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598章 我一生顶天立地,却不敢说问心无愧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拓煞刚才将手里这“五灵涎”吞到嘴里细细品尝的时候,就发现有些不对了,里头竟然有一些毛发之类的东西,所以他才立马捏碎了仔细的看了起来,经过刚才仔细认真的审查,终于辨别出来了,他手里的这些五灵涎,竟然是雨林内一种赤耳猴的粪便!

    干燥的粪便!

    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何一打开布袋之后会闻到一种奇特的味道了,想到自己刚才又是细细的闻又是自己舔尝的情形,拓煞顿时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奔涌不息,“哇”的一大口呕了起来。

    “呕!”

    “呕!”

    ……

    拓煞不停的呕吐着,神情十分的痛苦,甚至最后连酸水都吐出来了,缓了好半晌,他的呼吸才恢复了正常,双眼中似乎已经喷出了火焰,咬着牙满脸恨意的怒声喝道,“何家荣,我不将你碎尸万段,我拓煞誓不为人!”

    话音一落,他立马数掌拍出,巨大的掌力宛如山呼海啸般摄人心脾,直接将树头数根粗壮的枝丫拍断!

    此时的拓煞近乎要气炸了,他堂堂的隐修会会长,竟然会被何家荣戏弄的吃屎!

    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啊!

    幸亏此时没有旁人在旁,否则他的威名将彻底毁于一旦!

    如果林羽此时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林羽拼命!

    而且想想更可恨的是,他竟然为了这一包屎,就放弃了这么一个杀掉何家荣的绝好时机,内心简直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拓煞发泄了半天,这才将内心的怒气压制下来,紧接着又陡然生出满心的怆然和颓丧,他本想通过这个机会将林羽彻底铲除掉的,但是没成想最后自己反倒落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

    不过越是这样,他越坚定了要报复何家荣的信念!

    想到这里,他抬头望了眼远处漆黑黑的夜空,内心深思熟虑片刻,接着灵活的跳下了树头,朝着雨林深处极速的掠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漆漆的雨林之内。

    经历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林羽等人终于从黑漆漆的雨林中窜了出来,而此时灯火辉煌的暗刺大队的营地已经清晰可见。

    “真没想到,我还能再次活着回到这里!”

    何自臻满是感慨的笑了笑,想到这些天来的经历,感觉跟做梦一样。

    “你还好意思说,如果这次不是家荣,你哪还有命活着回来!”

    萧曼茹嗔怪的冲何自臻责怪了一声,接着沉声劝道,“你这次其实已经相当于死了一次了,对国家,对人民,你也算问心无愧了,明天跟我回家吧……”

    她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几乎是祈求着说出来的,而谁也能懂她话中的意思,她是在劝说何自臻回家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何自臻轻轻感叹一声,望着远处星星点点的星光,叹息道,“我是捡了条命回来了,可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呢?我……甚至都已经找不到了他们的尸骨……”

    “所以,你更得好好的活着!”

    萧曼茹的眼中已经泛起了一层泪光,颤声道,“如果他们九泉有知,也一定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

    “其实我走容易!”

    何自臻笑着说道,“但是我把这国门交给谁把守呢?!”

    “楚家、张家,哪个不行啊?凭什么只让我们何家来守啊!”

    萧曼茹眼泪蓦地流了下来,这么多年来的委屈和不甘瞬间涌上心头。

    楚家、张家,皆都是一顶一的大家族,甚至一直在跟他们何家明争暗斗,这些年捞到的好处也不比他们何家少,但是凭什么楚锡联和张佑安在国内逍遥自、养尊处优,而她的丈夫却要在这边境艰苦之地拿命来守!

    “到现如今,你已经在这里整整待了二十多个年头,你给祖国奉献的,也足够多了!”

    萧曼茹泪如泉涌,几乎是嘶吼着说道,“我现在要你回去,不算自私吧?!我需要的是一个能早晚说话的丈夫,而不是一个随时可能传来死讯的英雄!我马上也要到知天命之年了啊……”

    听着萧曼茹的话,车上的林羽和开车的何瑾祺顿时也沉默了下来,心头压抑闷涩,是啊,这么多年了,何二爷这些年一直将命扔在边境,家里的人同样也一直在为他提心吊胆!

    何自臻内心也是一阵愧疚,轻轻的拉住萧曼茹的手,颤声道,“对不起,曼茹,这些年苦了你了,我也想走,想回去陪你和家人,但是,我守卫的是所有炎夏同胞的幸福!是,我也知道这不公平,楚锡联和张佑安享尽荣华富贵,我却要在这里拼命,但是,就算他们来,我敢把这个位子交给他们吗?!他们这种货色在这里接手不出半年,可能整个边境的老百姓,就已经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萧曼茹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泪水却已经是流个不停。

    “对不起,曼茹,我何自臻这一生顶天立地、堂堂正正,上对的起家国天下,下对得起黎民百姓!”

    何自臻挺着胸膛傲然道,紧接着眉目一凄,紧握着萧曼茹的手,一双明亮的眼中浮起一丝薄雾,轻声道,“但是我却从不敢说自己问心无愧,因为,我一生都有愧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