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08章 人家是我们触碰不到的级别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都让开,让他走!”

    其中的一个副队长见林羽双眼赤红,显然是动了杀意,而且他们队长嘴巴张的老大,已然支撑不住了,他立马冲周围的人喊了一声。

    而且他刚才见识过了林羽闪电般的速度,根本异于常人,他们要是跟林羽硬来的话,就算把他击毙,恐怕也会伤亡惨重。

    所以权衡利弊,只能先放他走。

    听到他这话,一众警察赶紧收起枪,林羽这才把高鼻梁男子放下来,高鼻梁男子捂着脖子大声的咳嗽了几声,随后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当前路口的警察赶紧上车去倒车,但是林羽嫌太慢,直接一脚踹到车头上,整个车身猛地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靠在了路边,车上的小警察一脸懵逼,他钥匙还没插上呢,就已经掉头完毕了。

    “谢了,我在回生堂,你们可以随时来抓我!”

    林羽说完便直接回了车上,沈玉轩一脚油门,车子猛地窜出,以极快的速度赶往了回生堂。

    他们身后的高鼻梁男子看到他们离去后立马拨通了一个电话,“喂,特警队吗,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回到医馆后沈玉轩立马用力的敲了敲门,急促的喊了两声,厉振生赶紧套上衣服急匆匆的跑过来开了门。

    “先生这是怎么了?!”看到受伤的叶清眉,厉振生面色大变。

    林羽顾上说话,赶紧抱着叶清眉迅速的冲到了屋里,将她横着放在诊床上,随后拿出医馆里存有的止血祛疤药膏挤出来,帮叶清眉在伤口处敷上用绷带包扎好,帮她盖上了一条毛毯。

    迅速的忙完这一切之后,他才甩了把汗水,瘫坐到了床上。

    江颜见状心疼不已,赶紧走过来用毛巾帮林羽把额头上的汗擦了擦。

    随后她走到叶清眉身边探了探她的额头,见叶清眉额头发热,问要不要用湿毛巾降降温,得到林羽的允许之后,她赶紧去弄了一条湿毛巾放到了叶清眉的额头上。

    “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厉振生面色严肃的问道。

    沈玉轩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跟厉振生说了说,听到保安和小男孩的一系列协作后,厉振生也是心惊不已,显然这是早有预谋啊。

    “妈的,那俩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沈玉轩现在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还是有些后怕,不得不说这保安和那小男孩都太阴险了,而且苦肉计演的实在太逼真了,把他们所有人都给骗过去了。

    “这俩人应该是专业的杀手,我在国外的时候见过,有些杀手组织专门训练孩子帮他们完成任务,因为孩子年龄小,容易博得别人的同情心,降低别人的戒备,非常容易得手!”

    厉振生面色严肃的说道,不得不说这些杀手组织实在是太过残忍,很多孩子只有六七岁,便被他们抓去进行训练,成为他们杀人的武器。

    “杀手组织?!谁跟我们这么大的仇啊?”

    沈玉轩咕咚咽了口唾沫,转头望向了林羽,他虽然说是“我们”,但是他知道,这俩人这次是冲着林羽来的。

    林羽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床上的叶清眉,现在的他实在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只希望叶清眉能够早点醒来。

    如果换做其他人,他肯定没有丝毫的担心,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医术,但是换成了叶清眉,他却不由怀疑起了自己,宛如得了疑心病一般,不停的想着会不会自己配的药膏里面有什么容易过敏的药材?会不会自己刚才检查她伤势的时候遗漏了什么?

    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叶清眉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其实他之所以疑神疑鬼,正是因为太过在乎。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几阵急促的警报声,尖锐刺耳。

    “坏了,家荣,他们追过来了!”沈玉轩听到响动,宛如触电般猛地站了起来,面色无比的惊慌。

    林羽头靠在墙壁上望着沈玉轩虚弱的笑了笑,说道:“没事。”

    接着他指了指靠墙处的柜子,说道:“第三个抽屉里,有一本红色的军官证,你拿出去让他们看看他们就会走了。”

    现在的林羽已经有些心力交瘁,实在是不想跟这些人再多做纠缠了,便让沈玉轩出去把证件交给他们。

    虽说这个证件不应该轻易亮出来的,但是今天事出突然,已经到了不得不亮的地步,至于剩下的事,就让韩冰去处理吧。

    沈玉轩闻言微微一怔,赶紧按照林羽的指示走到柜子跟旁,拉开抽屉,把军官证拿了出来,纳闷道:“你什么时候成军官了?”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你们已经被包围!我要求你们立刻放下武器走出来,希望你们配合!否则我们就要强攻了!”

    这时外面的扩音喇叭里再次响起了低沉的喊声,医馆的窗子上也已经多了几个晃动的红点,显然一众特警队员已将狙击枪和步枪对准了医馆。

    “怎么样,敢去给他们吗?”林羽咧嘴笑了笑,说道,“不敢的话就让厉大哥去吧。”

    “是啊,要不我去吧。”厉振生也赶紧说道。

    “不用不用,我去。”

    沈玉轩摇了摇头,坚持道,正好想用这次机会练练自己的胆子。

    随后他拿起军官证便向着外面走去。

    走到大厅后,见数十个红点立马汇集到了他身上,他不由吓得身子一颤,脸色变得煞白,不过还是咬了咬牙,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举起手来!”

    外面顿时传来一声冷喝,沈玉轩赶紧双手举过头顶,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别开枪!我有个证件要给你们看!”

    沈玉轩一边说话一边缓缓的往外走着,接着晃了晃手里的红色证件,“你们看了它之后一切都明白了。”

    “什么证件?!”

    高鼻梁男子冷冷的冲沈玉轩说道,“丢过来!”

    沈玉轩赶紧将手里的军官证扔向了他。

    高鼻梁男子捡起军官证一看,看到上面的“军情处”字样以及军衔里的“少校”军衔,不由皱了皱眉头,冷声道:“自古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这个何家荣是个少校了,就是个大校,我也照抓不误!”

    其实高鼻梁男子这话有点吹牛的成分了,别说大校了,就是这个少校,他也有些不太敢抓,但是没办法,这次事件的性质太恶劣了,林羽当街踹死人可是被好多人给目睹到了,所以他不抓他不行。

    “这不是军衔不军衔的问题,你好好看看上面的证件机关是什么!”沈玉轩赶紧提醒了他一句。

    高鼻梁男子拧眉道:“军情处嘛。”

    “对啊,你知道军情处是什么机构吗,不知道就打电话问问你们长官!”沈玉轩按照林羽教他的话喊道。

    “打给我们长官,我也照样得抓你们!”高鼻梁男子嘴硬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出于周全考虑,他还是掏出电话给自己的顶头上司打了过去。

    “喂,牛局,我正在外面出警,遇到一伙极度危险的嫌犯,有个事想跟您确认一下!”高鼻梁男子汇报道。

    电话那头的牛局正躺在书房的椅子上喝着茶水看着偶像剧,听到他这话淡淡的说道:“还问我做什么,你都是这么多年有经验的老刑警了,如果敢反抗,就直接击毙呗!”

    “不是反抗,只是他们拿出了一个军队的证件!”高鼻梁男子皱着眉头道。

    “什么证件不证件的,军人犯法就能不追究了吗?该抓抓!”牛局皱着眉头冷声道,轻轻啜了口茶水。

    “是!”高鼻梁男子高喊了一声,随后骂道:“我就说嘛,什么军情处,军报处的,老子压根就没听过!”

    “噗!”

    电话那头的牛局一口茶水扑到了电脑上,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机,急声道:“什么玩意儿,军……军……军情处?!”

    “对啊,军情处,这个机构您听说过吗?这小子军衔好像还是什么少校……”

    高鼻梁男子翻着军官证喃喃道。

    “少……少校?!”

    牛局咕咚咽了口唾沫,满脸恐慌,对于军情处他可是有所耳闻的,一个神秘到不能在神秘的部门,别说是他,就是公安部的人见了人家里面的成员都得恭恭敬敬的听任吩咐,更别说里面堂堂的一个少校了。

    “你有没有把人怎么样?!”牛局也顾不上喝茶水了,急声问道。

    “没有,还没动手呢……”高鼻梁男子微微一怔,不明白牛局态度怎么转换的这么快。

    “那就好,那就好,快,快撤!”牛局急忙说道。

    “可是他们杀人了啊!”高鼻梁男子急道,“有好几个目击群众呢!”

    “人家那是正常办案!”牛局气的骂了一声,说道:“人家是我们触碰不到的级别!这么说吧,就算把你毙了都不带有人追究的!”

    “啊?!”

    高鼻梁男听到这话猛地打了个寒颤,惊声道:“这……这么厉害吗?”

    “废话,我这个小破局长在人家面前屁都不是,你觉得你呢?”牛局气呼呼的说道,这帮人,跟了自己这么久,还不懂事!

    “多谢牛局提醒,多谢牛局提醒,我这就撤,我这就撤!”

    高鼻梁男子无比后怕,鼻头都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记得跟人家道个歉!”牛局不放心的嘱咐道。

    “是,是!”

    高鼻梁男子赶紧连声应道,等挂了电话,他立马对着扩音喇叭喊道:“各组注意,各组注意,马上撤退,马上撤退!”

    等到所有人员都撤了之后,高鼻梁男子才小心翼翼的双手把军官证捧回给沈玉轩,恭敬道:“小兄弟,不好意思,误会,纯属误会,麻烦您把证件交还给何少校,替我跟他说句对不起,是我莽撞了,让他别放在心里,千万别放在心里……”

    “放心,看你这么识相,我会说的!”

    沈玉轩内心狂跳,激动不已,没想到这个小红本这么好用!

    一个刑警队大队长竟然如此恭敬的跟他说话,简直是不能再爽!

    等他们走了之后,沈玉轩才拿着军官证快步走了回去,兴冲冲的冲林羽说道:“家荣,你这小本从哪里弄得,这么管用?回头我也去仿造个去!”

    “那要是给你抓了去,可是要枪毙的!”林羽笑了笑,说道:“行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不用,我在这陪陪你们吧,正好听厉大哥讲讲从前的那些故事。”

    沈玉轩嘿嘿笑了笑,说实话,经历过刚才的事之后,这么晚了,他自己往回走,多少有些害怕。

    刚才那保安死时瞪着眼珠子的惨状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行,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林羽冲厉振生说道,“厉大哥,我和颜姐今晚也不走了,在这里陪陪清眉,你去把门关上吧,记住,锁死了!”

    既然他不在家,他自然也不放心江颜一个人回去,所以让她陪自己一起待在这里。

    “好嘞!”

    厉振生答应一声,赶紧去把门窗都关死,大厅里的灯也都顺手关了。

    但是谁知道他刚回屋坐下,厚重的卷帘门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闷的敲门声。