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30章 用生命做掩护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众人听到林羽这话不由微微一怔,似乎根本无法理解林羽话里的意思。

    他们想不通,既然知道这里危险,那为什么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呢?!

    “何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陶闯皱着眉头十分不解的问道,“您留在这里干嘛啊,您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救何队长吗?!”

    “我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救何队长!”

    林羽沉声说道。

    众人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疑,更是一头雾水,十分不解林羽这话的意思。

    “只有我处在危险之中,你们才能安全!”

    林羽冲众人解释道,“如果拓煞不来的话,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找何队长,但是现在拓煞来了,我就必须要留在这里!你们也知道,他真正要报复要消灭的,不是何队长,而是我!”

    陶闯眼中光芒一闪,似乎已经明白了林羽这话中的意思。

    “所以,我在哪里,拓煞就会去哪里,他的目标是我!”

    林羽继续说道,“只要我留在这里,你们就是安全的!何二爷也就是安全的!”

    说着他神色一暗,语气低沉的说道,“而且,我留在这里,一旦牛大哥回来的话,我也能等到他!”

    一想到百人屠他心里就说不出的担忧沉闷,不过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等百人屠回来!

    “可是您这么做,所冒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陶闯满脸动容的说道,甚至声音都有些哽咽,虽然这么一来,他们倒是安全了,但是林羽却将身处暴风雨的中心!

    林羽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打掩护啊!

    暗刺大队和军机处剩下的成员脸色一凛,望着林羽的神情说不出的敬重,林羽的这份担当和情义,让人肃然起敬!

    甚至连萨江等苏门教的人,看着林羽的眼神也愈发的崇敬!

    “何队长本来就是受我所累,成为了隐修会打击的对象!”

    林羽皱着眉头叹息一声,语气颇有些自责,说道,“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我留下来陪您!”

    参水猿急忙说道。

    “我也留下来陪您!”

    孙学兵也急忙抢道,接着挺起胸膛,昂着头朗声笑道,“有我们三人组坐镇,拓煞来了,那就是有来无回!”

    林羽笑了笑,点头道,“好,那你们就留下来陪着我!”

    陶闯咬了咬牙,点点头道,“好,那我就跟萨江他们去找何二爷,您在这里好好歇息歇息,找到何二爷他们之后,我会立马通知您,另外,我留下两名暗刺大队的人在外面替你们放哨,你们好好歇歇!”

    说着陶闯点出了两名暗刺大队的成员,接着招呼着萨江等人朝着外面走去。

    “何先生,保重!”

    萨江郑重的冲林羽一点头,接着迅速转过身朝外面走去。

    陶闯和萨江等人走后,林羽便盘腿坐在地上歇息了起来,孙学兵和参水猿将独眼龙绑在大厅的立柱上,敷过止血生肌药膏之后,便在地上一众尸体身上搜了起来,想要从这些人身上搜出些有用的信息。

    ……

    话说大护法从此处逃走之后,便迅速的朝着外面城镇东侧掠去,一直跑出去足足有六七条街,窜进一条小巷,转头往后望了眼,见没有追兵,这才长松了口气,脚步瞬间放缓了下来。

    “大护法?!”

    就在这时,他的耳旁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大护法听到这个声音身子猛地一颤,迅速扭过身来,双手一架,摆出了防守的姿势。

    “大护法,是我!”

    一个身着一身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恭敬的冲大护法低了低头。

    “你怎么来了?!”

    大护法看到这个年轻男子之后,顿时神色一变,神情间浮起一丝惊喜,急声道,“莫非会长大人他已经来了?!”

    这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正是拓煞身边的几名侍从之一。

    年轻男子恭敬的一点头,说道,“不错,会长已经到了,此时正在城外的林子内,我们抓到了一个人,会长让我过来叫您和二护法一起过去,有要事相商,没想到在路上就正巧碰到了您!”

    年轻男子说话的时候,虽然一直是在低着头,但是两只眼睛却好奇的在大护法浮肿的嘴角以及塌陷的鼻子上扫了扫,想要询问,但是却没敢开口。

    “会长来的正好!何家荣这小子的死期到了!”

    大护法眼中泛起一丝寒光,恨恨的说道,“走,带我去见会长!”

    “那二护法呢?!”

    年轻男子朝着大护法的身后张望了一眼。

    大护法赤红的眼中恨意更重,紧握着拳头冷声道,“他永远都听不到会长的召唤了,走吧,一会儿我自会跟会长解释!”

    年轻男子不敢多问,一点头,转身迅速的带着大护法朝着城郊外面掠去。

    到了城镇边缘之后,年轻男子带着大护法迅速的冲进了外围的雨林中,不出几个起落,便看到雨林中站着几个身着黑色劲装,跟年轻男子年纪相仿的青壮男子,面色冷峻,眼神凌厉的四下扫视着,察觉到有人来之后,几名青壮男子身子一紧,扣住了腰上的武器,等看清是自己人之后,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而在这些人当中的空地上,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瘦弱身影正坐在一块巨石上。

    长袍将这个人的身子和面容全都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锐利的眼睛,只不过这双眼睛周围已经布满了皱纹,可见这个身影年纪已经不小。

    他紧紧的裹着身上厚重的长袍,似乎有些怕冷,而且时不时的轻轻咳嗽上几声,给人的感觉有些病态。

    “会长!”

    大护法看到裹着长袍的身影之后瞬间眼眶一湿,宛如受尽欺负,终于找到父母的孩童,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放声痛哭道,“我没用,求会长重罚!”

    “发生了什么事?!”

    裹在长袍中的身影沉声问道,声音低沉嘶哑,给人一种极重的苍老感。

    “何家荣来了!他……他杀了二护法和三护法……”

    大护法声音哽咽的说道,“是我没用,没能保护好自己的手足兄弟……”

    裹在长袍中的身影听到大护法这话,一双锐利的眼睛中精芒陡射,根本没有在乎死去的二护法和三护法,急声问道,“你是说,何家荣现在就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