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40章 不可能的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宁启反应倒也迅速,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用力的咬了咬牙,眉头一皱,表现出一种极其痛苦的神情,沉声道,“我受伤了……”

    “啊?!”

    陶闯闻声神色猛地一变,定睛一看,才发现宁启身上布满了泥垢,仔细辨认,还可以看到衣服上沾染着一些血污。

    “你怎么受的伤?是被隐修会的人打伤了吗?何队长他们怎么样?!”

    陶闯的心猛地提了起来,赶紧伸手扶住了宁启,神情关切不已。

    “你放心,何队长他们没事,他们很安全!”

    宁启摆了摆手,佯装痛苦的轻轻咳嗽了两声。

    “先坐下,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呢?”

    陶闯听闻何队长没事,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赶紧将宁启扶坐到了一旁破木椅上。

    宁启坐下之后,装出一副极为虚弱的样子,开口说道,“我们逃到这里之后就被隐修会的人给围困住了,多亏了当地一位敬重何二爷的朋友的帮助,给我们补充给养,帮我们布置眼线,我们才勉强抗住隐修会的搜剿,但是,这么耗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何队长便命我找机会突围出去,回营地找人来支援我们!”

    陶闯赶紧点了点头,他知道,宁启是他们队里公认的反侦察专家,是最适合被派出来突围的。

    “但是隐修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宁启无力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根本无法突围出去,而且在尝试突围的时候,遭到了他们的围攻,被他们给打伤了,若不是我逃得快,可能就落到他们手里了……”

    “妈的,这帮混蛋,早晚我要灭了他们的老窝!”

    陶闯见宁启神情痛苦,知道宁启定然受伤不轻,顿时紧握着拳头,愤怒无比。

    宁启看着愤慨的陶闯,一时间心如刀割,他的兄弟如此信任他,如此维护他,结果他竟然用谎言欺骗自己的兄弟。

    “不过现在没事了,宁启,你不用再回去找救兵了,我们现在这不是已经过来了嘛!”

    陶闯满脸兴奋的冲宁启说道,“告诉你,这次我不只带了军机处和苏门教的人过来,还带了军机处的影灵——何家荣何队长过来帮我们!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专程救何队长的!苏门教的人也是他花钱收买的,另外,他已经除掉了隐修会的二护法和三护法!”

    陶闯说这番话的时候喜不自禁,语气中满是夸耀。

    宁启看着眉飞色舞的陶闯,心中的那种痛苦煎熬再次猛烈来袭,不过他很快便将这种情感压抑了回去,赶紧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冲陶闯问道,“何家荣?他竟然也过来了?!”

    “对啊,他这次过来,不只要救出何队长他们,还要杀掉拓煞,永远的解决掉隐修会这个心腹大患呢!”

    陶闯兴冲冲的说道。

    听到这话,宁启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叹息道,“杀了拓煞?没想到,这位军机处的影灵,也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主儿!”

    “怎么,你不信?!”

    陶闯听出宁启话中的质疑意味,顿时眉头一蹙,神色间颇有些不悦。

    “我不是不信,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宁启摇了摇头,苦笑道,“毕竟这里不是炎夏,拓煞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么恐怖……”

    想到被拓煞在如此短时间内派人取掉的那颗人头,他内心便感觉无比的痛苦绝望,拓煞在这一带的势力,根本远超他的想象!

    “你不相信何先生也正常,因为你根本没有见过他的实力!”

    陶闯也没跟宁启多做争论,轻轻的拍了拍宁启的肩膀,说道,“你被隐修会的人打伤了,心里有阴影也正常,走,我先带你去见何家荣何队长,然后你再带我们去找队长他们!”

    宁启踉跄着身子站了起来,心里苦笑,兀自想到,我虽然没有见过何家荣的实力,但是我见过拓煞的实力!

    在雨林中,虽然拓煞没有亲自参与捕捉他,但是却无形中展露过自己的速度,在他眼里,那简直是非人类的速度!

    陶闯扶着宁启跳出屋子之后,再次左右观察了一眼,见街道上没有什么可疑人影,这才放心下来,转头冲宁启说道,“要不要我背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

    宁启急忙推脱道。

    陶闯点了点头,也没坚持,叫上苏门教的人迅速的朝着林羽他们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一路上倒是也顺通无阻,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隐修会的人。

    随着二护法、三护法死去,大护法的逃走,所剩的隐修会的人早已经溃不成军,作鸟兽散,所以此时整座城镇中,所剩的隐修会成员已经不多。

    不过藏在城镇中的何自臻他们,对此并不知情,所以他们始终没敢露头。

    此时林羽和参水猿、孙学兵以及两名暗刺大队的成员正聚在屋里吃着午饭,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何队长,你看我带谁来了!”

    话音一落,陶闯便兴冲冲的从门外冲了进来,接着朝自己的身后指了指。

    跟在他身后的,正是宁启,一个浑身绑满炸弹的宁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