沉声道,“我认为,拓煞会长更愿意见到活的吧?!”

    “用他们炎夏人的话说就是夜长梦多,拖得久了,不确定性就大,就容易出现意外,而且药力也会慢慢减弱!”

    汉恩沉声说道,“所以,最保险的办法,就是现在解决掉他们!”

    “我同意!”

    二护法沉声道,“他一刻不死,我们就一刻不能安心!”

    虽然他一直在嗤笑林羽,但是心里仍旧对林羽极为忌惮,只有彻底将林羽杀了,他们才能彻底的安心。

    大护法沉着脸迟疑了片刻,接着点头道,“三护法,动手吧!你带来的人,自然有你来动手!”

    “多谢大护法!”

    汉恩面色一喜,接着摸过桌上那把锋利的匕首,冷冷的扫了林羽一眼,冷笑道,“何家荣,我这就送你上路!”

    “在……在你动手之前……我能不能最后跟你说句话……”

    林羽喘息着说道,显得极为虚弱。

    “说,尽管说,我让你说个痛快!”

    汉恩朗声一笑,接着蹲到了林羽跟前,笑眯眯的望着林羽,手指把玩着手里的刀刃,仿佛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林羽冲他笑了笑,接着轻声道,“我是想告诉你,你弟弟的仇,你这辈子是报不了了,要想报,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