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90章 你就是个骗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听到他这话,林羽和百人屠两人急忙转头去看,只见整片空地上空空荡荡,哪里还有拓煞的影子。

    而周围的雨林中静悄悄的,更是看不到任何的身影。

    林羽脸上顿时写满了戒备,四下扫视了一眼,接着低声冲百人屠和参水猿提醒道,“小心,他应该还在附近!”

    他知道,以拓煞的秉性,吃了这么大的亏,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离开。

    而且虽然刚才林羽的招式迅猛钢劲,但是拓煞格挡的也算及时,所以对拓煞形成的伤害也有限,不至于让拓煞惊吓到逃走。

    说着林稍微加了几分音量,沉声冲参水猿说道,“真的五灵涎还在你身上吧,交给我!”

    他这话显然是为了故意让拓煞听到。

    “好!”

    参水猿一点头,将手里的布袋交给了林羽。

    林羽这么做显然是为了故意吸引拓煞,让拓煞知道五灵涎还在这里,不至于随便逃走。

    林羽扫了眼四周黑漆漆的雨林,见没有任何动静,高昂着头喊道,“拓煞会长,您五灵涎还没拿到呢,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人了,出来啊,我们……咳咳……”

    说话的时候,林羽不小心呛了口唾沫,忍不住低声咳嗽了几声。

    “**啊何家荣,你他妈的还咳!还跟老子装!”

    此时周围的雨林中顿时传来一个近乎咆哮的怒骂之声,用的是字正腔圆的中文国骂,正是拓煞的声音。

    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带着一丝丝的回音,让人根本无法通过声音确定他的位置。

    其实拓煞本来不打算出声的,但是听到林羽的咳嗽之后他再也隐忍不住,他妈的,还演!

    这个该死的何家荣太能演了!

    简直是他妈的影帝!

    他方才是真的被骗过去了,所以他才会毫无戒心的让百人屠靠近自己,以至于自己被刺了一军刺!

    现在想想,他感觉自己在何家荣面前简直是个人畜无害、天真单纯的小孩子!

    “你就是个骗子!死骗子!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雨林中的拓煞怒不可遏,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委屈和不甘,他的心里简直都在滴血,他妈的,他活这么大,头一次这么相信一个人啊!

    看着林羽病恹恹的样子,他是真的以为林羽身中剧毒,快不行了啊,结果现在他妈的林羽比谁都有活力!

    要不是他刚才反应快,及时挡住了林羽那一拳,他可能就挂了!

    骗子!死骗子!

    “你他妈的还跟我装吐血,还他妈的说你自己要撑不住了,你真是个戏精小人!枉我对你这么信任!”

    拓煞越说越憋屈,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宛如一个被渣男欺骗了感情的小媳妇。

    林羽听到拓煞这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确实用了一点小计谋,但是我一开始中毒吐血是真的!只不过我后来自己把毒解开了罢了!”

    其实他一开始中毒的反应,确实是真的,他根本没想到拓煞的手掌上竟然会有剧毒,只不过在他体内的灵力运转起来之后,慢慢的将体内的毒素消融化解掉了。

    这也是为什么林羽一开始要跟拓煞提五灵涎,为什么要跟拓煞做交易,一切都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自己体内的毒素彻底消融掉。

    而他后面装出来的咳嗽和吐血,确实是为了蒙蔽拓煞,好让拓煞放松警惕。

    至于百人屠为何提前准备好了烟粉,是因为他们这次过来,根本就没带什么五灵涎!

    所以,在何自臻走入雨林深处,跟百人屠传到消息的时候,百人屠不由一怔,但以他跟林羽之间的默契,很快也就明白了林羽的意思,所以特地用雨林中两三种毒性果实磨成了刺激性的烟粉,然后赶了进来。

    在百人屠和参水猿到达之后,林羽跟百人屠说话的时候一直握着百人屠的手,暗中加上力道暗示百人屠,所以百人屠更加坚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于是在走到拓煞跟前之后,便突然发动了袭击!

    也便有了后面的这一切!

    “何家荣,你是真卑鄙啊!枉我在心里还把你当成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你真是名不副实!名不副实啊!”

    雨林中的拓煞无比痛心不甘的厉声怒喝,“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论卑鄙,我怎么比的上您呢!”

    林羽淡淡的一笑,说道,“刚才一开始突然对我发动偷袭的可是您啊!而且我猜的没错的话,如果我们真的把这五灵涎交给你的话,你会立马食言,杀死我们三个人吧!”

    他才没那么蠢呢,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个卑鄙无耻的大奸大恶之徒!

    “放屁!老子会说话算数!”

    拓煞气急败坏的怒骂道,“我才没你这么卑鄙!”

    “行了,拓煞会长,正如你所言,言语造不成任何伤害!”

    林羽扫视着雨林,接着掂了掂自己手里装有假五灵涎的布袋,淡淡的说道,“能够救你命的五灵涎就在我手里,你要是想要的话,就请尽管来拿!”

    百人屠和参水猿两人脸上瞬间写满了戒备,浑身的肌肉陡然收紧,握紧了手中的刀刃,冷冷的环视着周围黑漆的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