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60章 飞蛾扑火,不计生死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眼神锐利的望着拓煞,顿时不屑的嗤笑一声。

    他刚才还疑惑拓煞为何还不动手呢,此时终于听明白了,原来竟然是企图用这种幼稚可笑的手段解决掉他。

    他不知道到底是拓煞太蠢呢,还是拓煞认为他和何自臻等人很蠢!

    “你所说的这些话,应该也对宁启说过吧?!”

    林羽冷冷的冲拓煞说道,想到宁启死在他面前的情形,他一把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眼中荡满了恨意。

    “宁启?”

    拓煞微微一顿,接着拧着眉头装作十分疑惑的问道,“是那个背着炸弹要过去跟你同归于尽,却自己被炸了个粉身碎骨的宁启吗?别说,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呢!”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似乎取笑一个蠢到家的傻瓜!

    “什么?!”

    听到他这话,后面的何自臻和蒋拓等人脸色大变,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向了林羽,他们并不知道宁启已经死去的事情。

    蒋拓面色铁青,急声冲林羽问道,“何先生,他说的是真的吗?宁启他……他已经……”

    “不错……”

    林羽内心无比沉痛的说道,“他们诱骗着宁启穿上满是炸弹的衣服,想要让宁启跟我同归于尽,而他们当时给宁启开的条件,也是说只要宁启杀了我,他就放过何二爷和剩下的一众战友!但是,宁启还没到我那里,他好像就已经带着人进城了,用人质将你们逼迫出来,可见,他根本就是骗宁启的,从一开始,他就没想着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

    同样的把戏,不可能骗人第二次!

    “该死的畜生!”

    蒋拓等人听到这话几乎肺都要气炸了,恶狠狠的望着拓煞,手已经摸向了自己腰后的匕首。

    何自臻听到这话内心也是沉痛无比,眼中甚至都不由泛起了泪花。

    “嘿嘿嘿嘿……”

    拓煞阴恻恻的笑了起来,说道,“那个笨蛋最后不还是失败了吗?我早就料到了这个蠢货会失败,才会提前进城,所以,也不算食言……”

    “老子弄死你!”

    盛怒之下的蒋拓怒喝一声,再也隐忍不住,脚下一蹬,迅速的窜了出去。

    其他几名暗刺大队成员见状,也没有任何的迟疑,身子立马也跟着窜了出去,皆都目眦尽裂,紧握着手里的匕首,嘶吼着杀向了拓煞。

    “蒋拓!”

    何自臻见状脸色陡然一变,大吼一声,想要喊住蒋拓,但是蒋拓等人已经急速的窜了出去。

    “不知死活……”

    大护法看着狂奔而来的蒋拓等人,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微笑,在蒋拓等人冲到跟前的刹那,他身子也骤然窜了出去,狠狠的一掌拍向冲在最前面的蒋拓的胸口。

    他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在一眨眼便冲到了蒋拓的眼前,这一掌拍来的速度同样极快无比,蒋拓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匕首朝着胸前一横一挡。

    “叮!”

    大护法的手重重的拍砸在蒋拓手中的匕首上,顺带着拍到了蒋拓的胸前。

    蒋拓顿觉胸口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喉头一甜,不受控制的“噗”的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整个人迅速的飞了出去,摔落在了地上。

    蒋拓后面的几人立马朝着大护法围攻了上去,几人战作一团。

    “蒋拓!”

    何自臻看着摔出去的蒋拓,面色陡然一紧,作势想要冲出去救蒋拓,但是顾忌到身后两名受伤的战友,脚下立马一顿,急声冲林羽说道,“家荣,你去帮他们一把吧……”

    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就算冲上去,可能也帮不了多少忙,所以还是林羽去合适。

    林羽面色阴沉,没有说话,双眼冷冷的瞪着远处的拓煞,只见拓煞此时正饶有趣味的望着他,一双阴冷的眼睛中写满了戏谑。

    林羽紧紧咬了咬牙,沉声道,“何叔叔,不是我不帮他们,但是,一旦我出去的话,拓煞极有可能会冲过来对付你!”

    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蒋拓等人中计了,拓煞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激怒他们,让他们冲出去,而剩下的两名伤员根本不可能跟着蒋拓一起冲出去,所以只要一帮人分成两帮人,拓煞就有了机会!

    何自臻神色一变,抬头看了眼远处的拓煞,也明白了眼前的情形,确实如林羽所言,就算他跟着林羽一起冲出去帮助蒋拓他们,那么拓煞也有可能直接绕过来杀掉他这两个负伤的手下。

    “老子……杀了你……”

    被一掌打伤的蒋拓踉跄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把嘴角的鲜血,再次朝着大护法冲了上去。

    虽然他们一行四个人一起围攻大护法,但是奈何大护法的实力相比较他们而言太过强大,所以时不时就有一人被大护法极大的掌力给拍飞了出来。

    但是每一个拍飞的身影,都会踉跄着身子爬起来,再次不顾一切的朝着大护法冲上去。

    然后再被拍飞出来,再爬起来冲上去!

    每被拍出来一次,他们的伤就要重上几分,脚步就要沉重几分,但是他们冲上去的意志却始终坚定无比,纵然身子已经摇摇欲坠,也没有任何的迟疑!

    犹如飞蛾扑火,不计生死!

    “暗刺大队的人……还真是有意思呢……愚蠢,而且愚蠢到不可救药!”

    拓煞眯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饶有兴致的说道,宛如在欣赏一出精彩的马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